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振威·给你一个F,邦莫达

2018-08-14 10:17

黄振威·给你一个F,邦莫达

邦莫达当时正要在巫统万茂国会议员凯里辩论销售税法案二读时打岔,公正党婆罗州高原区国会议员威利莫因却突然讥讽邦莫达可能是去赌场,顿时挑起邦莫达的怒火。

巫统京那巴当岸区国会议员拿督邦莫达在国会的滑稽行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很熟悉。

广告

他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并通过其怪异行为获得媒体和议员的关注。

国会议员理应互相称呼对方为“尊敬的”或者YB,但此称呼是否适合邦莫达,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毕竟,他以粗鲁,低俗和不敏感的言论而闻名。

然而,当邦莫达上周对一名国会议员大喊“F***you”时,显然已越过了底线。

邦莫达当时正要在巫统万茂国会议员凯里辩论销售税法案二读时打岔,公正党婆罗州高原区国会议员威利莫因却突然讥讽邦莫达可能是去赌场,顿时挑起邦莫达的怒火。

此前网路曾流传系列照片,显示一个貌似邦莫达的人出现在赌场。

广告

邦莫达先是怒骂威利莫因“无礼,没教养,流氓”,指后者没资格留在议会厅内。

他随后又说:“你要什么?是否要打架?F***you!”

由于麦克风仍然开着,邦莫达的话语清晰可闻,正如预期那样,他爆粗口的视频很快在社交媒体广传。

邦莫达在国会引发争议的言论,又达到了一个新“低点”。

广告

去年,他针对女穆斯林头巾课题辩论时提到:“如果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即使穿戴头巾,她仍然会很漂亮;如果她不漂亮,即使是赤裸身体,谁会想要她呢?”

2011年,他说“女性司机驾驶缓慢而且疏忽”;2007年他讥讽华都牙也区国会议员冯宝君“每月都会漏一次”,拿女性的经期开玩笑。

2008年,邦莫达在国会下议院会议直播的问答环节时,疑做出一个不雅手势;尽管当时摄像机没有拍到邦莫达的举动,但邦莫达却承认做了这个动作,并坚持认为有关手势“不是那个的意思”,不应该被诠释为粗俗。

同年,邦莫达明知行动党资深领袖卡巴星瘫痪了,仍要求卡巴星站起来以示对国会的尊重,被批评为侮辱残疾人士。

当德国在2014年赢得世界杯时,他发推文说:“希特勒永存”,让许多人感到不安。

邦莫达类似行为肯定会不断持续,因为他只需收回争议性的言论,道歉后又继续前进。这就是国会议员的特权。

邦莫达还有很好的伙伴。

巫统立卑区国会议员拿督阿都拉曼,据称也在上周国会内爆出“P****ak”的粗口。

阿都拉曼试图解释,他是为了教训行动党日落洞国会议员雷尔在议会厅使用“老爸的头”(Kepalabapak)的粗俗字眼。

不过作为一名执业律师的雷尔,也许想在议会厅向马来西亚人民展现他的辩论技巧;倘若他继续表现傲慢,无视要求他改善和自我克制的声音,他就有可能走向没落。

当威利莫因通过推特接受邦莫达因发出的一对一单挑时,又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呢?

也许威利莫因对于邦莫达声称“看过威利莫因和妓女喝酒”的言论感到愤怒;但事实上,邦莫达并不值得回应,因为这些被污染的政治家会继续待在国会走廊,把自己当作正义和有原则的人物。

我们甚至也不需对巴西沙叻国会议员拿督斯里达祖丁,指行动党企图将大马基督化的想像力丰富和挑衅性言论感到在意。

他的仇恨言论充满煽动性,并且曾经影射男性生殖器来侮辱郭素沁——指“唯一有“Kok”的议员在士布爹。”

这个国家应该建立一种新的政治文化,让辩论可以用更加成熟和文明的方式进行。

可悲的是,我们还没有看到这样的情况;相反的,我们仍然被一群无礼的国会议员冒犯,这些国会议员无法有尊严地行事,或者有智慧和礼貌地辩论。

类似邦莫达的国会议员依旧按照他们的意愿行事,因为议会中没有任何规则来限制那些不断分散注意力、破坏程序,并在过程中羞辱众议院的立法者。

因此,如果要评价邦莫达和其他糟糕议员的表现,我们只能给他们一个F。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