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总编时间
21/10/2021
曾毓林.天下新闻一大抄?
曾毓林

网络时代凡事求快速、求新鲜、求吸睛,竟使一条新闻的产生变得如此急就章和草率,那是令对新闻有要求的读者感到很痛心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越来越多记者从社交媒体撷取消息就写成新闻,或者把社交媒体流传的消息当作已经证实的新闻来写。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问年轻的传统媒体记者,你的消息从哪证实?对方说:“网路上都这样写。”

问网路媒体记者,你的消息从哪证实?对方说:“我见报纸都这么写了,就当已获证实了。”

不断循环的现象是“传统媒体记者以为网路媒体记者既然写了,就是事出必有因,于是当作是消息来源写在报纸上;见报了网路记者就以为传统媒体记者都这么写了,自然就是经过证实,两者都以为对方写的都是已经过证实,于是就互相抄袭。

ADVERTISEMENT

这是很多新手记者常犯上的毛病,自己不亲自求证,“以为消息来源就是已经证实”──这毛病的根源是懒惰,或不认真。

也有些记者从别人个人脸书上摘取贴文内容,然后就炒作成一条新闻,也不理会这是不是脸书版主片面之词或虚构内容,更不担心自己是不是犯了新闻大忌,“不经求证,以讹传讹”。他们以为只要新闻内文有注明或引述是出自脸书版主贴文,那自己就可以跳过需要去“求证”这个写新闻的重要环节。难怪有人调侃,当记者不用出门,只需要坐在电脑前搜寻脸书即可。

网络时代凡事求快速、求新鲜、求吸睛,竟使一条新闻的产生变得如此急就章和草率,那是令对新闻有要求的读者感到很痛心的。

过去,同业之间以“抄袭对方的新闻”为耻,大家都力求自己去挖掘新闻,并以此感到自豪与满足;但现在,天下新闻一大抄,科技进步使网路盛行cut and paste(剪贴功能),有现成新闻不抄是傻瓜。那些经锲而不舍、辛苦采访得来的新闻,挂上网不消三分钟,已经属于别人拥有,有些更缺德的是:竟把作者改成自己的大名。

这不只是剽窃,是光明正大的掠夺。可这有谁去在乎?抄袭或剽窃已经被美名为“资源共享”,习以为常后,普遍上已经被接受。那些还讲究“新闻要自己亲自去挖掘、证实”的报人,已经被视为落伍、跟不上时代,很快就被淘汰。

作为传统派的新闻工作者兼读者,我也还一直在适应中,尽管仍还是适应不良,但知道这终将是大势所趋,难以挽回,只能劝自己说时代在变化中,我们无法阻挡,只能寄望更大的破坏不要这么快来。

ADVERTISEMENT

新闻准绳和规格可以让步,但有些新闻堕落却很难忍受─尤其是当记者把肉麻当有趣,或把低俗当通俗,特别是读到夫妻感情失和、情侣闹别扭、朋友间吵架或闺房之事也登堂入室放在显著版位成为新闻,仍会有惨不忍睹之感。

读者在一家“新闻机构”内,还是希望得到正确、重要和认真的新闻,或至少与公众利益有关。偶尔有些趣味新闻点缀无妨,可如果尽是充斥没有营养的文章,只求满足读者感官式享受,而全然没有启迪或新知成份,那是一种新闻的堕落。

除非你并非以“新闻机构“自居,或自认只是“内容农场、娱乐组织”,否则既挂着“新闻机构”招牌,那请保留着一份做新闻的尊严,相信这是很多读者对“新闻机构”的要求。

社会,还是要严肃的新闻;报纸,还是要有社会责任。

知道中文报生存不易,所以尽管自己在办公室已有多份报纸,但家里不管怎样都会固定订阅一份报纸。不管是哪家报纸,只要是中文报就行,无他,因为要让中文报生存下去,持续得到支持。

但近年眼前有些中文报的素质不堪,连内容也变得低俗,家里订阅报纸的要求只好从“不管哪家都行”调整为“正派办报和有公信的报纸”,因为不想家人阅读太多没有养分的内容。

ADVERTISEMENT

“百花齐放”和“毒草丛生”,其实是一线之差。

ADVERTISEMENT

总编时间
记者
曾毓林
社会责任
订阅报纸
网路媒体
内容农场
中文报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6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