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31 07:50:00  2183761
黄振威.沉默并不总是金
言路

他们曾被誉为勇敢、善辩和勇于发声的领袖,总是关注与人民有关的课题,但是他们似乎变得沉默寡言,或者乾脆消失了。

民众过去常常指望国会议员为人民发声,反对政府滥权、贪污、浪费和无视法律。

人们称他们为良心的声音,即使媒体没有征求这些政治人物的意见,他们还是自愿发出文告。

这导致新闻编辑室从同一政党,或其成员党的许多不同人处,收到类似内容的文告。

但是一年之后,这种转变终于变得明显了。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转型成了“无声”的政治人物,他们更关心的似乎是不要冒犯联邦和州政府的同僚。

他们更担心内阁成员和州行政委员的感情,多于他们所承诺要代表的人们。

但是,这些腰围变粗、口袋变深、喜欢奉承和赞美的有权有势的政治人物,已经与普通人脱了节。

他们已经被自身的荣誉所吞噬了?无论是什么,许多人都失去了声音。我们无法确定他们时候还在关心。

丹绒比艾补选的结果是对希盟政府的警钟,尽管许多希盟领袖表示他们已经收到了这一讯息,但人们怀疑他们是否吸取了教训。

他们不太可能这样做,可能他们相信下一届大选距今还有3年时间。但是政治上一星期时间就已经够长了。

将一些宗教和种族课题扔给饥饿的人并利用他们,人民将开始争执,以分散影响国家的实际问题的注意力。什么经济问题?一切都很好——我们的经济稳定。

“教育问题?没问题,我们打算成为世界一流的教育中心。”

“什么编码,什么机器人教学大纲?人工智能(AI )?你说的是安华依布拉欣(Anwar Ibrahim)?不是?不必担心人工智能,因为政府正在研究此事”。

在出现一些有争议的问题之后,其中一些触及种族和宗教,专业记者将坚持要求核实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信件或声明的真伪。

现在,媒体的经验是,几乎不太可能获得大多数内阁成员或其代表的反应,但是,经常,媒体因报导不准确而备受指责。

最近在一封信的事件中,据说是教育部发来的,然后广为流传,没有人选择回应。也许他们在度假,或者,也许我是小人物,没有人想要花时间来回应。我猜想这对于一般平凡和没头没脸的大马人来说,会更加地难。

由于工作关系,我与一些部长有直接联系,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形,通常是已读不回。蓝色的勾勾——显示已经读取内容——如今已重设,变成即使对方读取了内容也不会有任何显示。仅确定他们收到了讯息。

好吧,这也确认了承诺要成立新大马的人已经失去了声音。

正如作家Clement Stanley最近写过《自由今日大马》时写道:“如果反对党做到了不可能的事情并执政,他们就是希望、梦想和承诺更好的日子的声音。”

“我们迫切需要他们的声音,因为他们为绝望注入了新生命。他们的声音团结国家,打动了所有大马人并投票支持改变。我们信任这些演说家和斗士。”

他补充,“但现在,就像睡前的小孩一样顺从,他们很乐意听完有着幸福结局的睡前故事。”

“今天,我们曾经寄以厚望的人变得沉默寡言,他们的身影变得暗淡,他们服从要求而不是反抗。”

更糟糕的是,有些人甚至通过消除人们的怀疑和关心而变得傲慢,同时以敌意做出回应(如同反对党模式)以消除不同观点的声音。而这些甚至不是批评或异议。

还有一些改革团体过去时常不厌其烦地写冗长的信给编辑以解释他们的观点,并在讲座上发表他们的意见,但他们,也同样消失了。

一些人变成了辩护者并试图为某些政策辩护,而另一些则成了政府的一员,从而让他们处于尴尬的境地。

“兄弟,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同意你的观点,但我确定我现在不能公开发言,所以请保持你的中立,因为我在你身后。”

2020年及未来的挑战是希望出现新的声音来挑战传统和惯例,并希望政治人物的承诺可以尽可能地兑现,而不再流于空谈。

他们会忙着争权夺利,即使他们面无表情地告诉我们,他们正在为我们,为普通百姓而战。

俗话说,当一个人获得权力时,最安全就是扮演三只猴子的角色,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说。

这样简单得多。毕竟,等了这么久才成功执政,为什么要动摇它并冒着失去一切的风险呢?

作者 : 黄振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3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