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有理论政
7:30am 28/01/2022
冯振豪.看点十足的柔佛州选
冯振豪

这场选战也将是看头十足的对决,其结果除了为朝野政党日后的竞合制造空间,亦决定全国大选是否会提早或延后举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相比起前三场州选,笔者认为柔州选是最接近大选指标的一次。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其一,柔州选早已酝酿多日,朝野政党多少已有各自备案在后;其二,相比沙巴和马六甲,柔州大臣寻求解散州议会的程序最为正当,也最没有争议性;其三,相对前三次选战,时下社经条件使得民情显得更为稳定。

基于这三个条件,笔者认为是最符合一场全国性大选的前哨战,而这场选战也将是看头十足的对决,其结果除了为朝野政党日后的竞合制造空间,亦决定全国大选是否会提早或延后举行。

第一,民情趋稳。全国冠病疫苗覆盖率80%的情况下,我国逐步踏出从2019年冠病疫情的阴霾,即便Omicon变种病毒来袭,首相依斯迈沙比利于1月23日的专访中大派定心丸,政府已无意实施全国大封锁,民众将跟随公共政策迈向后疫情的社经复苏,适应新的生活。是此,在大封锁的隐忧不存在以后,稳定政局共同抗疫之类的论断将不再受重视,民意有更多余裕关切政情,凭各自尺度评断施政表现,以及衡量在野党的替代配套是否较为理想,进而民众可自主地在政党偏好和政策偏好之间做选择,不受“灾难政治”的绑架。

ADVERTISEMENT

第二,新选民构成选区结构突变。18岁投票和选民自动登记制正式开炮,柔佛迎来近75万新选民,合格选民从180万飙升到250万,当中120万为18至20岁的新选民(67%)。由此可见,柔佛州的选民结构会在年内出现很大变化,柔佛选票流向也让我们较清楚地评断新选民投票行为,对预测来届全国大选的选情尤为关键。

第三,争议性课题激化朝野攻防战。希盟三党和MUDA以水患和经济为题,攻击巫统不顾民间疾苦,行动党领袖炮打巫统,在农历新年挑起政治风波等同不尊重华社。身为执政伙伴的土团党和伊斯兰党认为现阶段不是政治纠缠的时刻,双双跟巫统径直解散州政府的决定切割。而巫统则摆出一副必须以争取强大民意基础,以便提供有品质服务柔州子民来自我辩护。

就朝野政党对州议会解散的态度,水灾、冠病疫情、经济复苏、新年绑州选等等的民生议题,会是各股势力环绕的课题,因为这些课题是在野党和国盟制造仇恨国阵情绪的最佳命题,而国阵则须以背水一战的态度,以“有效政府”(effective government),以及直接、稳定和发展的论断,铺陈寻求州选的正当性,而朝野各党在这些争议性课题的攻防论述犹如第十五届大选的热身赛。

第四,决定巫统派系的未来。在柔佛州议会终止以前,巫统党内便产生两种声音,以依斯迈为首的官职派不赞成州选,而官司派和巫统的柔佛诸侯们却跃跃欲试,急着在3月党大会以前制造一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风暴,压迫官职派人马。不过,官职派和官司派所争实是党选的主导权,官职派希望透过现有的执政坐垫累积政治资本,说服基层党员支持他们取得党意掌控权,并趁在大选前启动党选以推翻官司派。想当然地,阿末扎希、纳吉为首的官司派,联同党内地方派系对官职派施压,一来阻挡提早党选的计划,二来逼迫依斯迈解散国会,因此,需要在官职派反扑前守住话语权,尤其是通过选举的助攻,影响来临党大会的决议,这也是为何巫统非官职派要在3月前制造柔佛州选。

