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社论
22/10/2021
社论.送餐平台营运手法引众怒

送餐平台抽佣过高,還用隐藏收费“剥削”饮食业者。本地餐飲業者發起集體杯葛。鑒於維護業者、消費者和送餐員的三分權益,政府是時候介入,否則會讓人產生送餐平台大發”疫情災難財”的聯想!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经常使用送餐平台订购外送食物的消费者,是否发现最近几天无法通过某平台下单?这不是您的手机APP发生技术故障,或者其他原因,而是国内多家餐饮业者集体杯葛该送餐平台,抗议后者剥削餐饮业者的利益。这项杯葛行动同时维护送餐员和消费者的权益,我们应该支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冠病疫情肆虐全国封锁期间,人们因居家抗疫,无法外出采购和堂食。餐饮业者为了生存,必须调整策略透过外卖维持营运,网路送餐平台成了消费者和餐厅的新宠儿。但令人遗憾,送餐平台的高收费,杀鸡取卵的营运手法引起众怒!

问题的根本是送餐平台抽佣过高,且含隐藏收费”剥削”饮食业者。许多餐饮业者申诉送餐平台的高昂佣金和隐藏收费,导致他们没有盈利,甚至面临亏本。餐饮业者为了应付送餐平台的高昂收费,不得不减少材料,以降低成本,或者提高价格,这最终将转嫁于消费者。

然而,送餐平台向餐饮业者征收的佣金,以及其他隐藏费用并没有显示在消费者的单据上。消费者最后支付给送餐平台的服务费,甚至比原本的食物价格来得更高。如果一家几口一天三餐都依赖送餐平台的服务,计算下来是一笔可观的数目,不是一般的家庭可以负担。这会让人产生送餐平台大发”灾难财”的联想,有些缺德!

ADVERTISEMENT

消费者所支付的送餐费,与送餐员真正所得的酬劳也不相符。大马摩托车送餐和包裹服务递送员协会就指出,会员的福利因为佣金及隐藏收费问题而深受影响,多次与送餐平台谈判亦不得要领。他们也支持餐饮业者的杯葛行动,毕竟两者唇齿相依。

类似的情况不仅发生在大马,许多国家包括欧美都出现这种疫情封锁期间,因为送餐平台服务提供便利,拉抬了外卖生意,实则订单源源不绝,得益最大的只是送餐平台,餐饮业者业绩提振不过是“幻像”。

国外业者已经团结起来,创建本身的合作平台,餐馆可以选择要付多少配送费,而这通常是送餐平台收费的一半。此举已经对垄断式的大型送餐平台构成一定压力。本地餐饮业者这次的集体杯葛,据悉还未得到相关送餐平台的回应。

美国纽约市继去年5月立法针对第三方外卖送餐平台,限制他们的收费上限后,今年8月26日又通过法案,将外送服务费上限15%的规定永久化。这项限制普遍受到餐饮业者及消费人欢迎,唯引发了送餐平台与市政府之间的诉讼。

之前我国某送餐平台高管曾经通过媒体表示,介于25%至30%抽佣的利润看起来很高,但未必就化为平台的盈利。他说送餐平台还是处于亏本经营,他们需要承担各种成本,抽佣的原因是他们除了提供交付的服务,也为餐饮业者提供更广泛的在线曝光率,接触更多潜在客户。一旦抽佣金有顶限的限制、反而会带来反效果,对平台和餐饮业者都是双输局面。

送餐平台、餐饮业者和送餐员之间似有沟通,实则无进展,随着疫情趋缓,堂食开放,可能会影响外卖业绩,尤其是送餐平台和送餐员的影响会比较大,送餐平台是时候拿出诚意,解决费用问题,以免后悔莫及。

ADVERTISEMENT

鉴于打造更公平的营商环境,以及维护消费者的利益和送餐员的福利,政府是时候介入。当局可以援引2020年价格管制及反暴利法令、2010年竞争法令及1999年消费人保护法令,管制送餐平台,为涉及各方制定更公平的机制。这样可以为送餐平台的市场注入更多活力,形成良性竞争,让餐饮业者有更多合作选择,送餐员的福利不会被压榨,消费人也可以继续享有线上订餐的便利。

ADVERTISEMENT

社论
送餐员
抽佣
餐饮业者
送餐平台
消费人保护法令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6小时前
1天前
2天前
4天前
5天前
6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