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04 07:00:00  2136661
许书简/奥客【星洲副刊】
简而不单

3620SWY201910251132526058645.JPG

4年多前开店的时候,遇见奥客,我总是难过得要死。那个时常被客人无理取闹一番的,很多时候是我自己。原因可能是我笨手笨脚,又长着一副应该被骂的脸。可是在那之前,我的爸爸妈妈伯父伯母老师朋友老板同事都没有对我如此凶过。当时我总是想,我到底是前世做错了什么,今世会受到这样的对待?

然而那个时候,我还不懂事。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受了委屈后,自己躲起来偷偷哭,哭完再冷静地把事情写在自己的脸书上。不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大家都是旁观者,有人会安慰一下,有人会落井下石,更多的人会说出一堆大道理。心里知道无论做什么都已经没有用,覆水难收,自己的心是难过了也就没办法改变事实。大家说的大道理是一番好意,我也就接受了。

一年两年三年四年过去,现在偶尔还是会遇见奥客的。不过现在我比较坏,当我真的生气了,我会转头就走,然后请其他小羊去处理那件事,因为知道我的情绪不能让我理智,不能理智就不能化解奥客给的难题。而且我正在学习变脸,如何下一秒就微笑起来,因为大部分客人还是很棒,值得好好对待。因此自己也鲜少再把事情写在脸书上,若真的要写,也是为了希望大家可以讨论那件事,看看和我的观点是否有出入,以确认自己还没疯掉 。

和同行吃饭喝茶,聊奥客是最能让大家放松的。大家坐下来比较,谁遇见的奥客最“奥”,十分有趣。同行们说完笑完,一切也就过去了。像我遇过最夸张的,是客人的小孩开心地来通知我,他把店内小枕头丢进马桶了,叫我去观看他的杰作。我问他的爸爸,怎么办。他说什么怎么办,现在他不满意我的服务,连同店内的消费全部不打算付,抱着孩子就想跑。羊男碰巧从外面回来,于是拦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太太会拿着手机跑进店内说要拍下店里的小羊,请她认识的拿督派人来抓我们的外劳。可惜,我们的小羊都是本地人,没有外劳。最后夫妇俩和小朋友跑了。那天我们损失了一个小枕头、一张没结账的努力和一个晚上的眼泪。那是两年前的事,破了所有的纪录。当时还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拿着闭路电视的记录去报警。警察看了之后,都说太夸张。

当然同行遇过的夸张案例也多不胜数。比如正在排队的客人对老板说:你快给我位子,你知道吗,我可以把整家店买下来。比如对有低消一杯饮料的咖啡馆说:你开在这种烂地方,算是什么,哪里可以跟某某高级茶店相比呀。不要笑,你现在一定是在笑。没错,就如戏里面一般茄哩啡会说的尖酸话,出现在高尚模样的人身上。大概再这样举例子下去,也可以出一本很厚的《奥客经典录》。

可是想一想,总不能为了少数的人而毁了其他人的欢乐时光。我们还是要懂得,友善礼貌地对待所有客人。为了广大的善良人士,我们只好学会秒变。现在我们回到美丽又快乐的一天吧。

乐的一天吧。

作者 : 许书简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