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纯粹诚见
27/11/2021
刘惟诚.伊斯兰党是司马懿?
刘惟诚

伊党在甲州選舉的整体表现并没有较以往逊色,反而突显出其在大混战时守护基本盘的功力,也很大程度地削弱了诚信党的吸票能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此次的马六甲选举,尽管只是一场涉及28席的州选,但能够传达的讯息却是海量的,而且不同人在不同角度不同立场又会拥有不同的解读,让甲州选的成绩得以成为评估当下政治局势、党政版图、各党支持率的最直接管道。在这当中坊间目前讨论得最多的,就是何以国阵在普选票仅仅增加0.8%的情况下,能以久违了的三分二优势执政甲州,以及为何在上届州选能以15席执政的希盟,最终仅以行动党4席诚信党1席的战绩大败而归。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对于这两道问题,我相信舆论在这几天已做了相当全面的探讨,所以我在此也不再赘述。更何况,相对于国阵和希盟,在这场州选中首次与国盟合作的伊斯兰党,确实也是让我比较感兴趣的。当然,如果从议席的角度上看,伊党在这次的州选不只夺不下任何席位,其得票率还从上届州选的4万4537张跌剩如今的2万2252张,跌幅高达50%,表现确实有些差强人意。既然如此,此刻的你可能会感到奇怪,何以我还是想挑了伊党来讲?

首先,伊党在上届州选是单打独斗,总共竞选了24席,而这次因为与国盟的土团党合作,所以仅竞选8席,再加上大部分议席陷入至少三位候选人参选的史前大混战,选票进一步分散的情况下,其普选票表面上跟着减少也是在情理之内。不过,实际情况是,若将各个议席拆开各别探析,则会发现其在竞选的所有席次中,在低投票率和大混战的情况下,仍可获得比上届多出10%至15%的选票,借此将国盟的整体得票率拉至24.31%,崛起成为第三势力。

其二,伊党在这次州选中囊括6.69%的选票,虽然比上届的10.78%低了三分一,但其在希盟里的宿敌,即诚信党,在本届州选中竞选9席仅获7.53%的选票(后者在上届州选仅参选5席但却得以囊括7.95%的选票),甚至在一些议席,比如瓜拉宁宜和打坡能宁,伊党与诚信党所得票差距不超过300多票。显然,伊党在此次的整体表现并没有较以往逊色,反而突显出其在大混战时守护基本盘的功力,也很大程度地削弱了诚信党的吸票能力。

ADVERTISEMENT

就因为这两点,所以伊党确实值得被注意。更何况,土团党在参选甲州选之前尽管已丢失了相位,并且也缺乏魅力型领袖(前首相马哈迪)的领军,再加上其基本盘薄弱的本质,却依然能够狂吸14.6%的选票(其在上届只得6.73%的选票),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土团和伊党结盟的成果。一些原本支持伊党的选票,再配合一些不满诚信党或公正党的游离票,即得以让土团间接地收获更多支持,所以嘲笑伊党已失去影响力的人是时候醒觉,因为其形势依然很正面。

这点,我相信都看在巫统的眼里。尽管巫统在甲州选中大胜而归,并且能以18席单独执政,但从普选票的角度来看,其得票率仅仅较上届州选增加2.94%,不只尚未达致统一马来票源的目标,还眼睁睁地看着宿敌土团在伊党的协助之下,在三分天下的马来政坛中顺利分得一杯羹。当然,你可说我言过其实,因为这仅是一场州选,未必代表着全国的格局,不过既然各界都将甲州选当成是来届大选的缩影,其选后格局也具有一定程度的参考价值。

特别是所有的政党都希望透过这场州选,当然,还有即将在下个月开打的砂拉越选举,来取得时效性更高、可信度更大、覆盖率更全面的数据,以从中决定他们在来届大选的具体部署,以及盟约版图。在这个大前提下,巫统在之后必定会积极拉拢伊党,因为他并不希望后者协助土团坐大,进而增加伊党与巫统在来届大选商定议席分配的谈判筹码。那么,从伊党的角度来看的话,他们届时又愿不愿意舍弃国盟,再度与巫统联手呢?

我这里说个小故事。公元228年,蜀国军师诸葛亮率兵北伐曹魏,因为误信参军马谡而失守街亭,令蜀军只能退守西县。此刻魏将司马懿率兵数万乘胜追击,大军兵临西县时诸葛亮仅有两千多名兵员。无奈之下诸葛亮只能兵行险着,打开城门,并在城楼上弹琴唱曲。最终司马懿因怀疑诸葛亮将大军埋伏在城内而决定退兵,让蜀军逃过被屠城的劫数。这就是《三国演义》里,作者罗贯中为了要突出诸葛亮神机妙算的人设,而根据野史修订出来的“空城计”。

当然,这事如果能够换个角度来看,我们其实亦可判断司马懿在撤军之时或已识破诸葛亮的计谋,他只要率魏军入城即可杀了诸葛亮,再挥兵直插汉中、灭掉蜀国。你可能会问,既已识破为何还要撤兵?当时的魏国君主曹叡并不信任司马懿,只要诸葛亮一死、蜀国一灭,就无人能制衡曹魏,从而打破三国之间的权力平衡,魏国很快就可以灭掉吴国。但司马懿想到的是,这结果将让他失去利用价值,而后等着他的会是灭族,所以只有维持“权力平衡”才能保命。

透过这故事,我想你应该已经得到相关问题的答案。从喜来登事件后,伊党的目标就是要统一四分五裂的马来选票,所以在来届大选前它一定会想尽办法促成巫土和解。不过如果这项努力最后还是无法达成的话,伊党还会继续选择土团,因为巫统是很强大的曹魏,伊党必须与更弱的土团合作来制衡巫统,从中捍卫自己在马来政坛的价值,左右逢源。当人们还在嘲笑伊党在州选中所托非人、疯人讲疯话时,它其实是一位在暗地里笑着他人看不穿的司马懿。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土团党
伊斯兰党
刘惟诚
马六甲选举
马来选票
純粹誠見
普选票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3天前
4天前
6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