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社论
8:00am 16/03/2022
社论.苏禄死缠烂打的糊涂账

法國巴黎仲裁庭對蘇祿索賠600餘億令吉的最終裁決,不會影響沙巴在馬來西亞聯邦的地位。沙巴早在1963916日與馬來亞共建馬來西亞聯邦,就已經獲得聯合國和國際社會的承認。對於蘇祿的糾纏,大馬政府不能保持沈默,應採取必要措施阻止索赔程序。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如果不是法国仲裁庭指示我国必须向苏禄苏丹后裔支付652亿9千万令吉的钜额索赔,国人可能还不太清楚这事的事态虽说糊涂却也有些严重。如果事情没处理好,就可能重演新加坡“硬是”透过荷兰海牙国际法庭“拿下”柔佛白礁岛的冤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话说苏禄苏丹后裔纠缠不清事件的背景,可以追溯到1878年。当时的苏禄苏丹莫哈末与英方代表欧文贝克及丹特签署了一纸协议,即苏禄苏丹永久授予和割让北婆罗州部分领土主权(今沙巴州部分领土),大马则象征性的每年支付5300令吉予苏禄苏丹继承人。不过,2013年苏禄军武装入侵拿笃后,大马连这笔钱也省下了。

苏禄群岛今天是菲律宾的一个省份,苏禄海的800多个小岛中,有些与沙巴相隔只有几公里。1473年建国时,国土面积确实涵盖沙巴东北部一小部分地区,不过这是马六甲王朝满速沙的年代,就别拿来说事了。何况1878年双方白纸黑字签署一纸协议也134年了,怎么到了今天还能横生枝节?

索赔的故事大概是这样的,“疑似”苏禄苏丹后裔于2018年1月31日向西班牙马徳里高庭申请任命仲裁员(准备展开索赔)。次年5月22日马德里高庭裁决委任斯丹帕为仲裁员;但去年6月29日,马德理法庭接受我方政府申请,撤销斯丹帕的仲裁员资格,自此斯丹帕所作的任何裁决一律无效。再之后,在大马政府不知情的情况下,斯丹帕将案件转向法国巴黎仲裁庭,并代为苏禄苏丹后裔诉求他们祖先当年签署割让土地协议无效,要求赔款。

ADVERTISEMENT

只不过在法国做出这项裁决的斯丹帕(Dr.Stampa)仲裁员身分,已被西班牙马德里高庭撤销委任,所以这是斯丹帕在没有法律根据下,随意作出的裁决。也因此,大马政府不会承认这项索赔的要求,更何况仲裁需要两造双方在场!

法国巴黎仲裁庭是于2月28日,指示我国必须向苏禄苏丹后裔支付600多亿令吉的赔款。这是已经丧失仲裁员资格的斯丹帕,在没有大马代表出席下,向法国巴黎的刑事法庭取得单方面庭令,在法国仲裁庭作出的有关裁决。大马政府不会承认该项裁决,也会有后续动作。

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说,大马政府通过总检查署和外交部,已经分别在西班牙和法国委任律师,代表大马政府处理苏禄苏丹后裔向大马索赔的法律事宜。

他说,大马是一个主权国家,沙巴是大马的一部分,我们必须时刻维护国家主权的完整。至于索赔方的身分可疑也未经证实。政府会对此一事件保持敏感,会随时对不合法的裁决作出反击。

外交部长赛富丁指出,法国巴黎仲裁庭对苏禄索赔的最终裁决,不会影响沙巴在马来西亚联邦的地位。沙巴早在1963年9月16日与马来亚共建马来西亚联邦,就已经获得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承认。他说,大马政府不会保持沉默,会采取必要措施阻止索赔程序。

部长说,大马政府曾支付一笔款项予苏禄苏丹后裔,不过不方便透露支付款项的原因,这可能会导致我国申请撤销赔偿的工作前功尽弃。

ADVERTISEMENT

只不过,部长的这番言论似乎时机不对,也说多了。

这如同前外长阿尼法指责沙巴前首长沙菲益处理沙巴主权没有经验。他说,沙菲益曾就沙巴主权问题,提出想与菲律宾讨论与谈判,这形同默认菲律宾方面的主张。是的,没什么好谈的,沙巴一直是马来西亚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沙巴
沙菲益
社論
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
苏禄苏丹后裔
法国仲裁庭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3小时前
2天前
3天前
3天前
3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