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非昔比】蒲种.转型摩登商区(上)

2013-09-10 09:08

【今非昔比】蒲种.转型摩登商区(上)

二三十年前,蒲种是个被人嗤之以鼻、嫌弃的丑小鸭,女大十八变后的今天,她摇身成为时尚摩登的贵族。

广告

这个在几十年前、四处都是胶园锡矿的无名小镇,道路狭小弯曲如蛇,乏人问津,不受吉隆坡人青睐。

然而,随着屋业蓬勃发展,蒲种已从原本遭人唾弃的丑小鸭,变成了吹捧的天鹅。尤其是近年来屋价飙升,成了房地产资者的对象。

蒲种在城市计划推动下成功转型,今日的面貌不能与过往同日而语,她已从原本“山卡拉”的地区,蜕变成为一个繁荣及摩登商业中心。

印度庙记载

蒲种历史超过120年

根据蒲种12英哩一间印度庙的历史记载,蒲种这地区已有超过120年的历史,分别创校于1921年的蒲种14英哩汉民华小、1930年的蒲种8英哩益智华小,以及1934年的新明华小,皆是蒲种历史的见证人。

广告

19世纪初,居民以锡矿与橡胶业为生,直到锡矿业在80年代没落后,市民开始转向从事杂货店、五金、建筑业、工业、饮食业、各行各业百花齐放。

锡矿厂闻名一时

昔日的蒲种从8英哩至18英哩,大大小小有几十个锡矿厂,当时也非常闻名,许多人都陆续到蒲种前来从事与矿业相关的工作。

然而,1976和1981年发生的锡矿厂土崩惨剧,所造成的伤亡事件至今还是令当时的矿工历历在目。

广告

居民唯有往外搬迁,几个住宅区也陆续规划起来,而新甘旦就在当时兴建起来。

70%“外来移民”

人口达约7万人

90年代初期,蒲种的居民人数大约只有3万人,分布在蒲种8英哩、百祥花园、蒲种路花园、武吉古仔花园、蒲种12英哩、蒲种14英哩、蒲种16英哩。

随着蒲种的屋业发展在20年来蓬勃发展成为一个新兴城镇后,这个位于雪州南部,由梳邦再也市议会和雪邦市议会管辖的地区,人口今已达约7万人。

如果说这个市镇里逾70%的居民都是“外来移民”其实并不为过,因为这里大部份的居民都是从吉隆坡区内或是外州的游子到这里就业与置业,以致这里的人口趋向年轻化。

一个以年轻新生代为主的社区,感染了整个社区,不仅令社区内政治、经济、文化与教育都趋向年轻化,让整个都充满朝气与活力。但对社区的发展史,却一知半解。

苏添福:未亲眼目睹

矿场土崩轰动一时

苏添福(73岁,五金店业者)叙述,由于其姐姐与姐夫早已来到蒲种谋生,因此他在1970年也从马六甲离乡背井到蒲种的矿场当罗里司机。当年大部份不是从事矿业、就是割胶,生活环境非常和平。

“矿场土崩事件轰动一时,当时大家都心惊胆跳的过日子,虽然未亲眼目睹,但相信没人会忘记。”

1978年转向建筑业

他在1978年离开矿厂后开始转向建筑业,80年代蒲种发展初期,他就转行卖车漆,当时他是蒲种区内唯一一家售卖车漆的店铺。

“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随着越来越多人加入该行业后,他干脆转向五金业至今。

“现在的蒲种和以前截然不同,要是有人离开了一二十年,相信他们不认得这个地方。唯一不变的是,几个旧区依然保持浓浓的人情味。”

高祥威:布城及隆国际机场先后建立

蒲种搭上发展列车

蒲种金銮区服务中心主任高祥威指出,蒲种的发展有赖于“先天条件、后天因素”,除了八打灵再也和吉隆坡屋价高昂外,马哈迪当时计划把布城和吉隆坡国际机场建起的消息令蒲种变成了凤凰。

大道缩短与各地区距离

他说,1998年前,蒲种山庄第一期的建筑成本高达7万令吉,可是当时的屋价却只是7万5千令吉,发展商的利润极低,随着大道启用后,缩短了蒲种与各地区的距离。

他认为,蒲种的道路系统属鱼骨型,结构不完整且缺乏连贯性,以致道路与交通系统不完善。

“白蒲大道是外环道路,其实最重要还是内环道路,只有花园区之间有衔接路,这对纾缓交通有巨大的帮助。”

白蒲大道令屋价飙升

塞车问题最棘手

蒲种从90年代的沙尘滚滚又弯曲的旧蒲种路,到现在的白蒲大道(LDP),塞车问题始终是令蒲种人陷入水深火热的棘手问题。

蒲种的经济起飞与白蒲大道有莫大的关系。政府在1997年开始兴建白蒲大道,以及分阶段加宽和提升蒲种路后,在1999年1月25日开始通车的白蒲大道,令蒲种区的屋业犹如浴火凤凰般重生,一飞冲天。

随着沙亚南大道、巴生河流域大道、隆布大道、南巴生河流域大道(SKVE)等也能衔接至蒲种后,使她迅速发展成为雪州其中一个重要城镇。


蒲种大事件

1976年12月14日

下午3时30分蒲种路7英哩一座锡矿场(金銮花园第一区)发生大土崩,造成9人死亡。时任副首相马哈迪医生及吉隆坡市长雅谷在总警长曼梳陪同下,于夜间亲往矿场视察。

1981年3月24日

约下午5时位于蒲种路8英哩半一座矿场(现为蒲种金銮花园第五区)发生土崩,约有9间木屋被冲入矿底,遭活埋者多达19人,包括2名小童、6名木屋居民及11名矿工。

1984年8月8日

下午5时20分蒲种路12英哩一座矿场的铁船突然翻覆,造成7人惨死,成为大马矿业史上铁船悲剧的第一宗。

【延伸阅读】

老蒲种.用血汗换繁荣(中)

蒲种湖泊“鳄”名远播(下)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