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社论
28/10/2021
社论.外劳漂白一并堵住防疫缺口

或许这一回情况不一样,事情不只是漂白外劳这么单纯。因为在冠病疫情之下,除了雇主,政府和百姓共同关心的是,希望在漂白非法外劳的同时,能一道找出生活在暗处,不敢出面接种疫苗的非法劳工,从而堵住疫情扩散的缺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周二呼吁目前仍然在聘雇非法外劳的雇主,利用外劳再就业计划(Program Rekalibrasi Tenaga Kerja)主动登记,以确保所雇用的外劳持有合法的工作文件;对政府而言,合法外劳远比非法外劳容易管理。各位应该还记得,冠病疫情期间,警方为了“抗疫”,对满大街抓捕非法外劳的场景想必记忆犹新。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内政部这项外劳漂白计划,或者说雇主透过正式申请程序,让外劳“就地合法”的宽限期截至12月31日,之后有关当局将展开大规模取缔行动。

其实这项计划早在去年11月16日就已经展开。但效果如何?据内政部长指出,一年来在“再就业计划”下申请合法化的非法外劳达21万余人;而申请回国的逾15万人,两两相加约36万人。但这个数目可能只是我国非法外劳的12%。

根据统计局两年前公布的数据,我国合法登记的外籍劳工,总量约达220万人;但非法外劳数量,估计高达300万人以上。虽说我们不想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但凭心而论,数量庞大的非法外劳缺乏有组织的管理,居无定所,追踪不易,会比合法劳工更容易成为社会治安和防疫死角。也由于非法身分,他们除了日常生活担心受怕,更容易成为少数无良雇主剥削的对象,所以“非法外劳合法化”是政府不得已而为之的策略。

ADVERTISEMENT

回顾这些年来,政府在考虑税收、工安管制、社会治安、保障本地劳工工作权等因素,曾多次启动“非法外劳大扫荡”,但始终无法解决长期存在的“地下劳力”问题。于是乎,就乾脆每几年上演一次“外劳漂白活动”,但外劳人数过于庞大,无论政府怎么漂白,效果始终不彰。

按理说“外劳漂白计划”应该会获得雇主的支持,但事实不然。以这次“非法转正”的费用近8000令吉,会让雇主打退堂鼓。而平常申请合法外劳的手续繁琐不说,第一次申请费用约4000令吉,尔后每年要支付的额外费用也是一笔数目,所以把非法外劳当按日支薪的临时工,成本更低。

至于外劳本身依循正常程序申请入境我国,还没开工就先在当地被剥几层皮。孟加拉是2万令吉、尼泊尔5千令吉;所以能够买了机票过来当非法外劳,何必去当合法的“卖猪仔”?

至于在地处荒郊野外棕油园工作的外劳,不会只为一位雇主工作,一个人打几份工,根本没转为合法外劳的必要。有些年资够久的“老非法外劳”甚至当起“包工头”,他们更不愿意“因合法而行动受限制”。

所以扩大外劳漂白领域算是良法美意,只是背后问题错综复杂,最后的成效应该也就“如此这般”!

或许这一回情况不一样,事情不只是漂白外劳这么单纯。因为在冠病疫情之下,除了雇主,政府和百姓共同关心的是,希望在漂白非法外劳的同时,能一道找出生活在暗处,不敢出面接种疫苗的非法劳工,从而堵住疫情扩散的缺口。

ADVERTISEMENT

就防疫而言,站在“人权”的立场,他们虽然非法工作,但也应该得到“人道”的疫苗接种安排;站在“防疫”的角度,如果获得疫苗接种,他们也不必背负传播病毒的骂名。

ADVERTISEMENT

接种疫苗
社论
雇主
非法外劳
合法外劳
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
外劳漂白计划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小时前
17小时前
22小时前
1天前
1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