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19 08:30:00  2164186
达祖丁.吉隆坡峰会是穆斯林自我反省的时刻
冷眼横眉

12月18至21日來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领袖、学者和感兴趣的政党聚集在吉隆坡,以讨论困扰穆斯林世界的主要问题。针对这个集会的简单问题是……为什么穆斯林在经济、科学甚至道德问题上都如此落后……这都是穆斯林认为他们应该关注的问题,如果以数十亿的清真产业和所施加的道德惩罚来判断的话。穆斯林世界不仅在几乎所有事物上都被远远地抛在了后面,而且也让本身脱离了作为人类的主流文明建设。这似乎与现代世界的许多平等和人权的定义背道而驰。伊斯兰是否比世界其他地方在道德和生命权看似拥有“更高”的形式?这些问题会被提及吗?我确实希望此次适时举办的首脑会议不会像马来人尊严大会那样变成指责他人的集会,而是穆斯林本身深刻自我反省的时间。我不需要数十亿令吉的研究经费就可以知道,穆斯林世界面对的90%问题都是由穆斯林自己造成的。在所有宗教和灵修的伟大著作中,始终传达着相同的讯息……直视自己并于世界同在,而不是与世界对立 。这个峰会应该从该简单的事实中汲取教训。

对我而言,吉隆坡峰会得将《安曼宣言》作为首要议程。《安曼宣言》是团结不同教派(mazhabs)的穆斯林的最重要钥匙之一。几年前,这个宣言于2004年11月9日在约旦的安曼签署,阐明如果一名穆斯林每天祈祷五次并阅读同样的《可兰经》,那么就不可以以“异类”来称呼对方。历史诠释、法律裁决、精神、甚至是道德建设必须具备开明和互相尊重。关键是如果各种建设不会对他人造成不当伤害,那么对宗教文本的诠释应该证明人类身为上苍仆人的谦卑,而并非人类才是最终真理。历史、灵修和道德必须随着文化背景和许多其他因素的变化而改变。最近在大马的一场研讨会上讨论《安曼宣言》时,因脸书贴文出现可疑的“炸弹威胁”而被迫取消。尽管清楚地提及了某人的名字和所属组织,但警方对如何展开调查似乎毫无头绪。此后就没有试图重新召开该研讨会的尝试。此案件展现出两个方面,缺乏调查和缺乏继续进行的意愿,我怀疑暗势力才是罪魁祸首,而不是恐怖分子。《安曼宣言》是最重要的议程,因为每个周五祈祷之后,伊斯兰学者和神职人员将会说出一段祷告或谴责什叶派、阿赫迈底亚派和其他一些少数教派的人是异类或迷失的人。该峰会已经有了一个问题。周五祈祷应该停止指责别的教派,因为在如同大马这样的民主国家的宪法下,所有教派都可以和平共存。

其次,吉隆坡峰会应该制止穆斯林国家将那些被视为“自由”或过于进步的书籍列为禁书。G25马来显要组织所著的《打破沉默》和慕斯达法(Mustafa Akyol)的《无极端的伊斯兰》的马来文译本就是两个例子。将这些书籍列为禁书的原因似乎是这些作者没有接受过“伊斯兰学者的训练”。抱歉,但我认为思想狭窄的伊斯兰学者没有接受过现代政治、人类学、哲学、科学和科技的训练,他们才是让穆斯林世界退后数百年的人。穆斯林必须为接受过现代科学和社会科学的专家提供广阔的空间,以让他们对伊斯兰、民主、人权、平等、国家建设和宇宙问题提出其意见。接受过宗教学校训练的伊斯兰学者无法做到,但他们拥有最大的政治和经济权力。

我的第三个议程是该峰会应该讨论宗教司是否有权使用诸如“伊斯兰敌人”、外来者和异教徒等涉足国家政治领域的权力。在大马,有3名宗教司因干预国家政治和社会和谐而臭名昭著。不幸的是,这些神职人员和官员没有对民选政府作出回应。他们回应的是“另一个权力当局”。正是这个当局需要控制神职人员并建立一个更加开明的官方组织并以更宽阔的视野看待世界。在1980年代之前,沒有人会太过于关注宗教司的话,但在80和90年代的伊斯兰改革席卷穆斯林世界之后,所谓的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开始变得更加宗教化及突然之间变得不宽容。宗教应该是自我解放以对抗种族和狭隘的民族主义的要素,但现在它已经成了分裂的力量。

我的第四和最后一个议程是教育。伊斯兰学校作为教育提供者,以及与伊斯兰意识有关的种族和民族主义的崛起让人感到震惊。尽管从传播伊斯兰道德的意义上来讲,这是件好事,但当该道德操守直接影响他人的基本自由时,这成了一件坏事。伊斯兰教育,我认为应该包含三个重要的教学要素。首先,即伊斯兰是人类寻求普世良善和灵性的教育建设,这是人类自古以来一直在寻求的答案。我称它为文明建设中的伊斯兰。可兰经经文里将伊斯兰和早前犹太人宗教之间的联系必须获得强调,而密切关系和兄弟情谊之间的联系也必须得到确认。穆斯林认为伊斯兰是个独立的个体,由大天使加百列在希拉洞向默罕默德传达启示。故事就此打住。这造成了穆斯林对抗世界的危险孤立主义结构,并让极端主义意识形态更容易接近。其次,伊斯兰教育应该教导人们将尊严当成信仰的基础。穆斯林认为,由于他们的宗教信仰,他们所有人都有权进入天堂,而其他人则会下地狱。实施是,先知穆罕默德曾教导说,没有人能够确切知道这一点,而《可兰经》也教导说,只有通过上苍的恩典,一个人才能进入天堂。因此,这里的基本教导是不要简单地批评别人,并认为穆斯林是高于其他所有人。第三,伊斯兰教育必须强调批判性思考。宗教教育的主要问题是其古老传统,即永不质疑教师并全权相信他们,过去这样做可能很有用,因为完全缺乏知识来源。但是现在不是。科学实验的验证方法必须与《可兰经》和圣行或传统相结合,才能让伊斯兰成为社会和经济变革的动力和进步力量。

总之,先知默罕默德曾经形容穆斯林是最容易与他人相处和结交的人。纵观大马和全世界,这番言论似乎不再适用。是哪里出了问题,而我,再次不认为是世界出了问题。如果说吉隆坡峰会有什么好处和重要,它应该更多地集中在自我反省上,而不是怪罪其他人。穆斯林有一个独特的机会来扭转局势……只要他们改变自己。

作者 : 达祖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