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8 07:00:00  2137626
余秘叶.行动党的进退两难
一叶知秋

行动党最近陷入多事之秋,接二连三被针对,或许背后是有一个精心策划的计谋,与首相接班人交接事件有莫大关系。

509大选后,华人以为大马政治局势已经尘埃落定,可以欢喜迎接新政府新气象过好日子。可是,对马来人来说,大马政坛仍处于整合阶段,会继续爆发政治变革,正如目前正在酝酿组成一个马来政府。

实际上,无论来自巫统或土团党的马来领袖早在去年开始就暗地里尝试展开整合马来政治大计,期望能组成一个马来政府。

组成这个马来政府的目的主要是阻止安华出任第八任首相,让敦马哈迪继续完成首相任期。

我们看到行动党如何在过去两周遭到突如其来和具有“策划性”的攻击,这应是敌人展开计划的第一步。

行动党两名州议员被指涉及支持斯里兰卡的“淡米尔之虎”恐怖组织而在国安法下被扣留。据警方说法,警方是在2016年开始接到情报,怀疑两人支持恐怖组织,行动党领袖质问,若有证据,为何现在才下手捉人?

接下来,行动党前党员丘光耀出版的《互利共赢的一带一路》漫画也掀起千层浪,马来社会一片骂声,此漫画最后被内政部查禁。

这两件事足以让行动党头大,巫统和伊党议员甚至在国会建议内政部解散或吊销行动党。

之后刘天球批评土团党事件,招惹土团党领袖的不满,即使一位年仅27岁的赛沙迪,也能措词强烈责备行动党,毫不给脸。

相信在刘天球事件上大部分基层是挺刘,觉得他是在捍卫行动党,拥有个人言论自由,还有人会觉得他说漏了一个重点,就是“土团若没有行动党,就难以组成政府。”

但是,行动党的领袖却持不同看法,认为刘的言论过火伤害希盟,旨在逞个人英雄,不能原谅。行动党的底线是,无论你如何批评敦马,但都不能牵扯希盟,因这有如玩火自焚。

据了解,在查禁漫画事件上,行动党领袖虽不苟同,但是考量到内政部长慕尤丁是“自己人”,因此不会公开批评避免引发冲突。据说原本社青团计划要发文告抗议内政部的禁令,结果好像被阻止下来。

土团党虽是新政党,但内部也有派系之争。慕尤丁被视为比较靠拢希盟的领袖,接近要与公正党、行动党以及诚信党合作。而企业发展部长礼端和赛沙迪则被视为另一派系,倾向与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合作。有传礼端准备在明年土团党选举中挑战慕尤丁,争夺党总裁职位。

行动党的处境可谓左右为难,行为举止受到局势变动而被限制,有时不是因为不要动,而是不能动。

行动党举步难行或许不是没有理由,一方面考量本身政治利益避免得罪政治合作伙伴,一方面抱持以静为动态度,避免说多错多,掉入敌人的陷阱。

大选后,马来人尤其乡区村民对新政府仍感到不安,觉得自身利益受到威胁,没有保障。这主要因为行动党被马来人标签为“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的印象已在国阵时代根深蒂固。

行动党虽然拥有42个议席,是国会第二大党,地位理应崇高和稳定,但不幸的是,在马来社会眼中,它有如一根刺。

尤其政客还乐此不疲鼓吹种族和宗教政治,代表着华人的行动党已被视为威胁马来政治和马来人大团结。

政治就是数字游戏。谣传中酝酿筹组一个没有行动党和诚信党的“新马来政府”,行动党和诚信党会被孤立,很大程度是因为它们靠拢支持安华任相,那些被视为“不支持”首相敦马做满一届任期的政党,都会被排除在外。

也有传闻指,“有人”希望行动党能知难而退,或被对付,以便“新马来政府”计划能够顺利完成。

行动党正面对内忧外患,有如处在刀尖上。行动党要如何从政治现实中自救?退出希盟或重新寻找新的盟友重组联盟,抑或大胆豁出去据理力争而摆脱“静静党”的标签和做回敢怒敢言堂堂正正的行动党?这非常考验党领袖的智慧。

总括一句,行动党的困境也算华社的困境,若有任何不利的变数,华社将是首当其冲。

作者 : 余秘叶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