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福 ‧ 为蛇平反——蛇虽不讨好, 但它很重要

2018-08-14 12:02

陈子福 ‧ 为蛇平反——蛇虽不讨好, 但它很重要

对于蛇,我们一直以来都存有太多错误观念和迷思,也总认为蛇不是甚么好东西。但是你可知道,蛇不但对维护生态平衡起着重要作用,而且蛇毒其实也有珍贵的医学价值,例如可制成抗高血压的药物?
陈子福专门研究蛇毒,研究范围包括蛇的物种辨识、国内外蛇毒成分的差异、蛇毒基因、蛇毒蛋白的毒理作用及抗原反应等。

蛇怕硫磺?其实不。

广告

颜色越鲜艳的蛇,毒性就越强?不见得。

对于蛇,我们一直以来都存有太多错误观念和迷思,也总认为蛇不是甚么好东西。但是你可知道,蛇不但对维护生态平衡起着重要作用,而且蛇毒其实也有珍贵的医学价值,例如可制成抗高血压的药物?

今日登场的两个人物,刚好都是马大高级讲师。陈子福是蛇毒专家,像他这样专门研究蛇毒的本地学者,目前恐怕只有个位数。另一位刁荣华,他是两栖爬虫爱好者,出版的蛇类图鉴是全国各大医院的重要参考书籍,帮助医护人员辨别伤者是被哪一种蛇咬伤。

今天的【新教育】,且由他们俩为蛇作平反,希望更多人懂得欣赏这种外形不讨好,对生态却又极其重要的爬行动物。

陈 子 福—— 发 掘 毒 蛇 奥 秘

大部份人对蛇总是既害怕又厌恶,像“蛇眉鼠眼”、“蛇蝎心肠”、“蛇鼠一窝”……几乎都是带有贬义。

广告

看见蛇,我们的一般反应会是退避三舍,但是陈子福不一样,他面对毒蛇可以面不改色,因为他目前在马来亚大学(UM)所做的研究,正是专门研究蛇毒。

马大医学院里有个毒物研究实验室(Vetox Lab),跟印象中的医学实验室很不一样。原以为这里会有一些关在笼子里等待做实验的爬虫类动物,或至少会有很多装着动物标本的瓶瓶罐罐搁在一旁,但是进去后看见的并不是这般场景,就连福马林的气味都没有。

尽管如此,实验室里头还是有很多仪器,由马大药理系高级讲师陈子福领导的毒物研究团队,正在埋首于各种科研工作,以研究蛇毒为主。目前在本地,像陈子福这样专门研究蛇毒的学者,恐怕只有个位数。

马大毒物研究实验室里,研究生正在解读蛇毒对不同器官组织所产生的药理作用。(照片来源:陈子福)

早年,陈子福就读马大医学系,有一段时间曾经在国大医院习医。后来因为得到奖学金,他重返马大唸博士,从此开始了药理学和毒理学的研究,尔后继续走在学术这条路上。

广告

芸芸毒物中选择蛇毒作为研究对象,他说一半是兴趣,一半是机缘巧合。他的老师陈教授,同样也是研究蛇毒研究了三四十年;陈子福深深觉得:“越做下去,你会发现有很多关于毒蛇的奥秘还有待发掘。”

说蛇的分类学就好了,他表示,蛇的物种分类不断在改写和扩充,譬如眼镜蛇,以前的人把所有近似的物种归类为一种眼镜蛇,但是约20年前因为有了DNA鉴定技术,眼镜蛇开始分门别类,目前非洲和亚洲的眼镜蛇就大概可分为至少二十多种。

虽然人类对蛇有越来越细微的认识,然而在许多热带和亚热带国家,被蛇咬伤仍然是一个被忽视的公共卫生问题,每年全世界有多达500万人被蛇咬伤,世界卫生组织因此将“蛇咬伤”列为被忽视的热带病。

研究蛇毒不仅仅是研究被蛇咬伤后的治疗方法,陈子福的研究范围包括蛇的物种辨识、国内外蛇毒成份的差异、蛇毒基因、蛇毒蛋白的毒理作用及抗原反应等。研究成果不但可用于扩大抗蛇毒血清的疗效,也可用于其他的药物开发。

很多人也许不知道,蛇毒虽毒,但蛇毒其实也有珍贵的医学价值。他举例:“降血压药卡托普利(Captopril)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上个世纪,专家从巴西蝮蛇的蛇毒中分离出一些可以使血管放松的蛋白质,从中研发出卡托普利。这种药物可用来控制高血压和充血性心衰竭,至今仍然是降血压的第一线药物。

除了抗高血压之外,陈子福表示,蛇毒经过提炼和改造后也具有抗血液凝固、抗癌等效用。总之,蛇毒虽然令人闻风丧胆,但蛇毒因为含有许多活性蛋白,只要经过研究和适度提炼,说不定能变成造福人类的药物。

研究蛇毒首先必须采集蛇毒,图为毒蛇从毒腺分泌毒液。(照片来源:陈子福)
陈子福亲手采集蛇毒。(照片来源:陈子福)

 

不 要 做 出 挑 衅 的 动 作,自 我 保 护 是 蛇 的 天 性

采集蛇毒,是研究蛇毒的第一步骤。很多时候,陈子福都是自己采毒,即便是海蛇这种含有剧毒的蛇,他都亲力亲为。

胆大心细的他曾经远赴国外如斯里兰卡好几次,观察当地人如何采集蛇毒,回国后自己再改良技术,应用在蛇毒研究上。

问他研究蛇毒这份工作会不会很危险,他微笑说“还好”,这是因为蛇毒是毒蛇从毒腺中分泌出来的液体,一般上人类是在被咬伤后,蛇毒才会注入伤者的体内,所以只要做好防护措施不要被蛇咬伤,就不容易中毒。

