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冷眼横眉
06/12/2021
达祖丁教授.巫程豪和杨巧双的戴头巾问题
达祖丁教授(Prof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特此强调,我认为巫程豪和杨巧双都是认真、负责和有能力的人,是我可以很自豪地称之为“我的领袖”的人。然而,在这个“戴头巾”的问题上,谁是正确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有朋友要求我对此问题进行评论。这个问题是关于巫程豪对杨巧双身穿马来套装(baju kurung)和戴头巾造访清真寺。据巫程豪说,他觉得一个人在行善时不应该试图“顺应”另一种文化规范。行善应该在谦虚和道德的普世意义上进行,而不应该被视为妥协,甚至是捞取选票。杨巧双回应说,她从来没有对任何原则或道德妥协,而只是遵循马来人的规范,因他们认为在清真寺里必须合适着装。从那时起,一连串的批评都是针对巫程豪的,因为他似乎对马来穆斯林文化不敏感,而许多人则赞扬杨巧双保守着装的决定。也有一些人,我被告知他们不同意杨巧双的行为,反而支持巫程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特此强调,我认为巫程豪和杨巧双都是认真、负责和有能力的人,是我可以很自豪地称之为“我的领袖”的人。然而,在这个“戴头巾”的问题上,谁是正确的?

我的简短回答是,两者在本身的评估和普世之善的框架中都是正确的,是马来穆斯林的文化建构。我将进一步解释。

从我的角度来看,巫程豪是正确的,不论是从行善的普世构建来看,还是从清真寺礼仪的伊斯兰构建来看。

ADVERTISEMENT

据我所知,以我个人对伊斯兰的研究,以及我在美国6年和苏格兰3年的实践和观察来看,非穆斯林参观清真寺绝对没有任何特殊着装的要求。我参加过很多美国和英国海外清真寺的开放日活动,也读过先知在麦地那的清真寺里与非穆斯林会面的《圣训》。在我看来,一些穆斯林国家要求穿戴特殊服装的做法是一种文化解读,而不是宗教解读。

我对非穆斯林在我面前喝酒或吃猪肉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特别是当我与华联中学的友人一同聚会时。我也曾在斋戒时出席非穆斯林的宴席,这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影响。着装要求以及不饮酒、不赌博、不吃猪肉等都是针对穆斯林的。没有人需要为我的信仰而谨慎行事。

然而,有一大批无知的穆斯林认为,保护穆斯林免受酒精、婚前性行为、赌博和LGBT影响的最好办法是禁酒,禁电影院,把LGBT关进监狱,不准养猪。这些都是心胸狭窄的穆斯林的文化和政治解读,他们只听从宗教神职人员的命令和教训,没有自己的阅读、思考和探索。

另一方面,杨巧双也是正确的,因为马来人是“文化穆斯林”,这意味着他们是从传统文化中学习成为穆斯林,不加思考和探究地听从命令。对我来说,这些对伊斯兰是危险的。但对大多数穆斯林来说,像我这样阅读、质疑和批判性思考的人才是对伊斯兰最大的威胁。如果杨巧双穿着“正常”的服装造访清真寺,穆斯林会大喊大叫,认为他们在捍卫伊斯兰的神圣性,尤其是清真寺。这是一种文化解读,但这是主流做法。

当我和妻子去看望她的阿姨和其他亲戚时,我的妻子会确保我们的女儿衣着“合适”。有一次,我女儿像她们的两位哥哥一样穿着牛仔裤和T恤,我妻子立即强迫她们换装。我并不介意我女儿的选择,但妻子是保守马来穆斯林,不像我那样阅读或思考。我让她做决定,因为我们是去拜访她的家人,而不是我的家人。如果是我的家人,那么我就会允许我的女儿穿她们喜欢的服装。

当我参与行动党的研讨会时,一名资深党员正在介绍该党的社会经济和政治理念,我发现他们的观点相当合理。但我站起来问,他们如何在伊斯兰的讨论框架内向马来穆斯林解释这些美好的理念?两位行动党巫裔党员解释说,行动党不希望迎合宗教或种族,一旦解决了经济困境,大马人就能和谐生活。我说,现在伊斯兰改革运动已经达到了最大的影响力,马来穆斯林仍然会从伊斯兰的角度来解释一切。我建议行动党成立一个由伊斯兰专家组成的特别小组,以宗教架构来制定行动党的社会经济和政治策略。两名行动党巫裔党员对我的论点和建议不以为然。

ADVERTISEMENT

几年后,出现了两个爆炸性的伊斯兰和马来问题。尽管我当时不是行动党党员,但我还是给该党资深领袖写了封信,告诉他们如何在马来人和伊斯兰框架内处理这两个问题。幸运的是,这次行动党领袖听从了我的建议,从而避免了一场种族和宗教的对立。然而,在这两起事件之后,我看到行动党在处理许多伊斯兰问题时,只是一味地鲁莽行事,此举从而增加了马来人对该党的敌意。为什么行动党不能召集其马来穆斯林党员,如阿兹巴里或再里尔来回答穆斯林问题?行动党华裔领袖是想在华社面前表现得像个英雄,还是他们只是单纯的“笨蛋”?

大马的问题不仅在于不负责任和贪污的马来穆斯林领袖,也在于其他种族和信仰的领袖,他们似乎不了解文化礼仪或交流规范中的简单沟通艺术。

对大马的未来、现在和永远来说,这很糟糕啦!

Prof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The Dr Boo-Hannah Yeoh tudung issue

ADVERTISEMENT

清真寺
杨巧双
巫程豪
达祖丁教授(PROF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冷眼橫眉
马来穆斯林
文化穆斯林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3天前
3天前
4天前
5天前
1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