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花旗物语
02/12/2021
黄子豪.依斯迈的政治危机
黄子豪

依斯迈上台伊始,其实就已经两面不讨好。这也是为什么他成为第一个对反对党伸出橄榄枝的首相。除了要让政治局势稳定下来,当中也有增加自己的筹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马六甲州选举结束过后,除了希盟笑不起来,相信巫统副主席兼首相的依斯迈也是同病相怜。巫统在马六甲的大胜,直接巩固了党主席阿末扎希的地位,显示了巫统“官司派”力主和国盟分道扬镳是一个明智的决定。而作为巫统─国盟体制下的首相妥协人选,依斯迈眼下就是夹心饼。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无可否认,依斯迈在慕尤丁下台过后出任首相,那是一个各方都不喜欢,但被迫暂时接受的政治公约数。巫统当权派当然希望可以由阿末扎希本身出任首相,奈何官司缠身之下无法获得政治合法性,所以只好由最高票的副主席依斯迈出任首相,那巫统明面上也还勉强可以接受。土团党和伊斯兰党当然希望继续由国盟的人选出任首相,但现实是无法获得足够的议员支持;有的话慕尤丁就不用下台,因此由亲国盟的依斯迈出任首相,是保住既得利益的唯一办法。依斯迈也投桃报李,在内阁部长的配置中没有对国盟的部长做出太大的更动。

依斯迈上台伊始,其实就已经两面不讨好。这也是为什么他成为第一个对反对党伸出橄榄枝的首相。除了要让政治局势稳定下来,当中也有增加自己的筹码,以跨党派阵线抵御巫统“官司派”的目的。马六甲州选过后,这种脆弱的平衡开始出现变数。巫统当权派蠢蠢欲动,欲趁着马六甲州选狂胜的余威施压依斯迈提前举行全国大选。但这对依斯迈百害而无一利。一旦巫统成功获得过半议席单独执政,那么首相人选肯定不会是依斯迈,而只会是党主席阿末扎希,或者立下大功的纳吉。依斯迈可能勉强获得一个副首相职位,但那也是大权旁落,任人宰割了。

当然,依斯迈也没有坐以待毙。近期,依斯迈已经抛弃了他自己提出的“大马一家”政治论述,转而完全拥抱马来人议程,当中包括推动私人界以马来文为沟通媒介、提出设置购物中心马来人商店固打制。这一连串的动作,与其说一心一意推动土著议程,倒不如说是要稳固他作为“国盟─巫统官职派”共主的角色,以便在面对巫统的压力时还可以拉拢这两者的支持,为自己首相的位子提供多一层的政治保险。

ADVERTISEMENT

凯里在这个事件上就充当了马前卒捍卫依斯迈,他并反复强调 “卫生部的立场是,反对近期的任何时候举办大选,如果现在举办大选是极度不负责任的”。哈迪阿旺更是彻底与巫统切割,并拥抱土团党。这一切举动,背后就是要帮弱主依斯迈挺下去。

此外,如果说依斯迈是最不想大选提前举行的人,那么第二个不想大选立刻举行的肯定就是希盟。希盟在马六甲州选溃败后面临一连串的内忧外患。如果当下举行大选,从首相人选、选区分配到上阵的旗帜,恐怕希盟都没有一个共识。在这种情况下,希盟一定必须以时间换空间,以得到一个喘息、整改、重整的机会。所以,现阶段依斯迈是不会让他和希盟之间的信任协议破局的。因为一旦破局,那就无法为他的首相保卫战加上一个有力的杠杆。更何况,如果巫统官司派意图重演对首相撤回支持的这一套戏码,只要希盟不支持,那这套政治操作绝对没与成功的机会。这就避免了依斯迈重蹈慕尤丁下台的覆辙。

总而言之,眼下的政治局势是很诡异的;巫统的首相不愿意巫统重新掌控全面的权力,而反对党则不愿意执政党倒台。归根究底,现在的依斯迈、国盟和希盟已经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都需要时间来挽回本身的败局。

ADVERTISEMENT

依斯迈沙比利
慕尤丁
国盟
黄子豪
花旗物语
阿末扎希
马六甲州选举
巫统“官司派”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2天前
2天前
2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