因为如此,这次柔佛州选攸关巫统派系动向,若国阵大胜则官司派得势,即便闪电大选不提前,相对不稳定的霹雳州、吉打州也会相继举行州选,粉碎国阵-国盟联合执政和朝野谅解备忘录的框架,逼迫依斯迈就范。假设国阵丢失州政权或不如预期(相对多数执政),官职派得势在望,3月党大会必上演激烈的路线辩论,巫统跟土团党、伊党的模糊关系将持续,第十五届大选的日程也可能因而推迟。

第五,伊党的左右逢源将告一段落。2020年喜来登政变以后,登嘉楼、吉兰丹和柔佛是巫伊关系最不和谐的州属。继登州以后,近日巫统和伊党在吉兰丹的全民共识正式崩解,柔佛州会否跟进巫伊断交备受关注。

ADVERTISEMENT

看守柔州大臣哈斯尼日前扬言国阵独自提名所有56个州议席,巫统总秘书阿末马斯兰也表示巫伊未必要联手参选,显然柔佛巫统意识到伊党的存在不足为重,对伊党抱团又联巫的做法也明显不耐烦,此时,纵然伊党再怎么释出善意,全民共识的存亡仍取决于巫统。当然,如伊党选择在柔佛靠向巫统,可能在选战中有所收益,惟屈服巫统淫威的形象将随之蔓延,这对向心力稳固的伊党而言是一记重伤,而且凯鲁丁、聂阿都等联巫之辈,必乘势追击哈迪为首的联土派。反之,继续留在国盟,跟土团党并肩对抗国阵、希盟,则伊党可能在柔佛败北,但挽回哈迪阿旺的领导威严,不过,在这个象征马来政治崛起的州属(柔佛是巫统的龙兴之地),如巫伊决定在柔佛分家,未来两党于国会层级的合作更添难度,“马来穆斯林大团结”的梦想便宣告幻灭。

第六,在野党合纵连横的沙盘推演。笔者认为马六甲和砂拉越州选不是大选指标的原因之一,马哈迪的斗士党先后决定不参与,赛沙迪带头的MUDA在甲砂州选间立足未闻,沙巴民兴党也是在去年12月才正式西渡半岛,以致两场州选只有希盟三党的踪影。然而,哈斯尼宣布柔佛解散州议会不久,希盟和MUDA旋即表态联合参选,斗士党更表态有意上阵42个州议席,而沙菲益的民兴党也考虑搅局巴西古当底下的州席,显示出在野党齐聚柔佛州选的情景

虽然希盟、MUDA、民兴党和斗士党在柔佛是分是合,或不能视为大选的指标,但当这些在野党都到齐的情形下,倘“大帐篷”无法成形,就能从州选看出哪个政党得票最稳定,哪些政党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有选票动员的实力,以及选票的分裂程度严重,尤其对希盟来说,选票流失的严重与否,直接型塑三党在来届大选“让出”更多选区的意愿。反之,各党大团结的话将有利于他们在来届大选奠定默契,从中寻找能相互切合的竞选论。

第七,柔州选正逢政党的“换血盛季”。在柔佛州选前后,各个政党均忙于党内事务,其中,巫统将于3月16日至19日的党代表大会做出许多重大议决,以便在第十五届大选前向党员和支持者呈现清楚的立场,行动党也宣布在3月20日举行中央党部改选,公正党秘书处决定6月举办改选,届时署理主席的争夺战将定夺“后安华时代”的人选,而刚结束党选的伊斯兰党,中委会近期以亲巫统的凯鲁丁“祭旗”,显示伊党内部正在进行一波权力交锋。即将开打的柔佛州选,此一变数必牵动各党人事交班和大选路向,

根据上述的浅薄分析,大略可以断定柔佛州议会改选为什么比起前三次州选更来得有意义,也因为这些因素的相互交错,使得柔佛选情是我们初步预测未来全国大选的重要指标。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巫统
MUDA
希盟
水灾
冯振豪
有理論政
柔州选
Omicon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小时前
7小时前
1天前
2天前
2天前
2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