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皆睡我上班(一)·铁路技工,午夜才开工

2017-05-05 06:30

众人皆睡我上班(一)·铁路技工,午夜才开工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这句老祖宗的老话听来是如此理所当然,但在一座现代大城市里,却有一群人的生活是相对的——大地苏醒之际,是他们的入眠之时。
马来西亚快捷通轨道的历史有20年,而佐哈的铁路维护工作也已经做了17年,而他服务的安邦线更是大马第一条轻轨铁路,可说是开荒牛。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这句老祖宗的老话听来是如此理所当然,但在一座现代大城市里,却有一群人的生活是相对的——大地苏醒之际,是他们的入眠之时。

广告

正当我们大多已经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时候,吉隆坡的三更半夜,大地依然灯火通红。

除了夜生活以及夜生活工作者,还有另外一群人在马路上、铁道上、工地里、工厂里,抑或是医院里,为生活也为了你和我而劳动着。

深夜11点,佐哈的一天才刚开始!

随着一阵嘈杂,最后一趟火车关上门,人群逐渐散去之后,除了稀稀落落坐在一角的清洁工人、车站维修工人,轻快铁站总算恢复它一天难得的清净。

深夜11点,我与摄影师Frank来到轻快铁安邦线(Ampang Line)的终点站安邦站,等待佐哈来接引我们走入Rapid铁路公司的铁道养护队厂房。那是普通人进不去,也看不到的铁道工人风景线。

佐哈(Johar bin Saleh)本身是技工,也是铁道养护队协调员。他的工作主要就是给当晚工作的技工分配任务。

广告

佐哈说,轨道工作分为白天和晚上。白天的工作是轨道检阅,技工必须沿着铁道边沿走,通过火车经过铁轨所发出的声音以及眼睛的观察来断定铁轨的状况。“白天是不能修理铁轨的,因为火车开跑中,且电源开着。”

晚间的工作分为两种,一种是预防性维修,一种是修复性维修。前者是定期的修护工作,后者又称事后维修,只有故障才维修。

而我们跟随的铁道养护队,任务是更换铁道上的底盘(base plate),这也是预防性维修工作的一种。

在深夜里值班的守更。
工作开始前,技工喝咖啡醒神闲聊。
与佐哈同一时期进铁道公司工作的伙伴。

不爱即无法坚持下去

广告

铁道养护队厂房是一个大仓库,地面上一条条的轨道,上面停放着各种铁道养路机械。

身形庞大且历史悠久的砸道机、附吊杆的轨道车(unimog)、多功能车等。佐哈笑说,那一架从美国进口的HARSCO砸道机,在他加入铁道维修工作之前早已存在了。

身高6尺的佐哈,17年前正式加入铁道养护队。在之前,他是在一家油棕加工厂做净水处理工作。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工作,其实都不是他的专业。

他毕业自玛拉工艺学院(IKM),后来又在WIT学院读机械工程系。“我在玛拉工艺学院学习的是液压和气动(Hydraulic and Pneumatic),可是毕业出来的时候,80年代的巴士窗口还是用手往上推的,气液压巴士?什么来的?”

那个年代没有选择工作的权利,佐哈只能边做边学。他在污水净化、水管工做了五六年,后来受不了常要出坡,于是趁铁道公司聘请技工的时候赶紧申请加入。

当时,他对铁轨修护的知识等于零,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一切必须从头学起。不过对一名学机械的人来说,只要运用螺丝起子、扳手的话,所有工作都是一样的。

“只要你有心工作,这些都不成问题。”他笑言,自己是在熟悉之后才感兴趣的,正如马来谚语:Tak kenal maka tak cinta,“你要学习,才会喜欢上一样东西;如果没办法喜欢,这份工作将很难坚持下去。”

夜光下的劳力背影

这份工作不只是日夜颠倒,而且做的都是劳力工。

佐哈分配工作之后,技工把一片片底盘搬上轨道车,准备到指定的铁轨进行修护工作。

我尝试举起底盘,发现它比我想像中更沉重,用上两只手才成功托起。

一片底盘重11公斤,他说。底盘,是用来锁住铁轨,将之稳固在地上。在轨道上,7公尺的铁轨基座(plinth)就有10个底盘,每一次更换,都要借着机械把底盘上的大螺丝打开,把铁轨撑起来,由多个技工迅速取出旧底盘,并换上新的底盘。

