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30 07:30:00  2123473
刘正洲.台湾和大马的CPTPP:签署的案例
本报特约

很多人或许会感到惊讶,台湾作为我国10大贸易伙伴之一,是唯一未与大马签署或正在商讨签署自由贸易协定(FTA)的地区,无论是在东盟级别的双边或多边协定。

历史上,台湾制造商是大马外国直接投资(FDI)的主要来源,特别是在电子和电器(E&E)领域,因为他们与日本、美国和韩国等其他国际公司一起将生产线转移到了成本较低的地方。

大马投资发展局的数据显示,去年,台湾落实了价值58亿美元的制造项目,领先中囯且是英国的两倍。双边贸易和投资的质量也随着建立各种跨境协议和伙伴关系而取得发展,并帮助大马工业从劳动密集型转型成为创新驱动型。

但是,要进一步加强大马与台湾的关系,还有什么可以做?

短期之内,有中美之间持续的贸易紧张局势,以及中长期之内,有经济氛围影响下的快速重组,都引发了很多不确定性。因此,有必要采取更具战略性和正式的政策来回应,尤其大马或其他东盟国家成员与台北方面,以增加价值并加强促进区域弹性。

我最近代表民主和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前往台北,与业界、政府,甚至是智囊团成员就双边贸易和投资的课题进行了几次焦点小组讨论。

我囯代表团介绍了《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台湾表示有兴趣加入这个多边贸易协定,并使用协定中的多方面条例以突出两个贸易伙伴将享有的许多潜在利益,甚至是对大马提供的豁免,这对类似CPTPP的会员和非会员都可能构成挑战。

尽管一些观察者很快建议,由于全球化的不可分割性,关税已不再像非关税措施那么重要,但这种观点与事实相去甚远,因为以出口为导向的台湾仍然未与许多主要贸易伙伴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例如,台湾出口冷轧钢到大马就必须面临15%的进口关税,而与他们最接近的竞争对手如日本和韩国将享有零关税,因为后者与大马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

事实上,许多台湾工业出口商已经失去竞争力,这不一定是因为工厂效率低下,而是由于人为障碍被纳入成本结构。因此,对台湾来说,优先事项是很清楚的,他们首先必须降低关税,这是容易实现的目标,然后才能有效的解决其他非关税壁垒措施,如当地成分要求、人才流动以及国有企业的优惠待遇。

尽管其巨大的潜在利益,自由贸易协定几乎都会面对反对声浪,因为某些群体将无法避免地遭受更多损失,至少在短期内确实如此。在此前大马签署CPTPP,或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时,人们普遍担心未来可能需要购买昂贵的进口药品,因为加强知识产权(IPRs)和投资人及地主国争端解决机制(ISDS),据说对制药公司比较有利。

同样的,尽管我国代表团有理由相信台湾的农业领域将对贸易协定的市场自由化结果产生很大的抵制,但它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台湾将普遍存在的经济威胁视为比其他岛内的担忧更需要优先处理。

然而,最重要的是从一开始就有效地解决这些问题,从大马处理药物问题的失败经验来看,由于我们未能遏制药物垄断问题,导致出现不良公共采购制度,才是药物变得不便宜的主要原因,而CPTPP下的知识产权条款旨在保护和鼓励创新,不一定是让生产者受益。

当然,大马对CPTPP的反对也与其他更深层次的问题有关。有趣的是,我们必须向台湾人解释眼下政府推动土著议程,以及如迷宫般的政策措施和实体机构如政府相关公司(GLCs),是为了促进各种族之间公平财富分配。

但大马作为CPTPP的签署囯已经设法在土著问题上取得重大豁免,包括限制汽车等关键领域的外国股权,在公共采购中优先考虑土著承包商,以及让政府关联公司在私人领域继续运作。虽然这些豁免在促进自由贸易方面远非理想,但这是CPTPP集团为了让大马加速批准而需付出的代价。

台湾观察员也密切关注首相马哈迪的继任计划,观察他的继任者对CPTPP的看法。与此同时,我们谨慎地希望政府认真看待其批准的目的是刺激经济,并考虑到大马谈判小组能够保有的豁免。

但是,除了这些国内因素外,还有认为捍卫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的想法。发展中国家加入CPTPP的兴趣日益增加,这在保护主义和重商主义的政治偏好日益增加的情况下,为全球贸易和投资的稳定性和确定性提供了一线希望。

对于台湾来说,成为CPTPP的一分子有明显的好处──而大马也将受益于其会员资格。但是,大马必须先采取重要步骤以完成批准程序。

作者 : 刘正洲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3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