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建成.拥抱化工业?

2012-05-17 07:43

植建成.拥抱化工业?

在一个民主国家,选民懂得善用手中的一票。人民除了要清楚候选人的素质之外,他们也会考量这个候选人所属的政党,所代表的政策,这些考量包括了经济、教育、治安、外交、保健,甚至是环保议题。

广告

经济,永远是政治人物最关心的一块,在成熟的民主国家,一个候选人可以从经济指标来评估自己的胜算。在美国就有一个“痛苦指数”,这个指数是“通货膨胀百分比”加上“失业率百分比”,美国的总统如果在痛苦指数起过10时,一般上就是连任无望,就算他在其他的领域表现得再怎么好。

由于经济是如此重要,所以各国领袖都想方设法要把经济搞好,但要搞好经济,谈何容易?想要搞好经济,又和公共政策、教育、基础设施有重大关系,新加坡就是这方面的佼佼者,他们在没有天然资源的支撑下,倚靠培养和吸纳高素质的人力资源,像广东人讲的:“佢地吃脑?!”让国民收入激增,抛离了它的穷邻居,吸引了像李连杰、萨维林等世界公民的加入。

如果没有办法吸引人才,又想要经济增长,其实还有旁门左道,那就是去吸引被人嫌弃的外资。一个低劳动成本的国家,像越南或印尼,可以去招来高劳动密集的产业,像你脚上穿的运动鞋,可能就是来自这两个国家。

要不然就像泰国,泰国的人力成本比越南、印尼高,但劳工技术水平又不差过他们,加上没有什么束手缚脚的国产车政策,于是倾力于技术含量较高的汽车工业,目前泰国已是货真价实的“东南亚汽车中心”,我国的日本车,其实大部份都是泰国代工生产的。

我们的邻国,靠着服务业、制造业、汽车业走出了自己的路,那大马的优势又在哪里呢?在澳洲莱纳斯稀土厂的持续争议的情况下,我国再度宣布了另一项化工厂将在大马设厂,投资额高达近400亿令吉。两项外国巨大的投资,是不是宣告我国即将全面拥抱化工业,成为我国的工业重心?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化工业当然也能贡献GDP,但化工业还有一个常常被人讨论“外部效应”的问题。什么叫做“外部效应”?如果今天是迪士尼乐园要在柔佛建一个乐园,住在附近的人应该都很高兴,因为除了它可以带旺周边的旅游业,你应该也很高兴可以从卧室的窗台,眺望它那美丽的城堡,这是好的“外部效应”。

广告

但如果今天建的是一间化工厂,不是迪士尼乐园,你能看到的就是喷出白烟的烟囱、或是熊熊燃烧的废气,你开始会担心你家附近的蓄水池,是否还能供应清洁的食水,附近的海滩是否还适合游泳,渔民的渔获是否会减少;甚至是500公里外的城市人,也会担心自己是不是吃到了来自这个渔港的海产,这就是“负面的外部效应”。

“负面的外部效应”,有时是很难量化的,也就是难以估计它的总体损失,政府目前最大的困难是,如何解释引进大型化工厂,是一项绝佳的交易吗?那为什么它们所处的国家,拒绝了他们设厂?来届大选,除了民生经济,政府的环保政策,肯定会成为人民考量的议题,尤其是彭亨和柔佛的人民,他们或许可以影响未来政府的绿色政策。不要忘了,我国之前宣布要兴建的核电厂,还没有物色到地点呢。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