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威·科菲安南与联合国的局限性

2018-08-21 12:10

张家威·科菲安南与联合国的局限性

我对这名伟大外交家的最为深刻印象有两个: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MDG)之父和致力推动联合国改革。

诺贝尔和平奖得奖者,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8月18日这天撒手人间,终年80岁。

广告

一般人对他的认识除了是首位非裔联合国秘书长,还有他的名字发音与“咖啡”(Kofi Annan)相近,故此有者干脆以咖啡安南称之。而当年刚刚进入国际研究系的我就是其中一人。

安南的秘书长生涯极为艰难。在他任职期间(1997年至2006年),除了发生97年金融风暴之外,从2001年的911事件到2003年的美伊战争,国际政治格局也异常动荡。

我对这名伟大外交家的最为深刻印象有两个: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MDG)之父和致力推动联合国改革。前者主旨为消灭贫困,饥荒与儿童夭折等问题,是第三世界国家的福音;后者是对联合国旗下机构,特别是安理会进行改革。两者相较之下,后者难度远超前者,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一般人认为,联合国秘书长是国际首席外交官,职权为联合国之首,然而联合国的实权在于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即美英法中俄五国。

再来,联合国只是一个国际社会在二战后为建立一个能集体维护和平和安全的国际组织。在现实政治中,国家才是实权玩家,国际组织顶多只能“约束”国家的行为,但不能起到实际效果,2001年美国入侵阿富汗就是最佳实例。

安南在自己的著作《斡旋:战争与和平的一生》中提到,推动安理会改革刻不容缓,因为安理会在当前呈现的是上世纪90年代的地缘政治结构。除了认为常任理事国应下放权力之外,他也反问,像印度这样十几亿人口的国家在安理会居然没有票数及席位,而拉美和非洲大陆也没有代表。

广告

2001年,安南在第一个联合国秘书长任期内,获颁诺贝尔和平奖,以表扬他革新这个国际组织的努力。讽刺的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联盟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为安南的第二个任期蒙上阴影。他在书中表态,反对联军有“合法理由”

入侵伊拉克,批评美国的行为违反“联合国宪章”,却也对美国的蛮横无可奈何。

有趣的是,他在书中写道,秘书长一词的英文首字母缩写为“秘书长”,简称“SG”。不过在联合国总部,人人都知道,这两个字母的意思是替罪羔羊(scapegoat),秘书长仅有“话语”权,并无实权。

权力一直是国际政治“核心中的核心”,永远是国际政治中长久存在的硬道理。在关键时刻,硬实力才是王道,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仅仅是外交工具。那么是否意味着外交人员只是有名无实的地位?其实也不然,至少在和平时期外交仍起到关键作用。

广告

特朗普的横空出世引领全球民族主义和单边主义势头,对类似联合国这样的国际组织造成空前威胁。只要像特朗普的大国领导者尚在位,即使联合国再出现几名像安南般出色的领袖,联合国改革的夙愿依然遥遥无期。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