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学者观点
7:40am 10/10/2021
林福炎教授.高收入国愿景与中等收入陷阱─谈制度改变
林福炎教授

要达到愿景,我们不仅需要人力资本和技术创新,还需改善经济制度,提供合适与有效率的环境来驱动经济增长,实现我国2025年与2030年共享繁荣的愿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021-2025)中,我国再一次放眼成为。何谓?世界银行(World Bank)根据人均国民总收入(Gross national income per capita)将世界各国分为四类。第一,低收入国家,人均国民总收入1046美元以下。第二,中低收入国家,人均收入1046至4095美元。第三,中上收入国家,人均收入4096至1万2695美元。第四,家,人均收入1万2695美元以上(注:这是世行2021年的分类定义,世行每年都会修订这一个分类)。世行也曾经预测,我国最早可在2024年(最迟2028年)晋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掀开我国经济发展史,在1977年,我国以970美元人均国民总收入,成功从低收入国迈向中低收入国。然后,用了18年时间,在1995年,我国从中低收入国变为中上收入国,当时的人均收入为4050美元。1995年迄今,26年了,我国就一直处于中上收入国,无法踏入,长期陷入“”(Middle-income trap)。

何谓

的概念是由世行在其2007年关于东亚经济增长的研究报告中正式提出引用,其研究报告题为《东亚复兴:关于经济增长的观点》(An East Asian renaissance:ideas for economic growth)。是指发展中国家基于低人力成本优势,成功发展劳动密集型,低附加值工业,吸引外国投资,经济快速发展,迈向。然而,是有其局限性。当经济增长到了一定水平,工资上涨,成本增加,导致经济增长停滞,低人力成本优势慢慢消失。

在下,无法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竞争低人力成本;在上,无法与发达国家竞争技术创新与技术密集型工业。原有的经济增长引擎()放缓,而新的经济增长引擎(技术密集型工业)尚未启动,经济和收入增长停滞不前,国家就会陷入

在亚洲国家/地区中,只有韩国、新加坡、中国香港、台湾和日本,成功地避开了陷阱,晋升。其他国家包括马来西亚,长期被困于之中。我们要如何才能跨越这一个

根据经济成长阶段论(Theory of stage of economic growth),经济增长可分为5个阶段:传统社会(农业为主,有限生产),准备起飞(开始现代化,发展),起飞(大量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外国投资增加),走向成熟(出口多样化,资本密集型工业),和大众消费(服务业,高科技工业)。以此类推,应该是介于起飞和走向成熟阶段之间。所以,只要能够成功将转为资本密集型工业,就可避免这一个陷阱。这转型需要技术创新,让高技能劳动力成为新的经济增长动力。

我国政府清楚知道这一点。在中,培养未来人才和技术创新是其中重要的政策推动因素。例如,改善国家教育体系,配合工业革命4.0。然而,如果避免只需要技术创新,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国家陷入“”?我国也曾努力奋斗,也曾放眼在2020年成为先进国家(2020年宏愿)。技术创新和人才培养也是当时政策的重要推动因素,尽管如此,2020年先进国宏愿也是以失败告终。

根据新制度经济学(New institutional economics),技术创新和人才培养不是经济增长的原因,而是经济增长的本身结果。一个可以培养人才和技术创新的经济制度,才是经济增长的原因。无论我们在人力资本和技术创新上投下多少资金,如果制度不能提供有利的环境,投资效率就会下降,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例如,要培育植物,就需提供适合植物生长的环境,无论我们如何努力投资,稻田土壤里是不会长出猫山王。

因此,现有的经济制度必须有效率的为人力资本和技术创新增长提供合适环境。人是受诱因激励驱使,制度可以安排提供奖励,激励人们从事对人力资本和技术创新的活动,确保个人活动报酬率(Rate of return)是与社会报酬率相近。

举一个新制度经济学的经典例子。由于当时的葡萄牙国王允许牧羊人在任何地方赶羊,即使人口增长,土地短缺,投资农业技术创新能带来高社会报酬率,但路过的羊群随时会摧毁农作物,对地主和农夫而言,这一个技术创新投资的个人报酬率远远低于社会报酬率,而不愿投资。因此,制度缺乏导致技术创新裹足不前。另一个例子,我国规定本地货运代理商需让土著持有51%公司股权,虽已展延至2022年底,但这条例将减少本地非土著货运代理商在其业务中的技术创新投资(低个人报酬率)。

要达到愿景,我们不仅需要人力资本和技术创新,还需改善经济制度,提供合适与有效率的环境来驱动经济增长,实现我国2025年与2030年共享繁荣的愿景!

学者观点
林福炎教授
第12大马计划
高收入国
中等收入陷阱
中收入国
劳动密集型工业
言路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