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首页 >
分享到 : 

2019-11-26 15:16:19  2152925
都赖新村金山车路“26英亩” 执法人员毁芭·小园主欲哭无涙
星洲网


榴梿树一倒,小园主心血泡汤。


(劳勿26日讯)执法单位今早拉大队到都赖新村金山车路“26英亩”地段上展开锯树行动,受影响7个地段的小园主,特别是猫山王榴梿种植人欲哭无涙!

执法人员是在大批普通部队人员荷枪实弹在芭场路出入口驻守之下展开毁树行动,小园主们被挡在出入口,不得靠近芭场。

一些邻近芭场的小园主也禁止进入该路,他们被告知,“今日放假,不得进入!”

逾百名军警部队人员、森林局、土地局和县议会人员今早9时30分左右踏足金山车路,由于被清芭的芭场在总路旁,他们的出现让都赖新村民感到“大阵仗”。

这是彭亨州政府子公司彭亨州农业发展局(PKPP)上个星期在附近1000吉土地上进行毁树之后的第二轮清芭行动。这一次的土地“拥有人”是财团。

大财团今年8月间派人到该地段进行土地硬度探测工作以兴建榴梿加工厂和农业研究学院,此举引起芭主们的担忧。他们在近期得知执法人员将在今天到来清除芭场内的农作物,可是大家还是抱以一线希望,寄望州政府能够在最后一刻阻止财团将他们的土地抢走。

可是大伙儿的希望在今早落空,彻底心碎。在场小园主透露,清芭行动将持续4天。

他们说,大家辛苦耕种三四十年,一直以来人人都在申请芭地合法化,但是州政府不把地契批给农民,反之将土地拥有权发给大集团,这实在不应该,叫小园主何去何从?

“被转让”给大财团的农耕土地面积达26英亩,除了榴梿树之外,也种有橡胶树。

都赖州议员邹宇晖今早到场了解清芭行动之后说,州政府不应该贸贸然采取清芭行动,此举已经毁掉农民数十年来的心血。


邹宇晖(右)和清芭负责官员了解毁芭情况。



“我在现场直接联络彭亨州务大臣和州秘书,要求他们暂缓清芭行动,建议州政府和受影响的小园主,以及大财团坐下和气商谈以取得‘3赢’共识,不要贸然行动毁掉农民的心血。”

邹宇晖对今日执法单位部署大批警力的行动感到惊讶,他说此举给村民和农民带来惊慌。

“农民不应该被视非法开垦者,他们长期进行土地合法化申请,只是州政府不愿意批给地契;我相信芭主们都愿意谈条件,或是向州政府租借土地来发展农业。”

他担心接下来全彭各地都会出现更多以非法霸占土地为理由的清芭行动,大财团得益,长年辛苦耕种的小园主心血尽毁。

彭亨果农公会会长叶宝卿说,如果原有耕作的非法芭给了财团,并不能使到榴梿产量增加,反之只会激起民怨。

她说,比如政府若收取原有耕作芭与他人,不会因此而变回双倍英亩土地,榴梿的产量也不会因此而增加,反而让财团坐享其成,反之原有的农民何去何从?

她说,劳勿县内的非法芭芭主,绝大部分都是彭亨州子民,因此,希望州政府优先考虑批准地段予他们耕种,以保障子民的权益不会被侵蚀。

马华都赖支会主席拿督区伟华说,村民二三十年来的心血就这样被毁,州政府此举让人心寒。


区伟华对州政府清芭行动感到遗憾,右是都赖新村前任村长陈清强。


“彭亨州政府应该体谅农民,发给他们地契,不要将土地批给财团过后就来清芭。”

区伟华说,他将会在明天联合彭亨州行政议员兼巫统劳勿区会主席拿督阿都阿兹会见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旺罗斯旺依斯迈,要求给予小园主一条生路。

“我们要求今天就停止清芭行动,等待明天的消息,可是负责人指他只是在执行任务,不能停止清芭行动。”

他说,小园主每一年都在申请农耕地,过去还会批出一些土地给小园主,但是近10年来石沉大海。

“政府埋怨小园主种植榴梿导致河水受污染,可是榴梿厂流入河中的污水也一样会污染河流,给环境带来破坏。”

小园主吕福隆和友人在多年前联合购买芭地,无奈今日园内3英亩余地,大大小小百余棵榴梿树被无情锯倒。

吕福隆说,土地临时使用准证(TOL)今年12月31日到期,可是执法人员说锯就锯,毫无情面可言。


吕福隆:虽然有土地临时使用准证,一样保不了榴梿树。



“他们有在芭场贴纸要求我们清空芭场,我们也听说他们在26日(今日)会来,没有想到马上清芭。”

小园主覃亚海的芭地拥有地契,但是却被指围篱越过了“州政府”土地,因此“越界”的榴梿树难逃被锯除的命运。

他说,约10棵榴梿树将会除去,为了避免自己围起的锌片围篱被拆坏,自己动手拆围篱。

“虽然损失不比他人严重,可是眼见辛苦种下的榴梿树被毁,感觉心痛。”

小园主赖振光说,他有一英亩橡胶耕种地处在边沿区,就这样被相关公司毁了。


赖振光:胶园被毁了。



他说,多年来都申请土地以安心种植农作物,可是没有获得批准,反而是财团一申请就获得土地拥有权。

小园主刘春发说,大约4英亩的胶园是父视留下的产业,也是他养活妻儿的经济来源,一旦园地被毁,日子不知要如何过。


刘春发:大财团不应该坐享其成。



他说,土地是农民的饭碗,政府应该将土地批给耕种数十年的小园主,不是坐享其成的财团。


被挡在路口的小园主和好奇的村民聚在路口旁榴梿档处等待最新消息。



覃亚海和妻子张亚蓉自行拆除围篱,对即将被的榴梿树不舍。



执法单位出动神手行清芭行动。



小园主在隔壁芭观看清芭行动。



军警人员手持重型武器驻守在出入口,不准园主们出入芭场。



执法人员毫不留情地摧毁榴梿树。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2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