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钦亮‧敦马可以解除的困境

2018-09-02 10:18

郑钦亮‧敦马可以解除的困境

如果真把改朝换代当作是新大马的重生,要塑造一个比61年前独立1.0更公正和更团结的马来西亚,就不适合再强调非土著霸占城市,土地和产业论,尤其像这种“久而久之,城市由单一种族所拥有,我们只好住在郊外”的口气,听起来像是对非土著的恭维,也何尝不是提醒土著对非土著的戒心?

我们是迎来了新大马,但是掌舵的还是旧老马,很难改变。一些人这么说。

广告

我们是变了天,但新瓶装的是旧酒,换的只是酒瓶包装,一百多万名公务员还是以前那些人,能变到哪里去?也有一些人这么说。

所以宣言“宣而不成”,承诺“承而不诺”,不能全怪希盟那些部门新贵,而是有不少老官员在挡路。

再说,100天就要看新政成绩毕竟太苛求,再给1000个日子看看吧,反正他们的期限是1800个日子。

不如把敦马在国庆日说的“独立2.0”,诠释为现在是第二个“建国之初”,万象更新,百废待兴的时候,才能吻合新政府需要用更多的时间来清理,改变和推动国家的理由。

也可以带着国庆的心情度过509之后的每一天,只不过20180831才是真正的独立2.0国庆日,这一个百年一遇的变天奇迹,绝对配得上最隆重和最振奋的庆祝方式。

只不过,独立2.0的第一天行动,怎么还是一大堆旧东西。

广告

901举办的土著及国家未来大会我们是没理由也没条件反对,但既然是关乎“国家未来”,它的内容当然得关注。

如果真把改朝换代当作是新大马的重生,要塑造一个比61年前独立1.0更公正和更团结的马来西亚,就不适合再强调非土著霸占城市,土地和产业论,尤其像这种“久而久之,城市由单一种族所拥有,我们只好住在郊外”的口气,听起来像是对非土著的恭维,也何尝不是提醒土著对非土著的戒心?

敦马对一些进度缓慢的土著恨“铁不成钢”的苦心,本就是他的招牌,“马来人的困境”一书面市数十年,事实是至今马来人和非马来人在同一个国家仍然面对困境。

在敦马重新得到改变一个国家的权力的时候,他要面对的,已经是“马来西亚的困境”,他要处理的,是全民的国家的未来。

广告

而他,已经93岁。

很明显的,时间已不在敦马这儿,但是马来西亚独立2.0的机会,我们的未来,却都在敦马那儿。

但敦马的睿智还在。总觉得,在这个敦马和马来西亚的百年机遇,敦马应该理解昨天本版作者吴慧苑哲学博士在读生说的:“当执政者高举民族主义旗帜,把本来属于同一个共同体的公民按照地域,性别,族群等不相关因素分化,对其中一部分人赋予特权,对其余人施加负担和不便,让他们的子女无法在一个相对公平竞争的环境里受高等教育,把他们的自然资源挖走或占据而不按市场公平价格给予补偿,强迫他们在自己的土地上受欺压并剥夺其自由发展的机会......其实这些举动是在削弱这个国家,因为歧视者和被歧视者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事实上,歧视是分裂国家的元凶,因为它人为制造受益者和受害者之间的利益冲突和内斗,让他们相互敌视,仇恨,提防,把原本统一在法律平等之下的共同体分裂成一个个特殊利益堡垒,各自为战,相互倾轧”

只要特权条约还在,不平等,提防心和利益冲突等等就一定还在,敦马如果在此生把握住良机和大胆打开土著枷锁,或许正是解除国人困境之道。印尼在2006年,正式取消了土著和非土著条文,然后国家稳建发展,这些是大马土著都知道的事。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