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变性名模除偏见

2009-04-13 11:42

日本:变性名模除偏见

(日本)椿姬彩菜(Ayana Tsubaki)是日本近年备受瞩目的名模;既拍广告,又上电视,人气爆灯。但她却毫不讳言,今天能以自信女性姿态示人之前,原来有过不惜充当夜总会公关筹钱变性的昨日。本是男儿身的她下周三(4月22日)将访台湾,宣传其中文版自传《我是男校毕业的女生》,希望藉个人的心路历程,打破世人对变性的偏见,让同路人活得更轻松。

广告

椿姬彩菜身高165公分,长发飘逸,身材婀娜,眉清目秀,下巴尖尖,声线轻柔,无人会猜到她本是男儿身,还是家中长子。有人说她是“日版河莉秀”,既演出综艺节目,又做杂志模特儿,担任化妆品形象大使,翻译法文绘本,协助作曲,参与糖果商品开发等,简直多才多艺。

她去年出版在日本大卖10万本的自传《我是男校毕业的女生》,道尽了“男儿身、女儿心”的苦处,与家人决裂、社会偏见等带来的伤痛。她在书中写道“出生时是男孩,在严格又传统的家族中,背负着众人对长男的期望”,从小学到高中都就读私立男校。可是自有意识以来,她从不认为自己是男生,年幼时只渴望当“美少女战士”,想穿妹妹的和服,喜欢玩家家酒,爱红色书包,这一切“没有人教我这样做,我只是顺从自己的感觉”。

遭母嫌弃.当公关筹钱做手术

“他”在校时怕上游泳课,怕在“臭男生”面前换衣服,也从不在学校男厕站着小便。当青春期到来,“他”更讨厌开始发育的阴茎,认为那是紧紧黏在身上的恶心“尾巴”。于是“他”开始违反校规留长头发,偷偷拿零用钱买化妆品。“我只是个不小心长了‘尾巴’的女生。”

但父母对“他”并不谅解,母亲见到“他”易服便觉恶心。为求变性,“他”在念大二那年决定休学,离家出走,跑到新宿歌舞伎町的变性人俱乐部当“第3性公关”筹钱做变性手术。2006年,“他”在泰国独自承受手术的痛楚与孤独;在这段“变女人”的过程中,既要“冒着冷汗忍痛拚命按摩”手术后隆起的胸部,避免双乳肌肉变硬;又要在去掉“尾巴”后,连续至少6个月训练阴道扩张,即每天要以塑胶棒插入阴道内1小时避免阴道阻塞。

这段变性的痛苦过程,让她深切体会到自己只是“人工制成品”,无法生儿育女,但她成功回国“改名改性”后,实也难掩兴奋。“当我终能改变身份证上的性别时,感觉像是‘天上掉下来的生存希望,让我忍不住而全身颤抖……’。”

广告

虽然性别曾经令彩菜自卑,遭母亲嫌弃,但“他”没有自暴自弃,不畏艰难地努力由“他”变成“她”,积极拥抱人生,在念书之余,还开始模特儿和艺人工作。她说:“被上帝搞错的身体,我可以选择堕落、放弃,但是我并没这么做……因为我知道,有人会因为看了我的改变而对我说:从你身上,我得到了活下去的勇气。那时我将会明白,我也是有贡献、有用处的。现在我很快乐,家人也认同我了。”

歧视处处.坦认变性属异数

当变性人经由手术,把天生的性器官切除,换上异性的性器官后,许多国家在法律上已承认是“真正的”另一个性别。尽管如此,别人还是投下另类目光,有时还被冠上“人妖”等不堪入耳的称谓,令不少变性人不敢说出过去,甚至无法过正常人生活。因此,桩姬菜彩能自信地说“我是变性女人”,实属异数。她在自传后记中道:“年满22岁的我正式回到校园,以真正的女大学生姿态重新出发。对于新交的朋友,我鼓起勇气向他们坦白自己的过往,同时也得到他们的理解。”

“男校出身”成求职障碍

广告

不过她说,有“性别认同障碍”的人即使变性,也有人因为活得太辛苦自杀,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减少偏见及误解。她就因为不能抹煞“男校出身”的履历,受尽白眼。“去面试打工常被刷下来,偏见还是无所不在。有时想到将来,我就会非常不安。假如我的存在能够稍稍改变社会大众的偏见,那么,我的生命就有意义。”

东亚变性女艺人

河莉秀(韩国)

生日:1975年2月17日

1997年到日本接受变性手术,返国后获娱乐公司延揽,拍化妆品广告而知名,红遍韩日中港台。2007年5月结婚。2008年获奖学金与丈夫一起攻读大学企管学系。

张彩媛(韩国)

2004年以男扮女装演出SBS电视台综艺节目《真实游戏》,艳惊四座,后来正式接受变性手术,被称“河莉秀第2”。2008年10月疑因感情问题自缢身亡。

利菁(台湾)

生日:1962年10月25日

出身台湾中部望族,获父亲谅解后20余岁接受变性手术,但一直不敢公开承认。2000年后凭主持购物直销节目走红。2002年和比她年少14岁的男友结婚。2004年始承认变性。(香港明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