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29 07:40:00  2154332
莱士胡先.关注精英阶层的差距
本报特约

在第14届大选中推翻国阵的人主要都是因为厌恶巫统领袖及其朋党让财务引擎超速运转。希盟的反应只是刹了车并倒档退后。你可以用你的寳腾汽车尝试一下,你将会发现速度比你说出“国产汽车”要快。

事实是,那时和现在,唯一能顺利躲过风暴的人是政治和商业精英。当然,这并非大马独有。全球收入不平等是全世界社会和经济动荡的主要因素,也是各地民族主义者和民族主义大声疾呼的声音──从特朗普到莫迪到英国脱欧到意大利五星级到法国黄背心。

在大马,民族主义被称为“身分认同政治”,而我们正再次往那个污水坑里走,多得巫统和伊党在不满的中下选民阶层中挑拨大家紧张的神经──讽刺的是,这群人也是在前朝政府执政最后两届时出现动摇的人。

你认为这次可能会有所不同吗?答案是肯定的,对于那些没有权力和金钱的精英来说,情况将更糟。随着几项亲人民宣言的重大措施,他们不仅失去希盟制定的政策的持续支持,而且在最高层的人将再次对这些糖果进行抨击。政治改革的现实和丑陋真相就是这些新国王和造王者夺取的土地。毕竟,对于普通人来说,民主是昂贵的东西。

我们所知道的是,希盟上任后立即绑紧腰带,而敦马哈迪的第一项命令是恢复国家的财务资产。相比之下,纳吉政权的“现金为王”指令导致出现了如同非洲独裁政权之下的疯狂,多于亚洲民主。疯狂的定义是重复做同样的事情,并期望得到不同的结果。

尽管人民有权利选择领袖,尽管他们的权利可能存在缺陷,但这些领袖应该尽好自己的义务,以荣誉和责任来行使本身的权力。民主国家的领袖,或者在这里是专制的领袖,是一般民众的最后一道防线。历史表明,忽略这一黄金规则将导致国家走向衰败和灭亡。

在过去的62年,我们在一党独大的统治下可能对此一无所知。即使是看起来不受此约束的国家,例如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PAP),如果他们不愿意改变傲慢和豁免权,最终也会屈服。

89岁的新加坡退休人士Diana Sharma写给人民行动党党员的公开信中,针对精英提出了两项请求:1)认识国家当前的情况,以及2)保持道德上的正直。她要求领袖与一般民众并肩作战,为他们提供支持以应付不断上升的生活费用并增加他们的收入,以让他们能够参与以知识为基础的高薪经济。随着数码转型迫在眉睫,她要求政府让所有人都能够公平获得教育和培训机会。她要求我们深入思考,看看我们时候在为人民的最大利益服务;否则就应该抛开个人利益,并建立一个制度为平等和共同利益做出贡献,而不是仅仅为了少数精英的利益。

希盟应该好好地接受她明智的建议,以避免在第15届大选前提早覆灭,补选的成绩已经显示,我们的选民中有很多像Diana Sharma一样的人。希盟还有一些时间来实施这些建议。大约3年半的时间。

作者 : 莱士胡先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2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