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5 08:10:00  2126098
林瑞源.尊严大会的政治秀
风起波生

相信土团党主席敦马哈迪是要在“马来人尊严大会”表演一场秀,如果不是他授意,主办当局怎么会在邀请他为大会开幕后,又邀请巫统及伊斯兰党,上演三个马来政党同台的戏码,吊诡的是,没有邀请安华。

巫伊以团结穆斯林为号召,于是敦马使出“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招数,表现自己非常关注马来人的前途,如果巫伊不出席大会,就落入土团党的口实。

尊严大会是敦马的主场,他将发表开幕演词,伊党主席哈廸阿旺及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等人只是配角,敦马可以尽情发挥,但这样的政治表演,只能抬高敦马在马来社会的声望,却无法解决马来人的问题。

从马哈迪1.0时代开始,这类马来人或土著大会就不间断举行,509大选前的巫统常年代表大会也是变相的马来人大会,希盟执政后,敦马也在去年9月举办“土著及国家未来大会”,然而这些大会通过那么多议决案,却改变不了马来人的困境。

2010年5月29日,马来人协商理事会发起土著经济大会,通过31项提案,包括促请政府根据种族人口比例,把67%财富分配给土著,剩余的33%归非土著,该理事会把提案提呈给主持闭幕礼的时任首相纳吉。

2015年2月,纳吉出席马来人团结大会,大会推介“马来人复兴运动”,主张5大精神,以勇敢、睿智、勤奋、辉煌及友爱精神带领马来人前进。

去年的“土著及国家未来大会”则通过4项提案,包括促请政府落实单班制和单一源流学校,以及希望提高政府资金援助,协助中小型企业土著参与更多新领域。

如果不从内心觉悟,自发纠正,举办再多的大会及给予更多的援助都没有用,这类大会只是让政治人物抽水,捞取廉价宣传。

更糟糕的是,这次大会牵扯公立大学,影响这些高等学府的专业学术地位。

如果马来政党领袖关心民族的未来,就应该先解决眼下马来青年面对的问题,比如根据《2019年经济展望报告》,拥有高等教育学历的土著失业率4.6%,缺乏正规教育的土著失业率仅1.5%;最新公布的一份报告也指出,许多高学历的大学毕业生被迫大材小用,包括工程系毕业生当销售员、海洋生物研究生当保险经纪、法律系毕业生当电召车司机、飞机工程师成为外卖服务员。

政府栽培了大量的土著高材生,却没有制造足够的高端技术就业机会,尊严大会应寻求对策。

Foodpanda送餐员罢工的事件也暴露马来青年缺少适合的工作,一名来自槟城的送餐员受访时表示,其地区起初有约120名送餐员,现在已经爆增至500名,大部分视它为正业;送餐员爆增,想要接一个订单都难。

大学生没有工作,马来青年争相当送餐员,生活艰难,还谈什么尊严?

多元种族是国家的资产,如果各族能够互补、互相扶持,马来企业也能受惠。我记得多年以前,国阵政府曾经提出“华巫联营企业计划”,鼓励马来人与华人一起进军国际市场,可惜它只停留在概念的阶段,没有落实。

现在马来右翼组织发起“优先购买穆斯林产品”运动,获得巫伊支持,这是一种零和游戏,不会有赢家,因为“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区分彼此,马来企业也不会壮大。

寻求发展也必须有捨才有得,不可能只有自己100%获利,举个例子来说,吉隆坡甘榜峇鲁的发展谈了几十年,因为土地拥有权问题(不能落入非马来人手中),一直保留原状,浪费了宝贵的光阴。

在美中贸易战冲击全球经济、AI威胁就业机会的情况下,尊严大会应该探讨大马人,包括马来人是否有足够的防御能力?不先搞好经济、消除种族间的猜疑,尊严大会意欲何为?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