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01 07:00:00  2154928
【笑里藏道】晚上美梦白天做/吴玲瑶
星云

我的妹妹阿玫很爱睡,永远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每次吃完午饭就说:“我去瞇一下。”我们笑她说:“哪是瞇一下? 一瞇就是一下午。”嗜睡的人随时都想着睡,“饭前睡,最高贵,饭后睡,最祥瑞”,更强调睡觉是为了踏实地工作,工作的目地不就是为了踏实地睡觉,先睡先赢?

“春天本是睡觉天,夏日炎炎正好眠。秋高气爽梦中见,北风催促来冬眠”,其实许多年轻人好像永远睡不够,像蝙蝠一样,生活状况昼伏夜出,就是累、困、睡,晚上电脑手机游戏不断,白天昏昏沉沉,只好晚上美梦白天做,还说“睡觉是门艺术,谁能阻挡我追求艺术的脚步。”

上课和睡觉好像有必然的关系,早在三千年前宰予在孔子的课堂上就睡过,被骂“朽木不可雕也。”以至于有人得了真传,上课就想睡,老师一开口犹如催眠曲,意识模糊起来,大脑皮层调节机能好像被抑制,眼皮像是被灌了铅一样,不听使唤地掉下来,半睡半醒间神游太虚,脑袋不知往哪儿靠,所谓“桌上书本不是书,学生用来当枕头”,有人竟然是“午睡之前看课表,下午有课则不睡。中午时光多宝贵,反正上课还得睡”,要睡到地老天荒。

有个老师强调上他的课不能睡,没想到学生会错意的回应竟然是:“如果老师声音放低一点,我还是能睡。”还有位老师看到学生睡着了,很生气的对隔壁同学说:“把他叫起来,竟然睡到打鼾?”没想到邻座的回说:“老师,是您把他弄睡的,您自己叫醒他。”

据说常常在课堂练睡功的人,自有一套秘笈,包括昼寝最好机会是全班看影片的时候,选坐在教室后头能不引起注意,把一本书立在桌上有遮掩效果,还有所谓:“偷睡有技巧,脑袋不能垂,不然被逮到,就要倒大楣。” 有个学生上课睡觉被老师发现,还能强辩说没睡,老师质疑:“没睡为什么闭上眼睛又点头?”机智的学生惊醒中答说:“在闭目养神,不断点头是认为老师说得有道理。”

最夸张的是考试过程中,竟然有人横了心沉睡不醒,偶尔觉醒,眼睛血红,举目四顾心茫然,又倒伏而睡,自叹曰:“其实真的不想睡,只是题目全不会。睡吧睡吧别太累,考场睡觉不是罪。”

谁都知道睡觉的确是人生一大享受,是上帝给人们最好的礼物,喜欢睡觉的人想到睡觉,万事皆可抛,以见周公为第一优先,更爱睡觉睡到自然醒的满足感,甚至把李白的乐府〈将进酒〉中的句子改成:“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将睡不愿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睡者留其名”。他们说起睡觉的好处不胜枚举,“能睡,梦想就特别多”,人生谁能没有梦想? 多少人的发财美梦,都是在梦中实现。况且能吃能喝能睡是健康的表征,而且在睡眠之中,人人平等,没有笨人,没有聪明人,没有成功的人,也没有失败的人,如果说睡觉有什么可惜之处,只可惜不能清醒地享受之。


作者 : 吴玲瑶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0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