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拥抱2022
7:00am 01/01/2022
苏淑桦.看见难民实践社会大同
苏淑桦(社会主义党全国财政)

我似乎是在今年才认真的去认识缅甸的地图。这个跟马来西亚领土没有边境线的国度事实上并不遥远,从吉隆坡飞行到仰光的距离,和去亚庇不相上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虽然是同属东盟的邻居,但我对它并不熟悉,还经常把缅甸不同族裔的难民搞混,惯性的以宗教身分把他们归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或许也因为受普遍存在的主流观感所影响。作为根植佛教的缅甸民族主义守护者,缅甸军方和各别少数民族武装组织冲突不断,宗教常常被摆到了中心的位置,被视为是冲突的导火线。

我认真的搜了搜缅甸的地图仔细探看,从东边的若开邦和钦邦,到北部的实皆邦和克钦邦,并沿着泰国边境往南推进的掸邦、克耶邦、克伦邦、孟邦和最南部的德林达依省,都是受内战波及的区域,也住着口操不同语言、奉行不同文化风俗的少数民族。

如今,这些少数民族因为内战被迫远走他乡,成了难民落脚在马来西亚,其中以罗兴亚人人数最庞大,依次是钦族、缅甸穆斯林、若开族和其他少数民族。

ADVERTISEMENT

近20万人就生活在我们周遭。他或许就住在你公寓楼下的单位,或是跟你装修师傅打工的头手,也可能是你常光顾的餐馆内说得一口流利广东话的侍应生。

但我们对他们的了解何其少。这么近,却那么远。

如果不是冠病疫情,我对他们的印象,或许也非常模糊。

冠状病毒肆虐近两年,随着疫情升温而展开的全国限行令无可避免地冲击国内经济,其中低收入群和弱势群体如难民,受影响最深。

室友在某服务难民的非盈利组织工作,我筹办党的救援工作,也一并协助室友把物资送去这些难民家庭,第一次真正搞懂克钦人和钦人除了名字接近和同样来自缅甸以外,并没有任何交集,也生活在不同的生活圈子里。

也不是第一次接触难民议题,但真正走入社群,人与人的连接牵动更多情感的互动,难民才不再是一个的可以量化的名词或任由议论的议题,而是有血有肉的人。

ADVERTISEMENT

听他们述说如何越过缅泰边境、翻过泰马的山头,再断断续续地藏匿以躲过警察和边境军警的监察,忍不住为他们多灾多难的命运叹息。

从自己成长的地方被连根拔起,再漂流到陌生的国度重新展开生活,没有顽强的求生意志和对未来的期盼,应该就无法走到今天。

但生活在异乡,也并不都是安逸的。马来西亚并非联合国《1951难民公约》签署国,难民生活没有保障也没有工作权,更是一些执法单位刁难的对象。

而也在疫情反复无常的2020年4月天,一艘载有200名罗兴亚难民的船只因为被各国拒绝靠岸而在海上漂泊。国内网上的论战更迅速燃烧成仇视难民的挑衅,认为这些难民占用国家资源。

这种种言论折射出难民艰难的处境,即使在这里生活数十年、甚至两代人,他们仍然是个他者。

虽然挑衅从未间断,人道精神的互助和友爱也并不曾缺席。我们许多关怀难民的行动都获得正面的回响与支持,筹款也重来不曾面对太多问题。

ADVERTISEMENT

只是如何把这份对难民的同理,不只是慈善式的济贫,而是正视比如赋予工作权利等政策层面的革新,我们需要结集更多的力量。

或许就从看见难民开始,让他们不再是生活在边缘和暗处的他者。让阳光洒进来,也照耀我们并肩努力实践社会大同的路。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2022相信看見力量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