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3 13:34:11  2135613
克里斯森铁了心,守护大自然!
教育专题

联合国曾发表一份报告指出,地球上将有100万个物种,恐在数十年内濒临灭绝,而人类就是罪魁祸首!

面对环境破坏造成的严重后果,克里斯森(Chrishen R. Gomez)立志投身环境保护领域,尽一己之力守护我们唯一的家园。

修读生物科技,关注环境议题

克里斯森从小就热爱大自然,潜水、登山等跟大自然相关的活动都不难发现他的身影。大学时,他从吉隆坡到马来西亚砂拉越大学升学修读生物科技,也是从那时起,开始热切关注环境议题。

“我就读的大学被森林包围,绿意盎然,还会有野生动物出没,曾试过有鳄鱼出现在学校的湖泊里。或许有的人因此感到害怕,但因我成长于被钢骨水泥围绕的城市,对我来说,是难得的体验。”

砂拉越在他眼中是一个精彩的地方,尽管当时他住在古晋,每逢周末依然能前往洞穴和山峰探险,也让他从中发现自己深爱着大自然,要是有一天眼前的景象消失,他将会伤心难过。

“我们正面临第六次大灭绝,之前的5次大灭绝事件都源自于自然因素,像陨石撞击、冰河等,但第六次大灭绝的成因是来自人类。有数据显示,到2050年恐怕有多达一半的物种消失在地球上,也就是从现在算起30年后,在我有生之年,会看见50%物种灭绝,我无法接受。”

基于对大自然的热爱,他决定投身环境保护工作,并付上自己的一生来解决地球面临着的严峻考验,“这议题很大,投入其中的人却不够,不少人会问工作薪水高吗、是否有保障等,其实现在问这些问题显得无知,我不想下一代质问我,为什么工作保障比守护地球来得重要。”

他给自己设立3个目标,也就是成为环境保护研究员、在大学里工作及研究马来西亚的野生动物。然而,大学毕业后,他并没有找到相关机会,于是回到吉隆坡,在一家社会企业上班长达8个月。

后来,他发现Bornean Carnivore Programme,完全符合了之前定下的目标,也顺利受聘为该计划的研究经理。在去年9月,他到斗湖开启了野生动物学家的生活。


克里斯森主要研究巽他云豹的基因。(受访者提供)


近亲交配,是绝种征兆

在这项研究计划下,克里斯森主要研究肉食动物的基因,以巽他云豹(Sunda clouded leopard)为主。大学时期,他曾研究鱼的基因,从中测试塑料化工对鱼的成长所造成的影响,过去所学知识如今派上了用场。

“我们可以通过基因发现动物是如何受威胁或数量减少,这是基于在生物学中,有一个称为近亲交配的概念,要是物种间发生近亲交配,它们会更容易患上疾病,以及难以适应变化,是绝种的征兆之一。”

他说,要采集动物的基因样本可利用两种方法,一是寻找从它们身上遗留下来的东西,像毛发和粪便,另一种方式是捕捉并麻醉它们,来收集血液和毛发。

克里斯森的研究团队共有6人,长时间驻守在森林里,他笑言,住的地方就是工作的地方,办公室就在睡房隔壁,不过其实他们很多时候都不在办公室,而是到森林工作,每天要步行50公里以上,甚至在里头扎营过夜。


摘自网络


森林里放摄像机自动拍照

除了采集基因样本,他和团队还要在森林里架设摄像机,并且确保摄像机正常运作,“真心感谢科技产品帮助了我们不少,可以放置摄像机在森林里,只要有东西经过就自动拍照,还有无线跟踪装置,用项圈绑在动物身上,就能通过卫星定位追踪云豹的动向。”

他说,根据该研究计划发起人安德鲁发表的数据显示,在沙巴,云豹的数量估计有700只左右,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被列为易危物种。

“我们的工作就是运用科学管道深入了解动物所面对的考验,所以每天密集地收集数据并分析,目的在于找出有意义和有影响力的解决方案来保护大自然。”

对他而言,环境保护最大挑战是,如何在不破坏环境的前提下持续发展,“任何发展都会破坏环境,最简单的方法是停止发展,但这并不可能,因此我们的目标是跟发展商合作,提供他们关于发展如何影响生态环境的科学证据,并给予合适建议。”

他解释,为了让大家了解发展给生态系统造成的影响,就要从食物链中选出扮演着中心角色的物种来简化说明,那就是顶级掠食者。原因是一旦顶级掠食者的状态不妙,底下的所有生物都会出现问题,而在沙巴的指标物种就是巽他云豹。

克里斯森发现,土地是婆罗洲的珍贵商品,在沙巴依然有许多社群依靠农业维生,“农业需要大面积和平坦的土地,我明白当地人民靠土地赚取收入,所以与其叫他们停止耕种,倒不如跟他们合作,希望他们聆听科学建议,这对双方都有益处。”


克里斯森从小就热爱大自然。
克里斯森为今年默迪卡奖国际实习计划的得主之一,他将有机会远赴美国的布朗大学,进行为期3个月的研究工作。(受访者提供)


眼看朋友被河水冲走

在森林里工作难免隐藏风险,其中包括河流的水位会在短时间内产生变化,克里斯森记得去年有一次跟安德鲁执行任务时,他们跨过一条河流后,登了3小时的山。

不料下山途中,下起雨来,他们跨越河流时,水位突然从膝盖上升至接近腰部,而且水量暴涨,从小溪变成了大河流。

“那时天色已有点晚,我们一心想尽快回去,当时安德鲁走在我前方,我们就在河流中央,开始感到情况不妙,因为水流湍急,使劲推着我们。不仅如此,脚下的沙粒还不停移动,安德鲁跟我说他快要滑倒。”

结果安德鲁敌不过急流,被河水冲走,他眼睁睁看着安德鲁的头上下浮动,最终消失眼前。当下他立即上岸,“我身上没有任何通讯设备,只能等待安德鲁回来。我知道河流是流向斗湖,要是他被人发现,他会在距离我5公里的地方,庆幸的是他活过来,还结了婚。”

他说,有时风险无法避免,感恩的是他拥有好团队,研究助理全是土生土长沙巴人,熟悉森林的环境,所以做决定时相当依赖他们。


克里斯森的长远计划是成为大学教授,以培育环境保护员。


“一起守护我们的家园!”

克里斯森为今年默迪卡奖国际实习计划的得主之一,他将有机会远赴美国的布朗大学,研究工作为期3个月。对他来说,这份奖励来得正是时候,因为他正申请攻读博士学位。

“我将会跟研究非洲动物基因的研究员一起在实验室内分析样本,借此累积技能和经验,有助于我为博士研究提前做好准备。”

对于未来计划,他说,接下来至少4到5年都会驻守在森林,至于长远计划则是成为大学教授,培育环境保护员,“不过我不会完全离开森林,因为做研究不能只坐在办公室,使用别人的数据来完成,一定要亲身走进森林,加上我热爱大自然,就算一辈子待在森林,我都不觉得是负担。”

他鼓励对保护环境感兴趣的高中生和大学毕业生勇敢追梦,他发觉很多人想为环境做些什么,却对自己没有信心,认为机会不属于他们。

“马来西亚人习惯贬低自己,只要对环境保护有热忱,就努力地去尝试,提升和培养足够技能来贡献社会。马来西亚仍缺乏本地环境保护员,我们需要本地人的加入,一起守护我们的家园!”


作者 : 郭慧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