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燕园春秋
6:05pm 14/05/2022
陈红致.分裂与共存:战争的精神色彩
陈红致;北京大学艺术学院2019级本科生

战争的出现之所以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从现代文明公民的角度来看,经历过疫情的洗礼,从个体到国家精神,这个时代正在一步步走向中性。

俄乌战争拉响了国际安全的警钟,把战争的危机感蔓延至欧亚大陆,带到过着文明城市生活的我们的眼前。大马有不少留俄医学生被迫返国,学业和前途未卜;社交媒体上充斥着乌俄年轻一代的反战呼声。战争并非已逝的历史,我们面对的是上个世纪,甚至是更早的历史留下的遗患。战争作为人类的行为,却又超出了人类所能控制的范围。对于人类与战争的关系,历来各领域学者都提供了不同方面的见地。而其中以分析心理学为工具的精神分析学家荣格给了我们一个得以由小见大的观点: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当有学生问他:“人类如何能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战?”荣格回答说:“那取决于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够在内心处理好自己的分裂。”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荣格所指的分裂可以放在三种维度上考量:一,是意识和无意识的分裂;二,是人格面具(外在形象)和阴影(人所隐藏的内在)的分裂;三,是人格中女性力量与男性力量的分裂。所有分裂都基于第一种分裂。第三种分裂的理论基础是,荣格相信无论男女心中都有阴阳两性的双重面向,男性的阴柔气质叫做“阿尼玛”,女性的阳刚气质叫做“阿尼姆斯”。唯有两者得到平衡才能构成完整意义上的“人”。如果其中一面遭受压制和忽视,就会导致个体精神分裂、心理变态等问题。

人类文明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父权制底下发展,这样的社会强调阳刚、主动、进取等美好品质,却也同时鼓励了竞争,塑造了目的性强、唯我独尊、青春崇拜等让人类心灵焦虑不堪的环境——阿尼玛所代表的阴柔气质不断遭受到压制和边缘化。而战争是绝对阳刚气质的产物。在荣格的阐述中,战争的行为产生自以下极端的心理状态:人们相信恶魔的存在,却将其归为自己的外在产物。简言之,每个人心中都存在着恶魔(阴暗面),但当我们压制自己的阿尼玛,即不愿接纳和包容自己的脆弱与黑暗时,它就会投射到外部世界形成“敌人原型”。在普汀针对其“特别军事行动”的发言中,其中一个最令人不安的词便是“不安全感”。也验证了荣格所说的内心的分裂。

战争的出现之所以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从现代文明公民的角度来看,经历过疫情的洗礼,从个体到国家精神,这个时代正在一步步走向中性。一方面阳刚与暴力不再那么重要,另一方面人们对不确定性、陌生感有了更大的包容。从世界局势本身来看,一,许多地方都还未从疫情的重创中复苏;二,一直被世人忽视的全球暖化问题预计会带着更强烈的自然灾害威胁人类的生存。根据联合国IPCC(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2022年度报告,全球化石能源的碳排放量前所未有地提升了全球变暖幅度,而人类采取行动的机会最多只能维持到本年代末。人们在疫情中一下子就过了三年,2030年还会远吗?

ADVERTISEMENT

不管是针对疫情还是全球变暖的问题,经协调的全球行动是学界普遍认为有效可行的方式。各国要跨越经济与历史的鸿沟和膈应来解决人类的生存危机。“共存”是我们走入新阶段的关键词,它包含着人类与病毒之间、人类与大自然之间,更是国家、历史与创伤之间共存。处理好这些分裂,从人类共同福祉的角度出发,通过国际联合行动以解决那些迫在眉睫的宏观生存问题才是人类当下最适当与合理的出路。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燕園春秋
俄乌战争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2小时前
2天前
2天前
4天前
7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