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14 07:03:00  2146279
刘惟诚.两位外国人的两种待遇
纯粹诚见

莫淑华,一个令国人感到陌生的名字,在近期随着国内媒体的报道而开始广为人知,但人们对其认识依旧模糊,只知道其是柬埔寨异议领袖,以及在上周入境大马时被海关短暂扣留问话,首相敦马甚至还表明会按东盟不干预成员国国策的精神,对其发出驱逐令,所以目前正寻求第三国接纳莫淑华。尽管这则新闻不太能引起国人的关注,但还是引起国内一些舆论的注意,并要求政府善待合法入境的莫淑华,最起码,不该阻止她移动的自由。

换句话说,舆论要求希盟政府,怎么对待流亡大马的印度传教士扎基尔,就应该怎么对待流亡美国的莫淑华,对两者不能够拥有差别待遇。对于扎基尔,国人想必已有一定程度的认知,但对于莫淑华,虽或曾闻其名,未必知道她是何许人,所以这一切必须从1989年的柬埔寨说起。

这一年,柬埔寨结束了红吉蔑暴政和越南傀儡政府的内战,四个涉及方,即红吉蔑、奉辛比克党(FUNCINPEC)、吉蔑人民解放全国阵线和柬埔寨人民共和国达致和解,并在两年后于巴黎签订了《和平协定》,而流亡中并获得联合国承认的民主柬埔寨联合政府,也在1992年联合国宣布成立柬埔寨联合国过渡权力机构(UNTA-C)而解散,以便为1993年的大选铺路。在这场大选中,亲王室的奉辛比克党狂扫45%的票数,与五星上将洪森率领的人民党组成联合政府。

莫淑华,就在国家重组之时结束了18年流亡美国的生涯,回国并加入了奉辛比克党。到了1997年,时任副总理洪森发动政变,并率领军队摧毁奉辛比克党总部,总理拉纳里德被迫流亡海外。到了1998年的第二场大选,人民党大胜,国王施哈努此刻介入斡旋,再促成两党合作,莫淑华因为在这场大选中当选国会议员,也被洪森招入内阁出任妇女和退伍军人事务部长。2004年,莫淑华突然宣布退出奉辛比克党和内阁,并指责洪森政府贪腐,转而加入桑兰西党(SRP)。

2009年,莫淑华入禀法庭起诉洪森在地方选举过程发表冒犯女性的言论,但法院却驳回了莫淑华的起诉,也剥夺了其国会议员的豁免权,让洪森得以进行反起诉,并被判诽谤总理罪成,当时这场审判还惊动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为了结合抵抗洪森的独裁力量,桑兰西党和人权党合并成救国党(CNRP),而且还在2013年的大选中狂扫55席,与专政的人民党仅有13席之差,这促使洪森在4年后影响司法,入禀法庭起诉救国党通敌,令救国党被强行解散。

在此时,所有取得公职的救国党领袖都被解除职务,有影响力的百多名党员也被禁止参选5年,由于洪森威胁将对反对派展开逮捕行动,爱国党的众多领袖包括莫淑华,也只能流亡海外。因为救国党的瓦解,洪森率领的人民党在2018年大选中扫完了国会的所有125席。在流亡长达两年后,这批流亡领袖决定在柬埔寨独立日当天(9日)透过泰柬边境回国,而莫淑华就在这个背景下,于吉隆坡机场被移民局扣查,其现虽已被释放,但大马外交部仍有意驱逐其到第三国。

扎基尔,一个印度千方百计想要引渡的争议宗教司,外交部为其提供庇护的理由至今除了无法说服印度,也没办法说服人民,国内政治人物对其权益还争取到底,有者甚至扬言,对付扎基尔就是与穆斯林为敌;莫淑华,一个柬埔寨想除之而后快的民主派领袖,政府反而打算将之驱逐,理由同样让人难以接受,虽然政府曾表明不希望大马成为“他国斗争基地”,也无意“介入他国内政”,而且拒绝引渡扎基尔和莫淑华回国的理由也是一致的,但要驱逐后者的动机是说不通的。

怎么说?因为大马尽管曾经表明没有第三国愿意接收扎基尔,但其在后者被世界各国定位为散播极端思想的风险人物时,仍任由其四处演说,甚至在捅出“旧客争议”也没有驱逐的激烈表现。然而,莫淑华的待遇就大不同,虽然合法入境,但其未展开什么日程就打算将之驱逐出境。这两位外国人在马的差别待遇,也理所当然的,让人不得不怀疑当中会否带有议程。所以,政府在向印柬递交书面解释前,是否应该先向国人解释,何以扎基尔和莫淑华会有不同的待遇?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