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28 19:25:00  2169640
觥筹交错中的迷失/学能(槟城)
星云

刚新婚那几年,外子偶尔出席宴会或酒局后喝得酩酊大醉,被朋友送了回来。我在睡梦中被门铃吵醒,裹了件睡袍就去看个究竟。年轻时的我温柔体贴,不但不生气,还轻声细语地问候枕边人。

那时候的我像极了日本女人。听说日本女人觉得男人下班了直接回家是没有出息的表现。如果男人下班不回家,晚上还喝得烂醉如泥地回家,代表这个男人很上进,前途一片光明。

慢慢来到了不惑之年,外子喝得醉熏熏地,被朋友送了回来。过日子本来都够难了,睡到半夜还要被吵醒。我心不甘,情不愿地裹上睡袍后,去开了门。看到外子的朋友如此有耐心地搀扶着他,心里不知道是开心还是生气。我像影后上身般对朋友露出了个甜得像蜂蜜般的笑容,感谢他送外子回家。我看着眼前自己多年前千挑万选的男人。心想:难道这就是我当初要的另一半?此时的他,任你如何搓,如何捏,火灾来了也不会逃跑,他根本就像是严重昏迷了的病人般。我越看,心里就更火冒三丈。

隔天他醒来,少不了我对他严厉地斥责。我告诉他以后喝醉了就别回来了。看看哪一个有菩萨心肠的朋友愿意收留他,就在他家留宿一晩好了。要不然他就这样无预知地在半夜三更回来,不只扰人清梦,他的安危更是我提心吊胆的事。

我记得有一个男性朋友曾经告诉我,他的母亲在他青春期时就灌输他一个正确的观念。他母亲要他们兄弟姐妹夜晚不得超过12点回家。朋友说12点以后,驾驶在路上的要不是值夜班的工人就是喝醉酒的人。那时遇上车祸的几率最高,运气不好遇上醉猫,连性命也一并赔上。我觉得这也挺有道理的。

外子总是告诉我,他是营业人员,需要与客户喝酒打好关系。但是我却不那么认为。往死里喝,是最丑陋的酒桌文化,把人的劣根性暴露无遗。境界高的人,从不需要在酒桌上寻找自己的价值。那些觥筹交错里浪费的时间,本来可以用来打造更好的自己,或者陪陪家人。

改变别人是魔

我为外子喝得烂醉偶尔自己还开车回来一事跟他吵了好几遍,后来我再也受不了了。最糟糕的一次,我向他摊牌,我说这个家有他就没有我,有我就没有他。我甚至在家婆面前,再挖家婆的旧伤疤,告诉她,她一定不想看到悲剧再上演。15年前,外子的哥哥就是喝醉酒后遇车祸与世长辞。家婆在我面前声泪俱下痛斥外子不为别人着想。虽然我说的话很残酷,但我想我说的话并不是无道理的。

外子多年前因为心脏病,因而未能买保险医药卡,万一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所有家庭重担落在我身上,我实在付不起庞大的医药费。这块大石头压在我心里好多年。我一直希望他爱惜身体,算是为我着想。但是他的举止,根本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身上。

婚姻真是一个艰难的过程,硬是把两个有不一样思想的男女给挤在一个屋檐下,总让人想挣脱这个牢笼。经过了心力交瘁的磨合期,我后来学会了放下执念。我心想我也不想顾着一个巨婴。如同《哪吒之魔童降世》里的语录:改变自己是仙,改变别人是魔,让我们做仙别做魔。别人想做的事,实在超岀我们可以管制的范围,此恨不关云与月。

村上春树在《海边的卡夫卡》中写道:暴风雨结束后,你不会记得自己是怎样活下来的,你甚至不确定暴风雨结束了,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当你穿过了暴风雨,你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人了。

反倒是外子后来收敛了,我们的感情也升华了。他依然热爱杯中物,但不会再喝得酩酊大醉;我依然喝茶不喝酒,只看书少听歌。

接纳彼此,但求对方适可而止。多为对方着想,是一个家庭幸福的首要条件。

因为我们都知道人生如一场盛大的晚宴,觥筹交错的灯光都是假象,在这昏暗的看不到星空的都市里,我们都只是黑暗中孤独的身影。

而家人,却是我们最温馨的陪伴。


作者 : 学能(槟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2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