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冷眼横眉
7:50am 31/10/2021
达祖丁教授.全球马来公民和见识狭隘的马来人
达祖丁教授(Profe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见识狭隘的马来人喜欢将错归咎于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并认为其他人需要改变,他自己不必努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认为我的民族——马来人可以变得更伟大,并为全球福祉做出贡献。不幸的是,我们的政客经常使用的叙事是见识狭隘的。我想指出被我描述为全球马来公民与被自己的领袖培养成坐井观天的马来人之间的显著差异。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见识狭隘的马来人性质如下。马来人害怕挑战和斗争。它更喜欢坐在井底或密封的空盒里,如此就会一直感到安全。马来人不用多赚钱,只要挣点工资,讨点养老金,就够了。见识狭隘的马来人不需要说其他语言,因为政府及其他提供给马来人的工作机会很多,够了。马来人不需要阅读来提高经济竞争力、专业性或科学知识。公立大学教授、警察、教师和行政及外交官的工作保证了未来。马来人不需要研究马来人以外的种族的思想、哲学或价值观,只要问问宗教导师、宗教司或穆斯林就足够了。最后,见识狭隘的马来人喜欢将错归咎于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并认为其他人需要改变,他自己不必努力。

马来人想成为一个永远受到保护且无法自立的种族或民族吗?

我想举出两个马来世界价值观的例子,它们肯定会延续到时间的尽头。第一个例子来自已故卡欣阿末,一名伟大的马来作家所著的《汉都亚传》。第二个例子摘录自已故西迪法兹,是关于在多元种族和伊斯兰信仰中和谐生活的开明思想。

ADVERTISEMENT

首先,如果我们翻阅《汉都亚传》,可以发现汉都亚的个性,他学会12种语言,以应对充斥各种宗教、信仰和文化的马来世界的生活挑战。

马来人拥有满者伯夷王朝、室利佛逝王朝和旧吉打的历史遗产,这些历史让兴都教和佛教文化发展出古帕拉瓦文。这是我们的遗产。玛蓉舞和皮影戏是马来人引以为豪的传统,而不应被禁止。马来短剑的剑柄有着数百种动物、鬼怪和神明的形状,这是我们的遗产。有什么问题?缺乏文化,美术和艺术知识的宗教司继续禁止,我们被迫跟随。

为什么马来人如此恼怒?我们想对我们的金翅鸟王(Garuda)传说或仙女传说或故事中的虚构人物做什么?我是一名穆斯林,我知道我信仰的局限和起源,我可以毫无问题地接受我的遗产,这些遗产可能是来自古代思想的灵魂、价值观和信仰或古老的宇宙哲学。没问题。有什么好怕的?我很骄傲,卡欣阿末认为马来语是由九个文明,即阿拉伯、淡米尔、中国、葡萄牙、爪哇、欧洲、梵文、爪夷和波斯文明的混合体。几千年前,马来语及其语言在本质上是全球性的。马来人现在变得式微,或在精神和思想上都已经衰退。

然后,让我们看看已故西迪法兹的灵魂和思想的伟大。他在2018年于国大的回历新年演讲中说:“共同生活的文化应该出于对多元化保持正面的态度。正如阿都拉拜耶(sl-Shakyh Abdu ‘Llah bin Bayyah)所说,为了解决多元化和相对多数人的问题,必须对多元化采取尊重和舒适的态度。因此,多元化就是财富和美丽。”

进步伊斯兰和批判的马来人不惧怕多元种族和宗教。没问题。不害怕多元主义或自由主义这个字眼。为什么要害怕?他补充说,在对话中,穆斯林以外的其他人的意见分歧应该获得公开接受和欢迎:“只有愿意接受他人,不仅是他人,而且是不同的人,健康和有成效的对话才有可能形成。对待和接待他人,无论他们是谁,包括不同宗教的人,都必须基于公平和友好的原则。”

全球马来公民接受最富有和最智慧的上苍创造的所有人类。没有必要害怕其他人的宗教、思想或文化的威胁。他说:“人类尊严是必须始终坚持的最高价值观。人类是高尚的生物,不分种族、宗教和文化。”

ADVERTISEMENT

在国家建设或公民价值观方面,已故西迪法兹援引了下列说话:“构建多元和谐的生活,不仅要有共同的‘基本道德价值观’,还需要有承认和尊重差异、平等权利和责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等公民价值观的支持。”

民主、人权和言论自由等方面都得到了高尚、理智和批判的全球马来公民的支持,他们从阅读、研究和哲学中获得灵感。全球马来公民不是那种通过听电台或看电视、宗教司或政客演讲并全面接受的人。

最后,全球马来公民不承认那些受过单元教育以及没有批判思维的人,利用陈词滥调对其他种族和宗教所作出的污蔑。

“在多元化中编织和平确实需要高度的宽容。因此,过去政治史上某些现在不相关和不可接受的术语,例如敌对异教徒(Kafir Harbi)和齐米异教徒(Kafir Dhimmi)应使用其他可接受且更符合当今现实的术语来取代。”

综上所述,1980年之前的马来人本质上是全球马来公民,因为他们没有被小学宗教教育或1980年后短视的马来领袖所束缚。马来人汉都亚和马来人西迪法兹并不害怕想象,而坐井观天或住在盒子只会囚禁他们的思想。全球马来公民可以接受所有挑战,并能够在全球舞台上为共同利益做出贡献。希望马来人可以多阅读、多学习、敞开胸怀、坚定地面对挑战,不要走上歪路,摧毁他们自己这一代人。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冷眼横眉
马来人
宗教司
达祖丁教授(Profe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见识狭隘
公立大学教授
皮影戏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天前
4天前
6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