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06 08:10:00  2142064
刘惟诚.小拿破仑与暗势力
纯粹诚见

2006年4月14日,前首相阿都拉一如既往的,在其兼管的财政部中主持常月集会。这类集会,属于财政部定时举办的内部集会,其也是马哈迪在80年代首次接任相位时,通过“向东学习”政策所引进的公务系统“企业化”改革项目之一,目的除了训示和鼓舞官员,也让部门的下层官员能够更熟悉自家部门的领导团队。当然,因为是内部集会,所以这类集会在当时的致辞经常千篇一律,舆论不常注意,但在14日的这个周五,阿都拉却突然在致辞中语出惊人。

他在讲词中严厉指责政府部门内的一小撮公务员,为了要展示自己的权力,或因为想教训某人,而刻意拖延国家发展计划,令政府的政策无法及时惠民。他当时语气很坚定地说:“我们不需要公务服务中的‘小拿破仑’(We don't want to have 'Little Napoleon' in the civil service)”。马新社当时在报道这则新闻时,还贴心地附上了对“小拿破仑”的诠释:“犹如18世纪法国的专制统治者拿破仑这般好斗、傲慢、粗俗。”

这句话在当时确实引起一阵回响,国人也对此议论纷纷,时任国会反对党领袖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林吉祥,在两天后还发文告揶揄阿都拉没有能力解决政府内的小拿破仑问题,并解释说国人对阿都拉“小拿破仑”的言论的各种议论,是因为国阵没有实现良好施政的誓言与承诺所导致的,一些在野领袖也发了文告呼吁阿都拉认真解决当时各种行政偏差的问题,而非将责任归咎在小拿破仑身上。

由于朝野在当时一度针对“小拿破仑”而沸腾,我们也自此就习惯性地,将掌握权力,但又滥用权力、好斗傲慢、目空一切的公务员,形容为小拿破仑。当然,这种小拿破仑现象,确实是我国公务体系所存在的一种弊端,特别是我国公务体系又过于庞大,再加上缺乏绩效问责、系统僵化无活力,更是间接促使这种自作主张、擅自修法的不健康现象在官僚体制内滋生,所以当阿都拉提出政府体制内充斥着搞破坏的小拿破仑主义时,国人并没有很意外。

13年后,我国政治版图出现大洗牌,而财政部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就在上周末举行的柔州常年代表大会上提出了“暗势力”渗透政府部门的现象。他解释说,这股势力公然违抗首相和部长的指令,并意图要摧毁希盟政府的公信力,所以希盟各党必须团结。和阿都拉的小拿破仑相比,林冠英的暗势力看起来威胁更大一些,因为前者只是要教训某人和展示权力,而后者是要摧毁政府的公信力。

当然,若按字面上看,两者肯定是有差别的,但两者却也拥有掌权官员目空一切、忽视上级、滥用权力的共同本质。小拿破仑展示权力来教训某人的行为,其实也等同在摧毁政府公信力,因为他们从来不需要被问责,反之首相和部长必须面对选民;暗势力违抗上级指令,本意也在向某人展示政府拿他没辙的权力,而碰钉子的选民最后也只会将账算在首相和部长的头上,而非这批处于暗势力的小拿破仑官员。

由此可见,林冠英口中的暗势力,其实未必是针对希盟而来的,因为公务员体制的臃肿和绩效问责的缺乏,让暗势力(和阿都拉口中的小拿破仑)都拥有着一个共同目标:政府。换句话说,谁当政府,这批官僚就会自动找他们的麻烦,在他们眼中并没有希盟或国阵的偏好,因为他们根本目空一切、自大妄为,眼里只有最切身的利益,脑里只有想教训的对象,再加上其已老树盘根,所以希盟各党要团结抗衡暗势力的呼吁并没有太大实质用处。

希盟若真的要解决暗势力摧毁政府公信力的问题,最直接也是唯一的方法,就是实现阿都拉政府所未能完成的工作:公务体系改革。为现有的公务体制建立完善的绩效问责系统、展开系统式瘦身、重新审核跃升制度等,透过绩效、制度和程序将破坏政府形象和施政惠民的小拿破仑和暗势力揪出,提出问题的同时,就该动手解决问题,若只讲而不动,那这是不是意味着,林吉祥“政府没能力解决小拿破仑”言论,在13年后的今天依然受用?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0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