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非昔比】蕉赖.老街场热闹兴旺(上)

2013-10-01 17:02

【今非昔比】蕉赖.老街场热闹兴旺(上)

开埠百年的蕉赖昔日是木屋区、烂芭场、锡矿湖和胶园,自60年代在政府和私人机构开拓与发展下,如飞上枝头的麻雀,变成了凤凰,从荒芜到繁荣,大放异彩。

广告

吉隆坡吋地如金,与吉隆坡市中心毗邻的蕉赖从地方政府组屋和花园住宅区的重地,蜕变成今日的繁荣城镇。

聊起蕉赖,就得从蕉赖老街场(Pudu Ulu)说起……蕉赖老街场百多年来,见证了蕉赖地区从荒芜成为首都数一数二的花园住宅区。

住处多为非法木屋

百年前,蕉赖是个偏僻的地方,南来的华裔都集中在吉隆坡市中心、茨厂街、敦李孝式路(谐街)等。对于当时的吉隆坡人而言,在交通发达的情况下,必须以马车或脚车代步,蕉赖就如其名般“ulu”,是个距离十万八千里远的小镇。

当时的蕉赖人烟稀少,属于偏远的山芭区,住处以非法木屋居多,最繁荣热闹的就是现在大家熟悉的—一条街两排店的蕉赖老街场。

马来亚独立前,居民以割胶和淘锡和洗琉琅为生,老街场是唯一贯穿吉隆坡——新加坡的要道。

广告

老街场引领蕉赖发展

我国独立后,吉隆坡城市化的发展,人口逐渐增加,居民开始往南迁移,最靠近他们的地方就是毗邻的蕉赖。

老街场是蕉赖发展的火车头,当时的发展局限在2英里至4英里,随后蕉赖区的屋业发展如雨后春笋般建起,如今已是我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城镇。

日战期间被列黑区

广告

蕉赖老街场在过去百年来都是广东蒋田叶家的天下,从街头到街尾大部份都是姓叶,仅有少数外姓人士,而这些蒋田叶家人都是客家人。

蕉赖老街场在日本战争期间被日军列为黑区,附近芭林的马共份子及部份的居民被驱赶,直到日本败战后居民才可以搬回来。

50年代,英殖民政府避免居民救济马共,把老街场的居民驱赶到增江居住,直到马来亚独立后,居民才能重回这里。

发展列车促使蕉赖摆脱了农村面貌,具有生意头脑的居民就开始了餐饮业、饼家及制作豆腐等日常食品,部份百年老字号“古早味”至今仍深受当地人喜爱。

老街场四周就被数千的木屋区包围,而老街几十年来都非常热闹。随着吉隆坡市政局落实“零木屋”计划后,大部份的木屋区已被铲平,仅剩零星的木屋。大街的大部份店屋也已改为钢骨水泥建筑物,只有数间仍保持原貌的板屋。

繁荣景象不复在

引用唐朝诗人崔护的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来形容现在的蕉赖老街场实为最贴切。

这里的繁荣景象已不复存,唯一剩下的就是老街坊淳朴的人情味。

随着时代变迁,蕉赖老街场就像是个老态龙钟的老人,在年轻时髦高耸如云的高楼大厦和花园住屋中度过晚年。

附近地区的发展如日方中,这个老街场也渐渐被遗忘,年轻的吉隆坡人和蕉赖人绝大部份都不认识这里,对于这里的曾是蕉赖最旺的街场也豪不知情。

祖父从中国南下定居

叶培源与老街场结缘

在蕉赖老街场土生土长的叶培源(84岁)是名退休公务员,祖父在百多年前从中国惠州南来后,就在蕉赖老街场落地生根,其父亲也在老街场出世,至今已是第五代了。

他在5岁那年进入老街场的私塾南强念了3年后就转到美以美男中就读,惟当时遇到了二战时期就休学,直到二战后又再度重返校园。

在那个教育不算普遍的年代,公务员的父亲坚持孩子必须接受正统学校教育,他有了读书识字的机会,日子也过得比其他人好。为此,他也被视为蕉赖老街场的“村长”。

这里也曾有辉煌的时期,当年的老街场是名副其实的“马车路”,所有从吉隆坡往南如新加坡的马车都必须经过这里,以致老街场非常热闹兴旺。

居民也开始在这一条街道两排有三十多间商店前开档做生意,一片人山人海热闹的情景,所以被称为“老街场”。

随着政府开辟蕉赖路取代老街场后,老街场昔日热闹不复,当地两排店的业者与居民依然对这条充满历史与回忆的百年老街不离不弃。

“这里是我们的祖宅,地理位置适中与交通方便,我们都称蕉赖路为新路,而老街坊们的感情非常要好,大家如一家人般和睦共处。”

这个曾被视为“闹市没落的老街场”并没为此受打击,而是延续老一辈的坚韧不拔的精神,屹立不倒,老字号餐馆与饼家吸引了无数的老饕前往。

谢寿(64岁,义山管理员).废矿场填土建组屋

“从安葬在义山的墓碑看来,蕉赖已有逾百年的历史,而我祖父在自中国南来后,我们家里世代都在这里居住,而百岁的父亲在近年才刚去世。

旧时的蕉赖老街场非常旺,除了老街是主要道路,义山前衔接至第一花园的道路也是当时部份老街之一。随着政府拉直老街后,把义山附近的废矿场填土兴建蕉赖青年合作社花园组屋后,义山就被隔在内,许多人都不知道这里有个百年义山,更不知道附近曾有是大矿场。”

三山国王庙

庙龄:约124年

据说是一名河婆人带着“三山国王”神像离乡背井,吉隆坡市中心走到当时仍是大芭林的蕉赖老街场,累了放在大树下歇息,当他打算离开,把神像背在肩膀继续往前走时,神像突然变得很重,最后供奉在该地。

三山国王庙据说是源自河婆埠潮州府,在中国民初时代,随着河婆人移居到海外去,而把对三山国王的信仰也移至东南亚,所以如今在东南亚各地,都可发现三山国王庙的存在。


蕉赖地名的由来

版本1:

蕉赖一名取自国语“Teras”最初发现蕉赖村时,有一木沉于河中,故取地名为“Teras”,河名为“Sungai Teras”后来变成Cheras。

版本2:

蕉赖源国语“Beras”,米粮,因华语语音之误,变成了Cheras。

版本3:

源自一名马来武师Tok Perimbun。此人武功高强,疾步如飞,每当急行,其裤便会发出cheroh cheras的摩擦声,故而得名。

版本4:

中文蕉赖之名,显是客家人对Cheras的谐音,最先到达此地的是客家先民,因此被译为“赖”。

版本5:

语音学家说法是,乡土马来人遇到以“s”字结尾的字,都会把“s”音读为“i”音,Cheras的马来乡土读法是“Cherai”,就被华人译为“蕉赖”,而且最初音译地名的人还可能是广东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