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没事叨叨
7:30am 06/04/2022
詹雪梅.清明刨坟悬案未了
詹雪梅

在什么情况下以同一手法大量开墓、毁坟、烧棺?这批人某天会不会再悄悄走进同一座墓园或另一座墓园继续刨坟,叫亡者生者皆不得安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今年的清明节,黑压压的诡异和不断升级的震怒笼罩诗巫。这两个月来,一座老墓园里接二连三地被发现旧坟被毁,墓圹空无一物,棺椁不知去向。截稿时,已知遭毁的坟墓有10座,包括1座双人墓和9座单人墓。但没人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亡者家属清明上坟时,惊见墓碑无缘无故被砸落地,粉碎得连墓之人姓名都找不着。下葬十多年的至亲招惹谁了,竟遭此残暴对待,尸骨无存?肝肠寸断,怒不可遏的家属无处申冤。

当第一户人家报警时,大家普遍以为是拾金摆乌龙,迁错了坟。当第二户人家也报警时,还是被认为是宗乌龙拾金案。但是当并排的7座单人坟被发现全被毁且手法如出一辙时,开始有人不安了,这还可能是乌龙迁坟吗?如若不是,是集体迁坟吗?随着亡者家属和墓园管理委员在坟旁发现了未烧尽的焦黑木材,以及一些零散骸骨,且有3户人家陆续到警局报案后,显然这7座坟是遭蓄意破坏。

从毁坟烧棺的痕迹看来,这事非近期发生,而起码已有两三个月。是谁?又是基于什么动机,在什么情况下以同一手法大量开墓、毁坟、烧棺?这批人某天会不会再悄悄走进同一座墓园或另一座墓园继续刨坟,叫亡者生者皆不得安宁?

ADVERTISEMENT

单一个案发生,人们或尚能当个旁观者好奇地聊着“他家的事”,可是越来越多家庭都面对相似困扰,越来越多人受影响,引起民慌、民怒,即有条件将之界定为“有损公众利益” 的“大家的事”时,就不该是由民间私下处理和设法找答案的事了。

盗墓时有发生,尤其在置有贵重陪葬品的伊班坟,但从没盗墓者被逮。盗墓虽也是偷盗,却因披上阴森色彩而令人却步,近期发生的毁坟烧棺案则更添几分离奇鬼邪而增加了破案难度。要求警方逮住毁坟烧棺的恶徒有些“强警所难”,毕竟即使把CCTV录下的小偷干案全过程交给警方,也未必捉得到那看得见的贼,更何况是在了无人烟的墓园里那看不见的恶贼。但这不表示,可以合理化警方慢条斯理的被动拖沓。在这事件上,警方欠积极的反应很令人失望。

首先,墓是被迁或是被毁,不难查证。请墓园管理委员会找出售坟资料,马上联系家属就可第一时间厘清疑点。但是目前警方仍处于等家属报案的完全被动状态。一户人家报案后,警方派员到墓园拍照取证,第二户人家报案后再个别去拍照取证,如此一个一个来,一步一脚印地在走漫漫调查路上,能走几步?

再则,迄今警方或任何相关单位皆未正式向社会大众交代,说明墓园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需要大众提供哪方面线索。也不见相关单位成立特别专案小组协助悲愤交加的家属处理事后的一连串事宜。此外,原本有促进社会公益之责而有责任参与其中的相关领袖似乎也没握有相同的准确讯息更妄论从中协调。由此看来,毁坟烧棺虽非个案,却还是被当成“他家的事”。只要还被视为“他家的事”,刨坟还会继续,且仍将是一宗宗解不了的悬案。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詹雪梅
诗巫
沒事叨叨
清明节
拾金案
墓园管理委员
盗墓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