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22 08:20:00  2150633
蔡镇燊.阿兹敏没戏唱
我心向阳

希盟在丹绒比艾补选惨败。政坛和生活一样精彩,一个人的危机是另一个人的机会。换句话说,每个大党都会卷土重来,寻回霸权。

一、巫统:补选的最大胜利组。巫统主席扎希是本次补选的主帅,操控全盘。扎希是反对党的主要策划者,补选的战略失去方向时,得靠扎希的指示,马华和伊党才敢行动。提名前夕,巫统迟迟都不肯公布他们的候选人,让敌军土团党先动马,才选择了马华的黄日昇上阵。

在争取马来权益的高峰期里,巫统却可说服伊党,让只剩一个国会议席的马华上阵,增加了国阵多元化的证件。

如今虽然马华大胜,但功劳归功于巫统和扎希。在媒体前,扎希都站在黄日昇身旁,说补选大胜是人民拒绝希盟政府,马来和华人选民回流国阵。华人票去到了马华,它并不代表华人现在深信国阵的政治路向,但巫统会利用这一个叙述重整、扩展势力,重拾从前全民爱戴的国家大党。

联盟内,巫统也会抢当大哥,伊党和马华服从巫统至今还吃得消,是因为为全局宁愿妥协包容。

二、马华:赢了补选后,国会有了两名马华代表黄日昇和魏家祥。但这两席位并不算什么,比起有42席的行动党还差了整整40席,不成为威胁。可是,马华赢后大声说他们不成忽略华人的利益,一路都为人民着想。

华人这次选了马华当然不代表他们重拾对马华的信心。被访问的华人选民都以抗议希盟和表示后悔的方式投选马华,而不是因为他们觉得马华能带动我国经济,缝补民族之间的关系。华人选民是机灵的,知道补选不会改变全国政局,所以才肯冒险,如果是全国大选,华人可能还是会选回行动党,维护大局。

可是这些都是玩政治的人都不屑的,他们的目的是赢,他们会利用这难得的补选胜利向全国华人选民说他们回来了。华人选民当然不会轻易被这番话牵动,但或许这些话说久了就会有人相信。

马华一定会抢位,趁行动党势力被削弱时而入。马华不惧当老二,行动党在希盟被忽略却还说是平起平坐,渐渐地,马华的位置就会上升,行动党则下落。

三、行动党:行动党看来像是补选惨败中伤势最严重的党派,华人过半回流反对党,都是因为他们太亲马哈迪、再背叛华人权益。

行动党也等了很久,马哈迪和土团党不能满足行动党的改革动脉,必须等下一届才能实现改革。当时行动党坚持不要派人上阵补选,大方地让出席位给土团党。如今马哈迪和土团党闹翻,行动党也会慢慢地脱离马哈迪。

行动党领袖用了重话描述这次补选,林吉祥说是毁灭性的惨败,刘镇东说是政治地震,有着翻天的严重意义。

无可否认的,行动党把土团党视为他们最大的负担,马哈迪又目中无人,不尊重盟党。补选期间行动党的草根党员都不肯帮土团党,希盟分裂得特别尴尬。

刘镇东说得更明显,他说补选败绩是希盟的终结也是希盟的开始。这应该代表行动党全心撇弃土团党,重组维护改革精神。行动党投靠安华,清晰得很。

四、马哈迪:他老了,没能拥有当年的魄力。马哈迪补选前夕亲自下马助选,还录影写信呼吁选民投希盟,却只有薄弱的影响力,希盟后来也只赢得26%选票。马哈迪说他本以为希盟输最多是2000票,却到最后输了上1万5000票,比预测高了七倍。

行动党和希盟会觉得他们其中的败因是马哈迪的马来权益政治,可马哈迪会利用这一个补选扩展他之前的动议。他说,希盟会进行详细、认真和坦诚地研究,实际上是要更多方式辩解他的政治哲学:马来人要的是保护者,马华大胜是因为巫统伊党是马来权益主义的支援。要是希盟继续被视为给予行动党太多权势,希盟就会有像补选一样糟糕的拮据。

马哈迪不会因为惨败接受被推卸的责任,反而会利用这机会抢回他一生建筑的马来权益围墙,驱赶多元,引回从前。

五、安华:一路来安静的安华如今可慢慢沿着人民的不满铺上首相大路。人民不满马哈迪只有对安华有利,补选期间安华的讲座还是最高出席率的一个。人民拒绝的是马哈迪的政府,而并不是希盟。如果安华能拾回摊子,率领改革阵营,人民的信任就会重升。

安华不必再害怕,20年前的政局不像现在,马哈迪一手遮不了天。可是安华当然要等到2年期间满后再要求接棒,因为希盟拖得越久就对安华越有利。

全部机灵的政治人物都在趁机用策略夺盘,唯独阿兹敏逆向地还呼吁人民继续支持马哈迪,又召见不多不少的巫统政治人,装神秘。他玩的政治,其实谁都看得清,唯独后门政治手段人民都看厌了。

作者 : 蔡镇燊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