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花旗物语
7:30am 20/01/2022
黄子豪.全国大选进入了快车道?
黄子豪

就全国大选而细数天时、地利、人和这三个主要的博弈因素,现在的天时对巫统是相对有利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近来,柔佛州政局几乎陷入动荡中。巫统启动州选举的说法不断传出。如果巫统要用这个方法来迫使首相依斯迈提早解散国会的话,那么除了柔佛,沙巴、霹雳州这几个土团党没有明显优势,而巫统又有相对把握的州属,也很可能落入了巫统“官司派”的雷达中。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就全国大选而细数天时、地利、人和这三个主要的博弈因素,现在的天时对巫统是相对有利的。首先,疫情已经属于可控的范围内了。短期内,我国应该会继续维持每天两到三千宗确诊病例。只要死亡率和重症率没有提高,那么持续开放将无可逆转。这对首相依斯迈来说相对就少了一个拒绝解散国会进行大选的借口。

此外,巫统在马六甲选举中在账面上的选票基本是狂胜。这就证明了党主席阿末扎希拒土团、联伊党、抗希盟的策略基本有效。再者,巫统的死敌土团党现在实质上已经陷入分裂。阿兹敏派系多人脱离土团党并创立、参与新的全民党,实际上公告了土团党内的阿兹敏-祖莱达派系和土团党的摊牌时刻已到。这个全民党是阿兹敏金蝉脱壳之计,更是要挟慕尤丁的工具,剑指的应该就是副首相一职。如果阿兹敏的要求没有被依斯迈和慕尤丁满足,那么在来届全国大选中阿兹敏以全民党周旋于国阵、国盟之间以极致化本身的利益,那绝对是可期的。

至于地利之说,主要指的就是修宪应许18岁以上的国民自动注册为选民之后,各个选区的年轻选民人数将成为来届大选最大的不确定性。举例,如果某个巫统长期控制的乡区选区年轻选民人数突然增加,那么基于年轻选民一贯支持在野势力的惯例,那么该选区很可能易手。根据2019年国家统计局和选委会的数据,21岁或以上尚未注册的选民大约有380万;至于18到21岁的国民,则大概有150万人以上。如果把两者的人数相加并平摊到222个国会议席,那么每个国会议席就会至少增加两万名选民。

ADVERTISEMENT

但实际上新选民的分布并不平均。如果新选民大量增加在城市选区,也就是那些希盟获得超大多数票而胜选的超大选区,如王建民的万宜、潘俭伟的白沙罗,那么这个18岁投票新宪政并不会改变现有的政治局势;在超大选区中,无论你是以10万还是30万大多数票胜选,你得到的依然是一个国会议席而已。

当然,地利上对巫统来说的另一个变数,应该就是政党的林立和扎堆。对比2018年全国大选,现时国内政坛内除了国阵、希盟,还有国盟,以及新成立的大马民主阵线、斗士党、渡海而来的民兴党。但这些政党,除了土团党可能会分散巫统一些票源,其他的根本对巫统起不到任何威胁,反而分裂了反对党,让巫统在选举中可以用更低的门槛就胜选。马六甲州选中巫统以及砂拉越州选中砂盟的狂胜,正是这个道理。因此,整体上,就地利而言,巫统仍然有其他政党难以比拟的优势。

最后,在于人和上,那就是巫统的软肋了。巫统失去政权过后,党内分裂成官司派和官职派。就算首相位子回到巫统手中,但是快乐却没有随之回来。一旦解散国会进行大选而巫统胜选,那么首相位子很难回到依斯迈手中。因此现在情况是很吊诡的;在政局对巫统最有利的时候,巫统的首相却不肯举行大选。偏偏解散国会与否,身为首相的依斯迈掌握了当中启动的钥匙。因此,一个可以让依斯迈满意的配套,必须在巫统主席扎希和依斯迈之间被谈判出来。这配套可能包括官司派的司法案件安排,以及限制首相的任期。这样既可以缩短依斯迈的任期以让路巫统党主席,对依斯迈来说也是一个体面的下台阶,更是一个可以大书特书的改革政策,让他留下历史性的一页。

只要巫统当权派和依斯迈完成谈判,并且就整个政治配套取得共识,那么全国大选将进入快车道。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土团党
巫统
选民
黄子豪
花旗物语
首相依斯迈
马六甲选举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2天前
3天前
3天前
6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