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天心 ‧ 寻猫记

2018-12-20 10:19

孙天心 ‧ 寻猫记

她自愿喂养那些猫儿,有时也会拣了被弃的母猫拿去阉割了,以免再生繁衍。但是这样的爱心也一样会招人谩骂,有些居民认为她的做法会造成野猫泛滥。而她,凭着自己不懈的信念,坚持继续自己的做法。

女儿的爱猫不见了。

广告

就像过去的每个星期天早晨一样,橘猫儿吃了早饭,就摆动着圆鼓鼓的肚子,慢姿态地走出门口,找个有阳光的空地,懒洋洋地趴在地上晒太阳。

猫儿本性喜欢大自然,所以我们总不约束它的动向。它习惯性地一面走路一面嗅嗅路边花草,有时纵身一跃到隔壁家的围墙上,享受居高临下的滋味,半眯着眼一副似睡非睡的神态。

但是那天橘猫儿出了门,却直到晚上都没回家。女儿急坏了,频频向着门口张望并大声唤着猫儿。在融融夜色下,焦躁的呼喊像坠入无底深渊内,没有半点回应。

女儿隔天就把猫儿的相片、走失的日期与细节都发布到爱猫的相关网站,希望可以得到一鳞半爪的回音。附近的居民看到了网页,私下相互转载与谈论,也有些把讯息传达到女儿的WhatsApp里,描述起最后看见橘猫的情景,但都没有确切的指引。

在女儿的催促下,隔天我和女儿便开始了寻猫行动。连续一整个星期,我在下班后都急忙在第一时间赶回家,和女儿在暮色下四处搜罗。

女儿沿街走着,一路不停息的呼叫着橘猫的名字Adam。她的呼声有时惊动了别人家的狗只,引起一阵狂吠骚动,导致邻里街坊探头探脑的循声查看。而女儿依然毫无顾忌的扬声呼唤,丝毫不介意旁人的目光,一颗心只系在失猫的身上。

广告

只有尴尬的老妈子,缩头缩脑的尾随着,恨不得有张蒙面布罩在脸上。

我们就这样每天花费了很长的时间搜寻着,算是概括了所有可能的范围。据说猫儿的活动圈圈是相当狭窄的,在走失的几天里,它们都不会远离自己所规范出来的领域。

我们总是先走对街的后巷,因为有人发过讯息,说看见橘猫从后巷奔窜至内里的小乡村去。

后巷里有一户人家,总是在傍晚时分飘溢着炖汤的香味。这对于刚下班却还没吃晚饭的我,适时引起了辘辘饥肠的回响。这一缕平凡的人间烟火。勾画起了童年的回忆,就像小时候家里晚饭时总是烧滚着的一窝肉汤,历历在目。

广告

另外有一户人家,每回听到女儿呼喊橘猫,便会特地开了后门出来慰问。原来女儿的脸书被这一带的几位居民分传出去,引起了一些爱猫人士广泛的关注。这户女屋主家里养了5只猫和5只狗,同时也固定每晚7时半施食给附近的流浪猫。

正和她说着话的时候,有几只黑色的野猫朝她走过来,她亲昵地叫出每只猫的名字、伸手抚摸它们的头和瘦削的身体,再爱怜地跟它们说着话儿。这些都是弃猫,有些是附近的居民搬了家没带走的,有些是生在街头但因为人们普遍认为黑色是不吉利的,所以无人愿意收养。

她自愿喂养那些猫儿,有时也会拣了被弃的母猫拿去阉割了,以免再生繁衍。但是这样的爱心也一样会招人谩骂,有些居民认为她的做法会造成野猫泛滥。而她,凭着自己不懈的信念,坚持继续自己的做法。

女人很亲切的说会帮我们留意橘猫的踪迹,一有消息就会通知我们。

我们在寻找了好几天还是没成果后,决定从后巷围栏的空隙穿越,深入里面去探索。说真的,我们在这个地区住了12年,倒是从来都没越过这道雷池,一直把它当作是闲人勿进的禁地。

闹 市 中 的 桃 花 源

但是今天我们决定大起胆子带着冒险的心情进去,从两间铁板搭的古旧屋子的间隙,经过小径向内部走。我们如履薄冰般的前进,忐忑着怕不小心进了龙潭虎穴、误踩到地雷什么的。

但是小心翼翼地踮手踮脚走入村庄之后,我们却意外发现眼前豁然开朗,原来里面是别有洞天的。

那是一个原始朴质的乡地,几家简陋的高脚屋挺立着,门前还有着老旧的小房车。没建围篱的前院疏疏落落的种着羊角豆、菜心、番石榴果、杨桃等等,瓜棚上漫漫攀爬着蜷曲的藤曼和丝瓜。煮膳时间随手挽个藤篮到园地间采撷一番,便也是一顿新鲜甜美的有机菜肴了。

屋外弯曲的羊肠小径上,孩子们自在地踏着脚车呼啸风驰而过。路旁绽放着黄色雏菊、淡紫的含羞草花,以及从枝头倒坠的钟型红花。暮色四拢中,这俨然是闹市中一片遗世独立的桃花源记。

我有些惊叹,原来这些年我们虽然生活在这,却错失了许多美好的风光。这次因为寻猫的关系,我们这户自扫门前雪的城市人,才算踏出了自家,去到户外感受外间的人情世故和大自然景色,而开阔了对这一区域的视野。

猫还是没找到,但是在淡淡的忧伤中,我们却突然有了另外一种新的认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