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花旗物语
7:20am 29/04/2022
黄子豪.依斯迈肯定是下届首相?
黄子豪

下一届大选过后,如果我们要问的问题是依斯迈是否还可以出任首相,那么就必须要看,到底是“以党领政”或者是“党团政治”突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巫统最高理事会议决现任首相依斯迈沙比利将成为巫统在来届大选的首相人选。这一个宣布,好像让欢乐再次回到巫统。但是,依斯迈首相人选的地位真的是板上钉钉了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必须要说的是,2018年以前,巫统一向来都实行以党领政的制度。与西敏寺国会制度以党团制度,即由国会议员选出首相不同的是,如果巫统党员要成为首相,那么首先他必须成为巫统主席。这是因为巫统的候选人遴选机制和党内的职位环环相扣;职位越高,就可以竞选更安全的选区,可以运用党内的影响力获得更多的竞选经费,然后在胜选过后获得分配更有影响力的部长职位。

在这么一个环环相扣的操作下,巫统的首相、部长、国会议员理所当然的就是在党选中出线的领袖。因此,2018年以前任何首相的更替,那一定是于巫统党选或巫统大会过后发生,以便新当选的党主席可以名正言顺接过首相的棒子。

2018年以后,这种极纯粹的党政制度被打破。由于巫统没有完全掌控多数议席,虽然首相依然是来自巫统,但由于他是得到巫统(国阵)以外的政党联盟而上台的,因此原本以党领政的制度俨然已被打破,而变成党团政治,也就是由国会议员来决定由谁出任首相。这么一个转变,看似打破了巫统的霸权,其实对国内政坛投下了巨大变数,因为它由质量上彻底改变了国会议员在党政制度中的地位。

ADVERTISEMENT

巫统失去政权之前,无论是国阵或者反对党的议员,基本上都只是政党的附属品。他们在议会内没有独立自主的投票权,一切只是以政党的指示为依归。国会议员的身分,更像是对于他们党内职务的犒赏,而不是由于他们问政的能力水平。

2018年改朝换代过后,由于政党的碎片化,没有一个党团拥有过半数的国会议席,因此国会议员突然变成待价而沽,身价水涨船高。自2020到2021年依斯迈上任之前,算算国会议员签了多少法定声明,或者进宫觐见元首的次数,你就可以看到,国会议员的身分是何等的值钱。

因此,下一届大选过后,如果我们要问的问题是依斯迈是否还可以出任首相,那么就必须要看,到底是“以党领政”或者是“党团政治”突围。阿末扎希作为巫统主席,肯定会利用候选人委任权来安排忠于自己的候选人上阵。这么一来,巫统胜选过后,巫统的国会议员党团等同扎希的巫统党内会议。这种情况之下,依斯迈的首相位子随时会有变数。如果巫统无法获得足够的议席,那么眼下的党团制度将继续下去,那么依斯迈的首相位子就有戏了。

环看当下政治局势,巫统的气势几乎无可匹敌。连之前自视过高的土团党现在都开始在寻找新的政治伙伴组成大帐篷就可以看得出,短期内要阻止巫统执政难度甚高。更关键的问题在于阿末扎希是否能完全掌控党内候选人。虽然说党主席拥有委任候选人的权力,但是如果执意要委派自己的亲信,而罔顾基层意愿,那么党内对抗扎希的势力肯定会乘机发作,在大选中扯后腿,让巫统败选,以削弱扎希的威望。

因此,委任候选人是一个双面刃,既要安排自己的亲信上阵,确保巫统胜选过后当权派可以自由指派首相人选,但是又不可以过度操作,引起党内反弹,进而在选举中扯后腿。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黄子豪
国会议员
国阵
首相依斯迈沙比利
花旗物語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
巫统最高理事会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小时前
9小时前
9小时前
9小时前
1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