此外,他的实验室没有养蛇,不必防备毒蛇出没,而且从外头采集回来的蛇毒,也都会经过真空冻结干燥成粉末,小心处理即可。这解释了为甚么研究室里头不见蛇影,也不见研究员们穿上全身的防护衣。

他曾经想过在校园内开辟养蛇场以做蛇毒多样性的研究,但必须考虑许多因素,例如必须顾及校园的环境还有附近的住宅区。基于现实考量,养蛇计划一直没有实现。

除了跟毒物学者合作之外,他也跟国内外的两栖爬虫类专家合作,由他们提供区域性蛇毒样本作研究的用途。目前,马大毒物研究实验室总共有十多名成员,其中大部份是在籍研究生,也有外国学生申请到此进行短期进修。

毒物研究实验室除了做研究之外,陈子福说,研究团队也经常透过宣导活动,让民众认识蛇的品种、蛇毒的应用范围,以及被蛇咬伤后的正确处理方式。

“很多人以为蛇毒都一样,其实不同的蛇有不同的蛇毒。很多人也以为血清就像Panadol,发烧头痛都可以医治,或是像抗生素那样可以杀很多种病菌。但抗蛇毒血清其实并不是这样。”

他说,不同品种的蛇,甚至不同区域的同一种蛇,其毒性都可能有所差别,所引致的临床毒性反应及对血清的医疗反应也可能不同。若要有效治疗,我们首先必须对蛇的品种有一定的认识,才有办法对症下药。

无论如何,不是所有蛇都有毒,但即使是无毒蛇,他提醒大家不要掉以轻心,更不应该做出挑衅的动作。“这是因为自我保护是蛇的天性,如果受到威胁,它们还是会咬人。”

正常情况下,大家少惹毒蛇为妙,因为如果被毒蛇咬伤,重则可能需要截肢,甚至可以致死。但尽管毒蛇不好惹,他表示人类不能把蛇赶尽杀绝,因为蛇的存在对维护自然生态平衡有着一定的重要性,人类不应该剥夺它们的生存空间。

关 于 蛇 的 常 识 问 题

 

▲蓝长腺珊瑚蛇 。(照片来源:陈子福)

问:蛇怕硫磺?

答:不,已经有人做过实验,即使洒了硫磺,蛇还是照样匍匐前进,所以所谓蛇怕硫磺,基本上是一个迷思。(那么去野外露营怎么办?)如果去露营,首先要找一个安全的露营区,确保那里没有毒蛇出没。另外,最好选择可以密封的帐篷,还有用渔网把在营区的四周围起来,蛇一旦闯入会被渔网卡住。

问:颜色越鲜艳的蛇,毒性就越强烈?

答:不见得,因为像海蛇,虽然它颜色暗淡,但是毒素如果以单位来计算,海蛇的毒性肯定名列前茅。反观珊瑚蛇虽然颜色很亮丽,但是如果论毒性,珊瑚蛇还是不比海蛇毒。(备注:珊瑚蛇是陆蛇)

问:“害羞”的蛇没有攻击性?

答:很多环蛇和海蛇普遍都很“害羞”,通常只有在被攻击的时候才会反击。然而,环蛇和海蛇却是含有剧毒的蛇。

问:小毒蛇不足为惧?

答:千万别这么想,因为小蛇的毒性堪比大蛇。

▲海蛇。(照片来源:陈子福)

问:打蛇打七寸?

答:每当被问到这问题,陈子福反而想问:“请问蛇的七寸是指哪个部位?”试问一条半米长的蛇,跟一条3米长的蛇,它们的七寸部位肯定有别。“也许这个道理只适用于特定蛇种。”(备注:蛇的七寸普遍上是指蛇的心脏或脊椎骨脆弱的部位。)

问:抗蛇毒血清是如何制成的?

答:抗蛇毒血清制作不容易,这方面马儿可说是劳苦功高,因为活马会被注入少量的蛇毒,直到马的血液产生抗体,再抽出血液加工制成血清。过程中,马儿需忍受蛇毒发作还有抽血所可能带来的痛苦。

抗蛇毒血清一般上都不便宜,而且蛇种越是稀有,要找到相应的血清就越是不容易。陈子福记得多年前有一宗发生在雪隆地区的个案,有个人被自己养的南美洲响尾蛇咬伤,当时情况相当棘手,因为本地找不到相应的抗蛇毒血清。事情拖了一天之后,得知新加坡动物园有相关血清,于是马来西亚这边赶紧派直升机到新加坡把血清带过来。这救援过程耗费多少人力暂且不说,单单血清的费用就已经花去大约3万令吉,为的是救一个被自己养的蛇咬伤的人。

目前,马来西亚没有生产抗蛇毒血清。本地医院所采用的血清是由泰国进口。泰国的毒蛇种类和马来西亚相近,经Vetox团队研究证实,泰国血清对马来西亚蛇毒具有显著的交叉中和作用。

 

相关专题

陈子福 ‧ 为蛇平反——蛇虽不讨好, 但它很重要

刁荣华爱好,发展成救命好帮手—— 蛇类图鉴成医院重要参考书籍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