火车长年累月行走在铁轨上,这些底盘难免会损坏,因此必须定时更换。可是,更换的工作并不容易,一个晚上最快也只能换4条铁轨基座上的底盘。

一眼望去,从安邦站到最后一站冼都东站一共是15公里,在月光下不停更换底盘的工作,究竟何时才能完成呢?

除了更换底盘,轨道技工的工作范围还包括检测轨道上的螺丝是否松弛,用砸道机将石碴排与挤入轨枕底下使轨组稳固,以矫正以上各种轨道偏差数值,使轨道路线平顺等;或更换损坏的铁轨,一支铁轨共18公尺,1公尺铁轨重达60公斤,因此一支铁轨等于是1080公斤。

另外,技工也要坐上检阅火车,确保清晨第一趟出发的火车安全行驶在轨道上。一旦发现有问题,就要马上禁止火车出发载客。

轻快铁、火车维持着吉隆坡城市作息的脉搏与生命,如果火车开不了,将会有上千万人受影响。佐哈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因此责任十分重大。

轻快铁不是载货的火车,而是载人——关乎人命,所以马虎不得。“我们的工作,即使进行了一半下大雨,我们也必须把它完成。我们的工作不能延至明日才完成,必须在第一趟火车开跑之前,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将它完成。”

无论如何,火车及车厢并非佐哈以及铁道养护队所负责的范围,他们的工作是确保轨道的安全及正常操作。

用机械把底盘上的大螺丝扭开、铁轨撑起来之后,技工迅速取出旧底盘,再换上新的底盘。
技工乘搭轨道车(track vehicle)前往工作地点,即需要修复的指定铁道。

佐哈每天晚上的工作:

11PM●抵达安邦站铁道养护队厂房。

11.30PM●做简报,分配工作,分配轨道车(track vehicle)。工作分配完毕,各组技工准备维修工具及材料,装备自己。

12PM●全体出发,乘搭轨道车前往指定的站工作

4AM●电源开通,第一趟火车出发,所有技工必须停下手上的工作回到厂房。

火车安全开出去,是我最大的满足

尽管轮班工作制下的作息时间有别于一般人,和太太孩子的休息时间是相反的,佐哈却从来没有忽略陪伴孩子。在孩子很小的时候,他就习惯每周抽空一天,带家人出游,逛街、看电影,带他们想去的地方。

当中也带孩子坐火车、轻快铁,和他们分享自己的工作。

还记得他刚在火车站工作的时候,尚幼的二儿子问他,车子要回头可以U转,那么火车该怎么回头呢?孩子的童言童语,让这个铁汉柔情的父亲记至现在。

如今,二儿子长大后,修读了健康、安全和环境管理课程。他的大儿子就读软件工程,三儿子是电脑工程,新一代有选择工作的权利,尽管都有个“工程师”的字眼,不过都选择坐在电脑前。

这个52岁的父亲不晓得孩子们未来的工作是什么,会不会比他的工作轻松,但是从他炙热的眼神里,我知道他确确实实热爱自己的行业。

“我最大的满足感,就是看着清晨第一趟火车顺利出发,安全的承载乘客到他们要去的地方。”

一直表现得很酷的佐哈,脸上终于露出一道浅浅的笑。

佐哈做简报时神情严肃,在他看来,铁道修护工作关系性命,因此马虎不得。
铁道养护队厂房停放了各种铁道养路机械,比如左边的砸道机、轨道车、多功能车等。

 

更多内容,请点击:

【众人皆睡我上班(一)·铁路技工,午夜才开工】

【众人皆睡我上班(二)·夜班急诊室·随时On Call抢救生命】

【众人皆睡我上班(三)·流水线上劳动的身影】

【众人皆睡我上班(四)·捷运站工地·夜里依然热闹】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