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02 07:50:00  2140248
何俐萍.非要人民选边站?
绵里藏心

还有两个月,2019年即将成为过去。对砂拉越,乃至希盟联邦政府,2020年将是关键性的一年。

从最近闹得不可开交的MPKKP事件,已经可以看出砂拉越政府和联邦政府的对立是愈加明显,更散发浓浓的“道不同即不相为谋”的意味。

MPKKP是联邦乡村社区管理委员会的简称。无庸置疑的是,MPKKP无论在架构或职务上,不但与在砂拉越存在多时的JKKK(乡区发展及安全委员会)的成立目的极为相似,甚至可以说在职务上已有重叠之嫌。

双方在MPKKP课题上互不让步,首长阿邦佐哈里以联邦把MPKKP当成是进军砂拉越的政治武器来形容(其实是引述一家英文报章的标题),更惹来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回呛阿邦佐哈里简直是把话塞在他的嘴巴。言下之意是,MPKKP不是希盟利用来准备夺下砂政权的武器。

在论断MPKKP究竟是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之前,还得就MPKKP的成立为何让砂政府如坐针毡,联邦又为何在这节骨眼大事准备在全砂拉越各地设立近6000个MPKKP组织事宜,抽丝剥茧分析一番。

MPKKP的设立纯粹是为传达联邦的相关政策,把发展带到偏布内陆的穷乡僻壤吗?若从表面来看,希盟作为联邦政府有责任拉近城乡之间的鸿沟,让全马各地,尤其是以伙伴身分参组马来西亚的砂拉越和沙巴赶上西马的发展步伐,联邦政府自是责无旁贷。即微妙又尴尬的事在于,由砂盟GPS执政的砂政府,在联邦的眼里当然不会视为是同一阵线,GPS自然也没有话语权和争取的筹码。用直白的说法,若时间倒流到一年前的509,砂拉越的执政权是由希盟拿下,JKKK也早已顺势瓦解,自动由MPKKP取代,当然也不会有今时今日的持续争议不休。

根据一名曾参活跃于JKKK至少20年的媒体人陈述,JKKK并不属于砂政府所成立,各区委员会的主席人选是从甘榜首领、长屋屋长或社区领袖中选出,而成员没有明文规定必须是政党党员,尽管有好一部分人是有政党背景。此外,JKKK也需要常年向政府申请拨款作为推动相关社区主办活动或推动福利工作的经费。若从这番说法看来,JKKK即使并非属于政府组织,也难以脱离政治的色彩。

上网搜寻资料得到佐证,JKKK组织在前朝国阵政府时代存在已久,也并非砂拉越独有,而在去年政坛变天后,一些州属原本的JKKK组织也被解散并自动以MPKKP取代。砂拉越的JKKK虽暂时被保住,但联邦却大幅度削减主席的津贴,从原本的900令吉减至500令吉,但被削减的400令吉最终由砂政府补贴。这说明不管是JKKK,还是MPKKP,它即使不能被称之为武器,也会是一个执政党的宣传平台。

也从希盟摆出势在必行,绝不退让的姿态,砂拉越各地近日不断有JKKK组织站出来反对MPKKP的进驻,足见双方已把它视为又一次的政治交手。

政治人物的扰扰攘攘,未涉及其中的人大可置之不理,但对于那些已有JKKK组织的社区、甘榜或长屋,面对MPKKP的进驻,无辜被拖下水的乡民又该如何是好?当两方都在下达指示,乡民究是该听谁的?又或是两个组织办活动,在相互动员号召之下,乡民是备受该往左走还是往右走的心情所煎熬。眼下这种情况已无异于要乡民只能在两者之间择一,没有中立可言,只能选边站。

砂拉越州选已被视为是检视人民对希盟满意度的一次考核,也是验证砂拉越人的本土意识究竟有多高,希盟从原先的耐心到如今按捺不住势要在砂广设MPKKP,急促的举动显示希盟认定这是最有可能拿下砂拉越政权的一次机会。但愈是用激进的手段,会不会反让人民对希盟的野心感到不安,希盟众领袖不得不慎思。

作者 : 何俐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0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