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天美.国殇

2014-08-21 10:17

孙天美.国殇

盼了一个多月,MH17的大马罹难者的大体,终于将在本周五抵达家园。

广告

国防部长希山慕丁宣布,大体抵达大马的周五全国降半旗,并呼吁全国民众当天着深色衣服,在大体低达后举国默哀一分钟,各电台也仅播放慢节奏的音乐。

这种对逝者的悼念方式,是具有多种意义和目的性。

对家属而言,国家行政机构表达了对罹难者的意外离去感到身受和不舍之意,让家属心理上觉得自己的痛是被国家所认同所分摊,能够稍稍释怀;对于因这起事故对搭飞机屡生恐慌又不能不搭的民众,能够获得一个情绪的出口,透过音乐和服装等的“仪式”,透过对往生者的悼念、哭泣、或与周遭友人的谈论等,集体释放出心理恐惧和不安。

此外,对于国族认同的形塑,也有其一定的效用。一国人民在天下太平之际,通常都会对国家行政单位诸多挑剔、抱怨和不满,往往也会因为政客的蓄意挑拨敌视特定族群,自己的爱国意识,常常会因为这许多“杂质”而蒙蔽,最终对国家的态度疏离,惟有在国家遭到外敌入侵或遭受巨大灾难时,才会被唤起。

一场全国性的哀悼活动,能有效的短暂凝聚全国上下对国家的认同感。大部份的民众通常并不认识逝者,深刻的惋息是源自逝者曾经与我们生活在同样的土地上,他们是我们最熟悉陌生人,而令我们产生这种连系感的,就是透过领土、文化、制度等诠释的“大马”这个符号。

在哀痛过后,我们也不应让取走我们陌生兄弟姐妹生命的元凶逍遥法外,纳吉政府在MH17罹难者大体回国后,不应阶段性的任务暂告一段落而松懈,而是应该继续向美俄等大国讨个道理,勿让这起事故妥协于国际社会的外交角力,又或者最终不了了之。

广告

古今中外,生离死别最叫人伤痛,毫无预警的分离,特别是在没有机会告别的前提,对活着的人心理上造成的伤害更是痛上好几倍。尤其是马航MH17的坠毁是场穷极一生也想像不到的殃及池鱼飞来横祸──在国际民航组织确认的安全路线飞行却被战区导弹击中──对于一辈子都没有经历战乱的大部份大马人而言,这种死别的方式是超乎能被理解和想像的空间;对于如你我而言的路人甲乙丙丁,多数也会觉得匪夷所思。

真凶究竟是谁,罹难家属需要一个答案,其他大马人,也一样。

【相关新闻请点大事件:马航客机遭击落】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