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2-28 00:00:00  2399726

【年终专题/01】2020年,我本来要前进奥运──一场瘟疫,我的训练停顿

周刊专题

李合伟在2019年东运会跳出2.21,成功摘金。(本报资料室/马新社)
李合伟在2019年东运会跳出2.21,成功摘金。(本报资料室/马新社)




这是2020年最后一期《快乐星期天》专题。

往年年终,我们总想很多方式总结一年的得与失,回应一年来所生活的社会与时代。好比2018年首次政权更迭,那年我们邀请小朋友作画,画出心目中未来的马来西亚。2019年,我们轻轻放下不会到来的“2020年宏愿”,挥手再见。

2020年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慢走不送。硬是要回味,欢迎填充:2020年,我本来_________

“本来今年应该可以把状态调到最好的了。”电话那头,马来西亚跳高好手李合伟说,“去年我已经跳到很不错,再调一下就可以去奥运会了。”结果因为一场瘟疫,东京奥运会展延至2021年举行,李合伟这几年来的奥运备战计划几乎都亏掉了。

2020年原是全世界运动员引颈期盼的奥运年,也是李合伟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届奥运会。今年3月24日,国际奥委会和日本政府宣布东京奥运会延期到2021年7月23日至8月8日举行。

根据来届奥运会田径赛制,选手可通过世界排名,或达到标准成绩(男子跳高为2.33公尺)取得奥运资格。李合伟目前排名世界第17,是大马世界排名最高的田径选手。若无意外,他将代表大马第三度踏上奥运殿堂。然而,他对自己有更大的期许,挑战以2.33公尺跳进奥运会。

翻开这两年的战绩,2016年跳出2.22公尺,2017年2.24公尺,2018年澳洲田径公开赛跳出生涯最高2.28公尺。2019年10月的多哈世界田径锦标赛预赛,他跳出2.29公尺再次刷新个人纪录,成为第一个闯入田径世锦赛决赛的大马选手。

成绩和状态节节攀升,原本一切计划都在轨道上,却在进入奥运会倒数阶段,被瘟疫捣乱。

疫情不仅打乱训练,也流失跳高动作的肌肉记忆

“我觉得,好像所有选手都一样不能正常练习。”说起被疫情打乱的一年,李合伟感慨,各国选手现在才慢慢回到轨道。

3月份全球疫情升温,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升级为全球大流行,马来西亚也于3月18日开始实施不同阶段的行动管制。3月份到7月份,李合伟待在家中只能做最简单的运动。

“有空地,能跑步就跑,不然只能做仰卧起坐、伏地挺身那些很basic(基本)的。”少了宽阔的场地跑动,少了完整健身器材做重量训练,李合伟流失了跳高选手应有的肌肉、肌耐力、速度、爆发力,甚至是完整跳高动作的肌肉记忆。

“我们回到正常训练时,连跑步都不一样,整个感觉都没了。”他记得,7月份回到场地训练,刚开始跳得不高,仅能跳到1.95至2.00公尺而已。“差太多了!”李合伟的大腿缩小了2公分,代表肌肉流失;整个感觉不见了80%,犯了很多基本错误。从那个状态重新调整,他估算至少需要半年到1年。

上个月,他又拉伤起跳脚左脚的大腿后侧,听起来是一波又一波的打击。“(伤势)还好,因为练习的东西不一样。我们在慢慢调整,多少一定会受伤,这样才知道哪里有错误。”

会觉得之前的计划都白费吗?“有点。”李合伟毫不掩饰失落。去年他跳出生涯最佳,今年初第一场比赛势头也不错,跳出2.16公尺,第二场的赛前练习也跳到2.20至2.25左右,比赛却被取消,一直停摆至今。

2018年澳洲田径公开赛,李合伟跳出2.28公尺摘金。(本报资料室)
2018年澳洲田径公开赛,李合伟跳出2.28公尺摘金。(本报资料室)


伤病与年龄──运动员最大的敌人

目前,李合伟身在武吉加里尔国家体育中心进行隔离式训练。这些日子,他偶尔回家陪陪家人也不过夜,其他场所当然没去。防疫缘由,媒体不便入内采访,他也难能外出,仅能透过电话接受访问。

算起来,他已经跳了18年。他说,跳高选手的生涯高峰落在大约28岁至35岁,换句话说,今年33岁的他正值当打之年。“这段年纪的运动员都很有经验了,只是我们要提升(体能状况)指数、技术和素质,练好都会很不错了。”

然而,运动员最大的敌人是伤病和年龄,年纪越大,身体的恢复能力越慢。2020年被偷走了,所有运动员又年长1岁。只是,年轻的或许更成熟,年长的却得更拼命对抗岁月带给身体的更多阻挠。

