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花旗物语
7:00am 17/03/2022
黄子豪.柔佛州选举启示录
黄子豪

各个政党,尤其是反对党,与其唉声叹气投票率低导致自己败选,倒不如检讨一下,为什么本身的政治论述这么不合时宜,导致人们都不愿意出来支持你们。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柔佛州选举尘埃落定。选举成绩既有笔者预料之外的,也有情理之中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情理之中的就是巫统(国阵)的大胜。其实,这个选举结果一点都不难预测。因为希盟2018年在柔佛州的赢得政权依靠的就是绝对高企的投票率,外加伊党分散了国阵的选票。一旦投票率下降,或者没有外力分散国阵的选票,那么希盟要赢回柔佛州政权将难如登天。这一次的柔佛选举投票率一如预测般低,而且希盟的选票反而在土团党离队后被分散掉。只看牌面,这场选举对希盟来说绝对是艰难一战,可守而不可攻。唯有刘镇东自己大言不惭,敢胆在投票前几天说出希盟有可能胜选这种荒天下之大谬的论述。

至于有人高喊这是马华的复兴,那就真的是把事情看得太过简单了。牌面上,双方对阵14席,然而外部环境完全对行动党不利─内部斗争、低投票率、厌恶希盟等议题都在发酵。因此行动党基本上就是背水一战。这么战略性不利的局面,马华最终赢得4席,那这也不过是情理之中。如果连4席都砍不下来,那就真的算是惨胜了。

除了以上情理之中的场景,那么接下来就是意料之外了。意料之外的是,土团党竟然在慕尤丁的老巢如此不堪一击,连自己党主席的原议席都给巫统的一脚踹开。当中的致命伤肯定就是土团党的定位。土团党创立之初,终极目标就是代替巫统,成为马来右派的替代选择。2018年的选举,厌恶巫统纳吉贪污腐败的马来右派选民,的确把票投给了土团党,但那只不过是土团党胜选的小部分因素。更多的是看在希盟分上而把票投给土团党的非土著选民,两者结合才造就了土团党的胜选。

ADVERTISEMENT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希盟的旗帜最后却被土团党认为是吸引马来保守选民的政治包袱,以致有了喜来登行动的发生。但踢开了希盟的土团党,却在马来保守群众无法发力。一来巫统的高层领袖虽然很多过档土团党,但是巫统的基层势力却依然完好,网络依然全面渗透乡区选区的每个角落─睦邻计划、学校、甚至小部分的宗教学校。二来土团党当权的时间太短。慕尤丁一当上首相,巫统先拿回柔佛州大臣位子,然后在基层官职分配中把土团党一脚踢开。失去了政治资源的土团党只能等着被巫统宰割。经此一役,土团党连党的核心慕尤丁都无法在老巢发力,泡沫化只怕已经无可避免。那些当初从巫统过档的领袖,看似也准备好重新提呈入党表格了。

另一个意料之外,或许就是18岁以上的新选民,以及和这个政策血脉相连的MUDA。很多人把18岁以上的新选民形容为新的一股力量,而这股力量几乎足以颠覆现有的政治格局。但是如果审视初步的选票结果,那么这个力量显然没有改变到任何板块。原因众说纷纭,不过年轻人缺乏参与投票的意志力和出发点是很明显的。

一来这是一场无关紧要的选举,二来国阵、希盟或者国盟,都无法交出一个让年轻人满意的答卷,而新进成立的MUDA也明星光环有余,但政治操盘能力不足。MUDA幸好只是和公正党打对台,那至少让它获得行动党和诚信党的选举机器支持,才可以获得一场宝贵的胜利。但经此一役,MUDA应该会以更谦虚的心态应对盟友,因为自身标榜为年轻人的代言人并无法让它获得足够的选票,但是和盟友通力合作可以。这也可以从MUDA在很多希盟让出得选区都可以获得相当不俗得票数得出一个结论

未来,得年轻人是否就可以得天下还不得而知。不过如果各个政党依然无法提出能够获得年轻人认可的政治论述,那么投票率还是会依然这么低。各个政党,尤其是反对党,与其唉声叹气投票率低导致自己败选,倒不如检讨一下,为什么本身的政治论述这么不合时宜,导致人们都不愿意出来支持你们。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土团党
MUDA
希盟
黄子豪
花旗物语
柔佛州选
柔佛州大臣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小时前
1天前
2天前
2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