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我心向阳
20/11/2021
蔡镇燊.吉打大臣频频四处开火
蔡镇燊

经历这些事件后,外界批评大臣不尊重、不征求他人意见和麻木不仁。这期间,他看起来都懒得道歉,或没展现任何悔意。若没有其他少数政党在其执政联盟起制衡作用,大臣和伊斯兰党没兴趣妥协或寻求折中立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吉打州务大臣莫哈末沙努西有时候表达过度。例如,他说决定不更新博彩中心商业执照,实际上是禁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沙努西的理由有三。首先,他和少数族群的关系不佳。他说自己是一名禁止赌博的穆斯林,死后若被问起对禁赌做了什么,如果答什么都没做会被揍一顿,因此既然他现在有权力,最好使用它。

第二,淡化负面影响。“许多受疫情影响的公司,已尝试新业务,例如家具店变成餐馆,理发店成了美容院……除了赌博,(博彩中心)还有别的事可做”。他叫博彩业者要有创意,去探索新商机。

第三,挑衅槟城,“如果要买就去槟城”。

ADVERTISEMENT

我将一一研究分析上述行为,并预测未来可能发生的事。

在做出任何会带来深远影响的重大决策前,让关键利益相关者参与咨询和决策过程,以确保各方达成共识、避免盲点误区是至关重要的。在博彩问题上,关键的利益相关者无疑占少数;他们将是直接受益或受害者。

在赌博课题上,如有超过一种道德立场,那仅选择其中一方的立场,会引起愤怒。不考虑少数族群的道德观点,也会招致反弹,他们会认为州政府不合理和不公平。

决定是什么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当局是如何做出这样的决定。

沙努西和吉打的少数族群,尤其是印裔,关系也不佳。上任几个月后,他指责批评他的反对党,不要自我陶醉,遭人指控有种族成见。在他的领导下,尽管政治领袖和公民社会强烈反对,州内一兴都庙仍被拆毁。今年年初,他还宣布取消大宝森节的特别假期,也没有庆典。

经历这些事件后,外界批评大臣不尊重、不征求他人意见和麻木不仁。这期间,他看起来都懒得道歉,或没展现任何悔意。若没有其他少数政党在其执政联盟起制衡作用,大臣和伊斯兰党没兴趣妥协或寻求折中立场。

ADVERTISEMENT

在马六甲州选举和TIMAH威士忌酒改名风波的推动下,沙努西有效地利用禁赌,再次重新确立伊党是宗教捍卫者的形象。

至于禁赌可能导致有人失业,大臣试图淡化并叫受影响者另谋高就。对他而言,疫情后商家被迫转型和付出高昂代价,证明有心无难事,如家具店可在几天内变成餐馆。

除了证明政府不理解现实商业运作或缺乏同情心外,这名大臣的言论,也看轻了受影响员工面对的问题。 他的政府没有配套措施或其他计划,来减轻业者和员工们的负担,吉打子民要自行承担这突如其来的消息。

一年多以前,当有人死于冠病时,沙努西同样持轻蔑态度,有人问是否有足够的停尸柜,他说数量足够,“谁想进去,就把你的名字告诉我们。”

领导人如此态度绝无益处,因为他总是高估决策的好处,并低估其所要付出的成本。大家想要一个能客观掌握实际情况的领导人;而不是自圆其说。

此外,大臣对槟城的态度似乎更难以处理,其实没有必要讨厌成功的邻居,但沙努西不错过任何可拖槟城下水的机会。

ADVERTISEMENT

槟州宗教司旺沙林认为,吉打大臣的言论彻底污蔑槟岛上所有的宗教机构,因伊斯兰地位从未受质疑,宗教机构自2008年起所得经费丝毫不减。

8个月前,沙努西还警告槟城政府,如果拒绝向吉打支付生水费,就要准备喝泥水,引发两州领袖交火。为了重申他不惧斗争,他说“准备为这个课题战到天荒地老“。

禁赌肯定会引起很多不满。 但我不禁想到,谁是决策者,及如何做出决策更为重要。众所周知,沙努西频向各界开火,但常被认为鲁莽行事。就好像剧情有转承起合一样,它唯一的问题,是总以悲剧收场。

ADVERTISEMENT

蔡镇燊
我心向阳
马六甲州选举
吉打州务大臣莫哈末沙努西
不更新博彩中心商业执照
TIMAH威士忌酒改名风波
槟州宗教司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