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团党

吉州亚罗孟古都“譁变” ‧ 土团4千党员跳槽巫统

吉打州约4000名来自亚罗孟古都土著团结党党员宣布退党并加入巫统,且即日起关闭土团党在该区的15个助选行动室。

吉打土团党4000人退党加入巫统

莫哈末里查(前左)率领15个行动室主任宣布退出土团党加入国阵。(图:星洲日报)

吉打州约4000名来自亚罗孟古都土著团结党党员宣布退党并加入巫统,且即日起关闭土团党在该区的15个助选行动室。

土团党二度向高庭申请·要求重审撤销注册决定

慕尤丁(中)表示,土团党已二度向高庭提出上诉,要求高庭重新审核社团注册局暂时撤销该团注册的决定。(图:星洲日报)

土著团结党总裁丹斯里慕尤丁表示,该党今日二度向高庭提出申请,要求高庭重新司法审核社团注册局暂时撤销该团注册的决定。

再拍卖贴身佩戴手表·马哈迪:纳吉封堵一切筹款管道

莫哈末沙奇(右)以1万3000令吉,投下马哈迪限量版的G-Shock手表,获後者亲自移交。(网络照)

马哈迪在致词时说,他将会再捐出自己贴身佩戴的手表,希望能为希盟再次筹募至少3万令吉的竞选经费。

郑丁贤·土团泡沫 蓝眼策略 政治蓝海

技术上,土团仓促成立。或许在仓促之下,导致它在程序上本末倒置,包括先建立了上层结构,召开中央大会;日后才来建构底层,成立和召开支部和区部大会,违反了社团注册法令。

苏德洲‧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土团党遭谕令解散,反而可能会让更多吉州马来游离选票转向支持希盟。

敦马:土团解散有后备计划‧希盟四党共用蓝眼

马哈迪(右三)宣布希盟四党将在公正党的旗帜下迎战大选后,与希盟领袖挥动公正党党旗。右起为莫哈末沙布、林冠英;左起为慕尤丁、旺阿兹莎。(图:星洲日报)

他指出,尽管土团党被迫解散,也无法在希望联盟旗帜下竞选,但他们已经准备了许多后备计划。

入禀高庭.土团要求禁撤销注册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社团注册局在国会解散前夕宣布暂时撤销土著团结党的注册,不过,早有后备计划的土团党成功赶在当局宣布消息前入禀高庭,要求高庭发出禁令禁止当局撤销土团党的注册,并谕令当局必须暂时冻结其决定,直至高庭有裁决为止。

敦马:披希盟旗帜.土团“独立”身份上阵

马哈迪指出,土团党将在近期内上书,亲手把公函交给阿末扎希,针对社团注册局暂时解散土团党的决定,提出上诉。(图:星洲日报)

土著团结党主席敦马哈迪表示,随着土团党被社团注册局勒令暂时解散,土团党候选人将以独立人士身份,在希望联盟统一旗帜下上阵。

郑丁贤 ‧ 土团解散,断臂还是砸脚?

土团解散,它的影响并非单一的,而是在不同选民区块,产生不同的正面和负面作用。究竟它砍掉了希盟的胳膊,还是砸坏国阵的脚,还得看双方在往后短短几个星期的策略操作。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