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府

阿旺阿兹曼‧新独立精神

很肯定这不是换政府的问题。这反而是因为执政者缺乏政治意愿来确保解决内陆地区的基础设施的问题,反之,他们优先考虑处理政治斗争的问题。如果这个国家的所有人都无法享有独立的成果,那么独立的意义何在?

聂纳兹米‧一个特别的独立日

自由和多样性不是异常事件,而是大马的遗产。这是我们实现东姑阿都拉曼梦想的唯一方法,即我们的国家“......永远是一个独立和民主的主权国家。永远是一个建立在自由与平等原则之下,寻求人民福祉和幸福,以及在国际保持和平的国家“。

东姑再因阿比丁‧拍卖想法

在此之前,政府的所有行动都是一项指标。首相在本周宣布不会公开精英顾问团的报告。这似乎与提高透明度的政策和承诺相违背,并且还居高临下的认为有一些讨论对民众来说太“敏感”或“复杂”反之,我们应该让讯息更加自由和开放,即使有部分限制是合理的 - 如国家安全,或精英顾问团的部分报告内容 - 但让不同党派互相审查或进行司法监督还是可行的。另一方面,记者必须拥有核实假新闻的能力,而诽谤法令则应该保护人们免受不正当的指控。

何俐萍:找回信心,看到希望

这个8月,很多人是过得忐忑,接二连三的连假,也似乎带动不了欢乐的气氛。

东姑再因阿比丁‧追求民主的外交政策

自新政府成立以来,许多外交官都在问大马的外交政策将会是怎样的?恢复80年代和90年代的好斗方式,还是会视地缘政治的挑战而采取更细微的方式显然,部长似乎对国庆日庆典更感兴趣,其他的迹象显示:虽然启动跨国际的金融犯罪调查,但贸易声明(加上贸易保护主义)都指向更片面的方向。

安焕然‧敢教日月换新天

敦马就是敦马,换成别人,这大局的棋,还真不易下。无需神化他,也不用拍马屁。但变天的这些天,还要谢谢他。敦马与大局,绝对是关键。然而,在欢欣的笑言间,也要留意马大法律系教授阿兹米的警语。他指说,选举结束后,人们开始崇拜马哈迪,以为他不会做错事。但当敦马如神,对民主的健康发展毫无益处。希盟政府内部也需有机制来制衡首相权力的膨胀。

聂纳兹米‧以智慧建立新马来西亚

事实上,从长远来看,马来人和土著可以前进的唯一途径,是让大马成为一个多元种族和多元民主的国家。

东姑再因阿比丁‧新大马的斋戒月

现在,我们对新政府保有善意,即使是为了舍弃不好而丢掉了宝贵的部份,都似乎是值得付出的代价。但正如我上周在大马律师公会论坛上说的,正因为处在蜜月期,我们必须警惕这些“改革”有可能变成集权;之后,他们的政策仍然和前朝一样专制。

林振辉促政府落实改革.“勿重蹈前朝覆辙”

马来西亚宗乡青联合总会总会长拿督斯里林振辉促请新政府要言行一致,落实改革政府与国家诺言,千万不要重蹈前朝覆辙。

万绮珊‧变天后的媒体工作

不知大家知不知道,前首相执政时期,内阁会议后并无记者会,记者只能依靠人脉向内阁部长套料。前首相不是一个对问题来者不拒的领袖,记者一般只能采访他的致辞,致辞后,他没有记者会,也不允许问问题。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