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06 08:20:00  2126543
郑丁贤.别闹了,大学校长们
星期天拿铁

我总算恍然大悟,大马公立大学在国际缺乏地位,在国内备受诟病,原来是有原因的。

重点在于,公立大学的校长们,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以及不应该做什么。

大学校长该做什么,这里不必长篇大论。简单来说,一个国家有没有未来,看看它的大学校长是什么水平就知道了;因为他们是国家的底蕴,也是社会的良知。

至于大学校长不应该做什么?

答案很直接:不能怠忽职守,成为政治的利用工具;不能愚昧偏颇,成为偏狭主义的帮凶。

最现成的例子,国内最高等学府──马来亚大学(UM)、玛拉工艺大学(UiTM)、博特拉大学(UPM)和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UPSI),联合主办今天的“马来人尊严大会”。

这项大会的宗旨,根据主办当局发布:“因为马来人地位受到了挑战,有人不仅贬低马来人,也质疑马来土著、王室地位,更藐视和质疑伊斯兰以及国语的地位,因此有必要加以回应。”

而大会准备提呈5大动议,要政府落实,包括国民融合单源流学校制度、伊斯兰为联邦官方宗教、澄清首相候选人的种族宗教背景。

这不就是大马公立大学校长不务正业,沉沦坠落的表现。

首先,说他们怠忽职守,成为政治利用工具。

不管是巫伊的“马来人团结集会”,或是土团的“马来人尊严大会”,都是政党煽动种族情绪,以争夺取马来人政治市场。

“马来人团结集会”固然立意不当,但毕竟是政党自己搞的,出发点摆明是为了政治利益。

但是,“马来人尊严大会”是土团的政治操作(别忘了谁是教育部长),但是却通过公立大学来搞;就是大学的领导人怠忽职守,自甘成为政治工具,也让政治渗透教育。

第二,说他愚昧偏颇,成为偏狭主义的帮凶。

今天国内的种族气焰狂飙,族群矛盾加深,随时都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真实世界中,马来人和非马来人没有仇恨,在同一条船上和同舟共济。而宪法下的伊斯兰、王室和土著地位,从未受到非马来人质疑和挑战。

问题的根源在于政治人物利用各种课题,炒作马来人的不安全感,制造非马来人的威胁假象。

公立大学的校长们,身为高级知识分子,难道不清楚这些都是政治黑手在操作吗?

就以公立大学为例子,有哪一间公立大学的校长和副校长是非马来人?又有几个院系的主任是非马来人?

有哪间公立大学是不看肤色,纯粹以绩效来招生?又有哪个院系,完全是以成绩来颁发荣誉学位?

教育已经扭曲到这个程度了,这些大学校长,还凭什么认为马来人受到威胁,必须捍卫马来人尊严?

特别是,身为公立大学校长,他们是不同族群学生的大家长,也是所有学生的守护者。今天他们的种族偏狭立场,对得起全体学生,马来西亚立国的多元开明精神吗?

x                x               x

真正的大学校长,让人想起哈佛大学的查尔斯艾略特、北大的蔡元培、台大的傅斯年等。

他们具有高尚的人格和修养,是大学和社会的良知,也是国家进步的推手。

最有代表性的是美国开国元勋杰弗逊。他曾经担任独立初期的美国总统,起草美国独立宣言,也是维吉尼亚大学的创办人和校长。

功勋彪炳,在他临终的时候,他留下遗言:“如果后人要怀念我,请记得我是维吉尼亚大学的父亲。”

在他心中,大学校长比总统更加重要。总统可以号令四方,位高权重;但大学校长高风亮节,以知识和操守培养下一代,以理想和价值创造未来。

无怪乎,杰弗逊可以起草的美国《独立宣言》,成为人类文明的经典:“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这些不可被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我不敢妄想大马公立大学校长有如此理想和美德,只想对他们说:“别闹了,不要搞砸了这个国家。”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