其实,李合伟参加过2008年、2012年两届奥运会。2014年不幸受伤,经过2年治疗、养伤、复原,状态都追不上,无缘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沉浸4年,按部就班遵守备战计划,为的就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

所谓备战计划,除了练习方式不一样,还要视比赛重要程度而选择参加。尤其在奥运年,仅选择参加8至10场重要赛事,从比赛中挑出毛病,把错误调整到最少。奥运会通常在7月下旬举行,这相等于在那之前,运动员每个月只参加一两项比赛,既要调整状态,又要减少受伤,保持充足休息以修复状态。

2017年东运会,李合伟(右)和瑙拉兹在主场囊括银牌和金牌。(本报资料室)
2017年东运会,李合伟(右)和瑙拉兹在主场囊括银牌和金牌。(本报资料室)


1公分,是用一年换回来

跳高的“高”是什么概念?读者可以看看家中的门,一扇门大约2.15公尺,选手必须单脚起跳跃过横杆,横杆不能落地。

再伸出手,1公分差不多才一只尾指那样粗。但是,李合伟花了1年,才把个人新高从2.28公尺提升1公分到2.29公尺。“1公分放在长度的话比较近,可是放在高度是不一样的,每1公分对跳高选手来说是很重要的。”

每一次突破,也会把选手的心态带往另一层高度。“跳过了,我们的想法也会不一样,很难放轻松下来,我们要继续突破会比较难一点。”

跳高综合了选手身高、爆发力和力量。一般上,选手跳到超出身高50公分,差不多就是极限。李合伟身高181公分,在跳高界算矮,极限高度在2.31公尺左右。要如何补足身高劣势?“要靠爆发力和速度‘爆’上去。”

说起2019年突破2.29公尺的那场赛事,他坦言有点紧张。“因为是世锦赛,真的会很紧张,要尽量压下自己的心情,把所有技术还有练习时最好的表现都解放出来。”

但是,奥运会绝对不能相提并论。李合伟说,赛场上表现只在一霎那,要视当天状态,如何将练习成果释放,是最难调整的。再来就是心理压力。他是目前大马表现最好的跳高选手,所有人把目光和期望压在他身上,要如何把压力化为动力,也是一门功课。



2018年共运会,李合伟在赛场上的英姿。(本报资料室/美联社)
2018年共运会,李合伟在赛场上的英姿。(本报资料室/美联社)



迷失的一年,明年还要继续拼

李合伟透露,正在准备明年的世界室内田径锦标赛、亚洲室内田径锦标赛、亚洲锦标赛和奥运会。没想到采访隔天,世界室内田径锦标赛就宣布展延,世事就是如此多变。

“今年真的觉得很lost(迷失),很难平静。”他说,虽然现在可以出国比赛,但也会担心是否安全。出国比赛得遵守当地规定隔离14天,又是两个星期关在房里没得训练。可以预想,2个星期不跳高、不做重量训练,感觉可能又跑掉,在赛场上的表现很可能走样。再加上回国也需要隔离,“所以我打算在这里练习到好再去出国比赛,目标锁定大赛,不要花太多时间。”

现在,他已经把成绩调整到2.20公尺,明年还要继续加油。“虽然会辛苦一点,但我们还是要fight(拼)。”明明很心急,可这真的是“欲速则不达”,不是一天练习两倍就能补回。“我们一天可以练习两倍,但我们无法每天都那么练,身体会来不及复原,还是得一步步爬着上。”



重量训练有助于增强肌力,带动爆发力。(取自李合伟IG)
重量训练有助于增强肌力,带动爆发力。(取自李合伟IG)



明年东京,最后一场奥运赛

无论如何,来年的东京奥运会确定很不一样了。问李合伟想不想再拼一届?他急着回答:“不要了,不要了,这会是我最后一届奥运。”他自认身体恢复越来越慢了,计划跳到2022年的亚洲运动会和共运会后退役。

若能如愿前进奥运,“我会放下我的心情,去好好比最后一场奥运会比赛,好好地把我的东西展现出来。”



8月份练习时,李合伟(左)与师弟瑙拉兹合影。(取自李合伟IG)
8月份练习时,李合伟(左)与师弟瑙拉兹合影。(取自李合伟IG)


延伸阅读:

【年终专题/02】2020年,我本来要上考场──疫情反复,停课延考,学习进度被砸乱

【年终专题/03】2020年,我本来职场得意──一场政变,我丢掉了工作

【年终专题/04】2020年,我本来出国深造──疫情严重,我参与化验冠病检测样本


作者 : 本刊 白慧琪;图:本报资料室、受访者社交媒体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2-2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