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09 09:30:00  2154049
抽屉/画室笔记之边缘
抽一只象

3620SWY201911281418166739520.jpg


不小心把油画颜料当压克力用的那周以及之后的数周都寸步难行。这种感觉有点像以为已经很明确的话,也确定了要扔往何方,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或说了却词不达意。这种挫折感很熟悉,以前有段时期常常都处于这种状况,没想到又回来了。帆布颗粒上有残留的油,是用力即败的,越在乎越容易滑开。反而要退后,瞇眼,用更笃定的笔触更浓郁的颜料,放弃之前已经抓紧的利落,还要不心疼地接受不明确,想想我好像已经忘了这种难。没走几步路,又回到原点。老师在背后扔下一句话:多在意边缘,他们未必是锐的。仿佛某处有一个我正往我的后脑勺丢了一颗小石子,遥远的地方来的石子,这次总算卡在头发之间了。


作者 : 抽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0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