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13 18:02:03  2145783
【残障者的艺术天空①】他10%听力课听到音乐,他是钢琴师
焦点

0.01的视力可以看得见什么影像?10%的视力可以听见什么声音?100%视障者要如何舞动人生?自闭的人生就没有色彩吗?

不,他们用努力告诉我们,只有0.001%的视力能考获咖啡师国际认证,听力只有10%可以成为国际钢琴家、完全失明者却能成为著名舞蹈家,自闭症孩子的画卖到世界各国。

他们以自己为主角,演出自己灿烂的人生故事,只要有信念与努力,身心残障者一样可以在世界舞台发光发热。

这一次他们因马来西亚青光眼协会主席陈锦辉的召集,齐集在马来西亚,呈献一场残障人士飨宴,以他们的历程来证明身心残障者也一样可以结出人生丰盛的果实。(报道:本刊 张露华 摄影:本报 刘永发、苏长国)

5013LCS201911121240296408091.jpg

他10%听力课听到音乐
他是钢琴师

陈平静,新加坡钢琴家,今年28岁,一如他的名字,当他摘下助听器后,他的世界是平静的;当他戴上助听器,双手在钢琴键盘上游走时,却能演奏出首首悦耳的经典曲子。

与陈平静做访问时,是近距离且面对面,他的眼睛是很专注的看着你,因为他的听力只有10-15%,所以必须加上观察对方的身体语言,才能更准确掌握对方在说什么。

两岁之前,陈平静是一个健全孩子,之后感染骨痛热症,医生怀疑病毒感染到听觉神经,以致影响他日后逐渐失聪。

陈平静形容他现在的耳朵是“老化的耳朵”,正逐渐退化中。小时候他上正规学校,但会跟老师说自己听觉有问题,听不清楚时要求老师讲课大声一点或重复。到了中学,就要求老师讲课时把麦克风放在身上,一路走来以这样的方式学习。

虽然他的听力不断减弱,但他天生就对声音特别敏感。两岁时父亲给他买了一个玩具钢琴,当时他觉得钢琴发出的声音非常动听,因而开始自己摸索弹钢琴。

4岁时医生确诊中度失聪,听力只有正常人的一半,只能尽量延缓失聪的速度。如今的他只剩下10至15%听力,如没有助听器是听不到声音。

“父母原本也不知道我听觉有问题,直至我上幼稚园时跟不上,妈妈以为我上课不专心,加上我不断问问题,觉得有问题才带我去看医生。”

父母对于这个结果非常惊讶,但也很快就接受事实。父亲更为了帮助他克服障碍,特别飞到澳洲参加为失聪孩子父母而办的语言治疗课程,让父母帮助失聪孩子。

听力只有一半的孩子,听到的声音是怎样的?他说:“好像父亲教我说‘baba ’,我听到是‘wawa',因为一些音频我是听不出来的。”

5013LCS201911121240246408080.jpg
陈平静的父亲陈平丰是他人生道路的指引与顾问,陪他克服各种困难。


父亲为他奔波找钢琴老师

父亲知道他喜欢音乐,不惜劳苦的四处拜托钢琴老师收他为徒,甚至陪他一起学钢琴,寻找各种可以帮助他提升听力的课程,不因为孩子的生理障碍而放弃。

这些年来,他不断在世界各地参与演出,无论是乐团或个人演奏,近年来把重心放在家乡新加坡,晋升为钢琴老师。

陈平静表示,小时候虽然喜欢音乐,但没有认真想过学钢琴。直至12岁父母送他学音乐,才正式认真的学习。

“我试过在音乐考试时,听到的声音非常模糊,要求老师让我重新调整才听得清楚。还有一些动态音乐我也需要调整,用不同程式上课才听得到声音。但老师很用心的教我,如为了让我知道按琴键的力道,会把手指按在我的手臂上,让我感受按键的力度,弥补我听觉的不足。”

也许是天生对声音敏感,让他学习钢琴事半功倍,15岁就开始参加公开演出,之后16岁就进入音乐学院研读,完成4年的课程后,就到美国深造6年,成为钢琴家。

陈平静学成之后,他的音乐老师这样形容他:“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有听觉障碍,单从他弹的曲子根本察觉不到他听力有问题,他是用心去演奏。”

