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我心向阳
7:50am 22/04/2022
蔡镇燊.反对党的“大帐篷”策略:对选举史的误解
蔡镇燊

为了获胜,希盟应该与国盟这样的联盟保持距离,因为后者分散国阵选票的能力对希盟有利。在“大帐篷”下合作是它最不应该做的事情。在大马,反对党分散选票的假设并不成立,因此反对党的“大帐篷”策略是一种被错误寄托的幻想。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反对党如果重新考虑其称为“大帐篷”的策略的话会更好。仔细研究一下最近大马选举的投票模式,就会对他们的假设产生质疑,即团结的反对党将确保在选举中战胜国阵。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反对党在连续7次败选后(4次补选和3次州选)才意识到他们有一个问题。自2020年2月喜来登行动政变以来,所有反对党首次公开表示希望通过联盟、选举协议或其他安排,在一个“大帐篷”下合作。

自2022年3月起,土团党主席兼前首相慕尤丁开始与马哈迪领导的斗士党及最大反对党希盟的实权政党公正党举行会议。希盟的其他成员党,即诚信党和行动党,也谈到了“大帐篷”,以联合所有反对党来击败似乎已经重新取得主导地位的国阵。

“大帐篷”策略源于一个简单的政治概念:任何执政者取得成功的根源是反对党的不团结。为了打败一直以来的强大政权,如2002年肯雅选举、2004年乌克兰选举、2014年印度选举和2000年墨西哥选举的惊人成功,反对党必须携手合作。政治学家Ostwald、Shuller和Chong在2019年的一项研究称这是“假设反对党分散选票”。参加选举的反对党数量越多,就会分散反对党的选票,从而让执政者(如国阵)更容易以较低的门槛取得胜利。

ADVERTISEMENT

以最近的2022年柔州选为例,如果反对党采用“大帐篷”策略,就能保住依斯干达城这样的议席。希盟候选人祖基菲里在4年多前以1万4543票的绝对优势获胜,但2022年的结果却大不相同:

2022年这一糟糕表现使得反对党“大帐篷”概念势不可挡。综合所有非国阵的选票,反对党可以在一对一的竞争中以1万零448票赢得该席位。如果反对党针对其余议席采用这一策略,它将再拿下19席,让国阵无法取得压倒性胜利。

每个提到“大帐篷”概念的反对党领袖都指出,反对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取得了历史性胜利,结束了国阵长达61年的霸权。他们声称,希盟赢得了胜利,因为它愿意与其宿敌马哈迪——时任土团党主席,及来自沙巴民兴党的沙菲益合作。

然而,唯一的问题是,第14届全国大选是如何利用“大帐篷”策略取得成功的一个糟糕例子。第14届全国大选是大马竞争最激烈的一次选举,最大的联盟在全国范围内面对三角战。在那场选举中,代表大多数选民的马来选票被分成三份,每个联盟获得的选票份额在25%至40%之间。

如果“假设反对党分散选票”的说法成立,国阵将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大获全胜,而希盟也不会迎来大马史上第一次政权更替。第14届全国大选显示,选票还有其他分散的方式。

ADVERTISEMENT

为了说明这一点,让我们以一个想象中拥有100票的选区为例,在国阵、国盟和希盟之间出现三角战,而国盟则是刚上阵的第三个政党。

假设国阵和希盟之间最初是双向竞争,各有50票。括号内的数字代表国盟加入竞选后的得票或失票,即分散选票。括号外的数字是指分散后所获得的最终票数。

场景A是典型的“反对党分散选票”的情况,即第三个政党,国盟,分散了希盟选票,从而让国阵胜选几乎成为定局。然而,这是假设国阵选民是一个单一集团,而事实上,他们很可能是属于国阵边缘支持者到忠实支持者的范围内。

场景B和场景C更为现实。在场景B中,国盟同时吸纳国阵和希盟的选票,后两者仍有机会以微小多数获胜,这取决于国盟吸纳了多少选票。在场景C中,国盟只分散了国阵选票,这确保了希盟的胜利。

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类似于场景C的事情发生了。由于巫统和伊党在争取马来穆斯林支持方面的相似性(巫统是国阵的主导者)以及民众对纳吉贪污案的不满,伊党大幅吸纳了国阵非忠实支持者的选票。与其说伊党从希盟手中夺走选票,不如说伊党从国阵手中夺走了乡区、保守马来人的选票。除此之外,希盟还最大限度地扩大了其城市非马来选民的基础支持。这样一来,这等于是“分散部分选票”而不是完全的“反对党分散选票”的情况,也是国阵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意外落败的主要原因。

ADVERTISEMENT

最能体现“大帐篷”概念的是第13届全国大选,而不是第14届,当时反对党组成了一个不被看好的联盟,即公正党、行动党和伊党:民联。这为全国范围内的一对一上阵奠定了基础。如果“反对党分散选票”的假设成立,民联应该至少获得107席,或者在最好的情况下获得189席。相反,他们只赢得89席——离执政还差23席。

为了获胜,希盟应该与国盟这样的联盟保持距离,因为后者分散国阵选票的能力对希盟有利。在“大帐篷”下合作是它最不应该做的事情。在大马,反对党分散选票的假设并不成立,因此反对党的“大帐篷”策略是一种被错误寄托的幻想。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慕尤丁
蔡镇燊
我心向阳
国阵
喜来登行动
大帐篷
柔州选举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0小时前
2天前
3天前
3天前
4天前
5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