在听众耳中,陈平静的钢琴演奏是完美的,觉得一位失聪的钢琴家能弹出这么美妙的曲子是不可思议,但在他心中却有个声音在说:“其实并不然,以专业水平来说,我的造诣或许并不完美。”

不过,他说,专业的音乐家不会告诉他真心话,因为自己听觉不准确,弹出来的曲子或许有些瑕疵,但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真心相告。

因为知道自己的不足,陈平静需要别人可靠的指引,所以无论是在学习阶段或现在专业阶段,他都很谦卑的接受别人的指教。也因为他的谦卑与良好的沟通,音乐路上的老师或朋友都很乐意帮助他,让他的路走得更平坦,尤其是愿意教他音乐的音乐老师,更是他人生的伯乐与最好顾问。


5013LCS201911121240256408081.jpg

陈平静的听力只剩下10至15%,需要依靠助听器,但热情与毅力让他克服了身心障碍,成为国际钢琴家及钢琴老师。


听力与年龄增长成反比

陈平静的听力与年龄增长是成反比的,他12岁就需要戴助听器。虽然有助听器的辅助他可以听到更多,但也视乎不同场合,听到的程度也不一样,尤其是在听音乐的时候,更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才能听得精准。

他表示,从配戴助听器开始,他就持续与医生沟通,根据他的情况来调整助听器。

“对其他失聪者来说,助听器只要能够听到声音就可以,但我不能,我必须听到最精准的音色,听得出每一个音阶的变化落差,所以我需要非常好的助听器与医生帮助,才能弹出最完美的曲子。”

尽管听力不断下降,甚至有一天连仅有的10%听力也会失去,但陈平静说,他不会去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的这个问题,到时再去想如何面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继续享受做音乐的快乐。

“将来的事情没有人知道,也有不同的解决方法让我去选择,所以现在我并没有想太多。我必须自我调适。当然我也会害怕,但我必须试着控制自己的想法与害怕,如一直抱着负面情绪会更害怕,反之以正面思想去面对它,就可以克服它。”

当脱下助听器后,陈平静的世界是安静的;当需要与人沟通时,他就要把第二双“耳朵”戴上。虽然如此,但在一些情况下还是会有听觉障碍。

“如在人多的场合,我只能听到与我面对面的人说的话,那些来自后面或旁边的声音,我是听不到的。有时在人多场合,朋友讲了一个笑话所有人都在笑,但我听不到不知道他们笑什么,但又不能要求他重复,这种情况有时会让我感到沮丧。但我会用正面想法去面对,总好过一直自怨自艾。”

“虽然朋友都知道我的问题,尽量与我面对面的说话。但助听器毕竟是一个外来物,我还是需要花很多精力,集中精神去听人说话,所以一天如果跟很多人交谈,回家后我就会很累,只想倒头大睡。”

陈平静坦言,从小就有人质疑一个听力有问题的小孩怎样学钢琴,但他却从音乐中找到快乐,所以无论多么艰难,他都坚持要学音乐。他坚持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我喜欢音乐,也享受音乐带给我的快乐,我更喜欢与人分享我的快乐。”

他感谢音乐启发了他的人生,虽然听力障碍成为他与人沟通的阻力,但音乐却是最好的语言。

“音乐足够让我过一生,但生命不足以让我完成所有音乐,我还在不断学习中。面对无法改变的事情,唯有正面思考,父母、朋友给我的支持,让我可以继续享受生命与快乐,是支持我继续学音乐的附加理由。”

他知道自己是有缺陷的人,无法与其他人比较成就,只能以在自己能力可及之内鞭策自己。

他以龟兔赛跑来形容自己,虽然慢但一直在前进,总有一天会到达终点。

“我的成功是来自我找到自己要成功的原因,就是学习音乐,享受音乐。给自己设定达到目标的方法,然后一步步去完成,永不放弃,永远保持谦卑,接受别人的意见与批评,将可以让自己更强壮的走下去。”

5013LCS201911121240236408077.jpg

作者 : 张露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